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二十五章:君心难测乎

第二百二十五章:君心难测乎

    ()何心隐的话分析的条理清晰,让徐昌的眉宇锁的更紧,对何心隐这个人,也不由刮目相看起来。◎文學館Ww.XgUAN.O◎

    何心隐随即一笑,道:“可是话说回来,对徐公子,我倒是并不担心,我能看明白的事,他会看不明白,这些时rì我与他朝夕相处,早知道他不是省油的灯,明知会审凶多吉少,他却能静下心来老实读书,可见他早就胸有成竹,一定会有办法。所以请叔父不必太多担心。”

    徐昌心里骂他:“方才说的如此险恶,现在却又教老子不必担心,这个读书人的脑子难道坏了?”口里点头称是,心里却更加七上八下。其实他也曾问过徐谦,只是这个儿子,越来越有主见,再加上他这路政局抽不出身,反倒疏忽了。

    他吁了口气,道:“谦儿自有谦儿的福气,罢了,你我在这里候着吧。”

    与此同时,在慈宁宫里,清早起来的嘉靖jīng神奕奕到了北宫,王太后也已经请来了,他给两个太后问了安,眼看会审的时间还早,便叫人搬了椅子在塌下陪着两个太后说话。

    对于这次会审,两宫太后自然给予了很高的关注,一方面,如意坊涉及到了自家兄弟,难得自家兄弟能有一番作为,虽然这买卖在读书人看起来不起眼,甚至觉得下贱,可是对外戚来说,什么都是假的,唯有真金白银才是真的,那些官员,私下里做买卖的还少了吗?

    另一方面,那份奏书,也把两宫太后逼到了墙角,纵容外戚横行不法这顶帽子,对于太后来说是绝不能接受的,现在的问题就是。只有汪峰明正典刑,才能证明他的话是错的,证明他的话是错的,也就能自证两宫太后的清白。

    便是张太后这种平时镇定自若的人,此刻都不免有些担心了,她问嘉靖道:“今rì会审,皇帝可有把握?”

    她问话的时候,王太后也关切的看向嘉靖。

    这几rì来,许是因为有了共同敌人的缘故。两宫太后联手对敌,关系竟是亲近了一些,至少以往南宫和北宫老死不相往来,现在却多少会走动一下。

    后宫和睦,也让嘉靖松了口气。他看了看张太后,又看了看王太后,随即答道:“儿臣也不敢十拿九稳,不过徐谦那边,倒是颇有自信,这一次,朕只能旁观。若是插手,难免被人诟病,说朕有失公允,眼下。就只能看这徐谦了。”

    提到徐谦,王太后既是恼怒又有几分亲切,道:“这个家伙,看他做事挺有分寸的。就是爱招惹是非了一些,不过他的心思。哀家是晓得,对宫里的人和事,他倒是很尽心,这一次,假若当真无力回天,这个人,也得给哀家保住了,哀家清楚,不少大臣想治他的罪,想杀一儆百……”

    嘉靖连忙道:“朕自然尽力而为,他终归还是朕的自己人。”

    张太后也道:“能尽力便好,总不能教人说闲话,说咱们宫里,连对这样的人都不尽心。若是如此,将来谁肯像徐谦一样?”

    说到这里,王太后突然冷冷道:“有些人,是太过份了,哼,那个户部观政上了奏书上来,哀家才真正见识到,这些个大臣是什么嘴脸,他们为了名利,什么都做得出,平时忠心的话说了一箩筐,可是一旦遇到了事,便把责任和污水都泼到宫里来,真是其心可诛。”王太后眯起眼,眼中掠过一丝杀机,看了张太后一眼,道:“张娘娘,咱们若是不吭声,不反击,让他们骑在头上,往后有好rì子过吗?你就是脾气太好,平时忍气吞声,做了这么多年的太后,却也由着他们,可是哀家不一样,哀家在安陆的时候,就晓得一个道理,谁要是不把咱们母子放在眼里,哀家就给他们一点颜sè看。忍气吞声有什么用,做国母,可不只能只顺着别人。”

    张太后竟是对王太后的话很是认同,从前大家圈起来,都呆在一个宫里,这是一山不容二虎,可如今有了外寇,就成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两个毕竟都还是太后,宫里的利益是联系在一起的,如今同仇敌忾,自然连立场都不同了。

    张太后颌首点头,道:“这一次,确实是过份了,是该给点教训。陛下,这一次御审,你虽要秉持公正,免得别人说闲话,可是若有人胡言乱语,该斥责的总要斥责,你毕竟是天子,天子就该有天子的威仪,而他们,都是你的臣子,既是臣子,该体恤的时候要体恤,可是该敲打的时候,也要敲打。”

    他这番话,对于嘉靖来说有很大的意义,嘉靖不由身躯一震,看了张太后一眼,他陡然意识到,张太后这句话一语双关,既是让他到时好好表现,同时也表明了张太后的立场,也就是说,一旦嘉靖和大臣们发生了什么冲突,她会毫不犹豫的站在嘉靖背后。

    张太后的态度,对于嘉靖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对于一个刚刚登基大宝的藩王,在京师立足不稳,这时候,张太后的地位便凸显出来,毕竟她代表着正统,大臣们若是有什么非议,只要张太后肯站出来,申明对他的支持,那么他的脚跟,才能站的更稳,许多事才更有底气。

    嘉靖忙道:“儿臣谨记母后教诲。”

    这个刻薄的人,居然非常难得的看了张太后一眼,眼中带着感激。

    此时,黄锦在外头探头探脑,恰好被王太后看到,王太后冷若寒霜的道:“贼头贼脑做什么,进来说话。”

    黄锦如今真是怕死了王太后,小心翼翼进来,连忙拜倒,道:“奴婢……奴婢是来请陛下移驾崇文殿,大臣们都已经到了。”

    嘉靖皱眉,道:“不是时间还早吗?怎么这么早就都到了?”

    黄锦期期艾艾,道:“大臣们似乎早就盼着这一rì了……”

    他这一句话,倒是颇有水平,嘉靖眼眸一沉,随即淡淡道:“那也不用急,再等等,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他们盼了这么久,就让他们多等也是无妨。”

    王太后笑了,道:“是,就是这个道理,他们是臣子嘛,臣子就当如此。”

    黄锦大气不敢出,心里却是犯疑,今rì这慈宁宫的气氛,怎么不太一样。

    …………………………………………………………………………………………………………………………………………………………………………………………………………………………

    三三两两的大臣,其实早已到了崇文殿,这儿毕竟是御前,大家到了之后,各自按斑列队,倒也不敢大声喧哗。

    三个内阁大臣来的都比较早,杨廷和是和毛纪一道来的,他的脸sè显得并不好看,原本确实是盼着今rì,可是时间越近,他就总觉得哪里出了差错,只是差错在哪里,却又想不出来。

    本来以他的身份,是断不可能如此的,只是这样的感觉,在今rì却是十分强烈。

    相比来说,毛纪的心情倒是不错,进殿之后,他与杨廷和站在一起压低声音道:“汪峰那边,已经打通关节和他联络上了,到时自然知道该怎么做,该怎么说。至于三个主审,这三人虽然摆出一副公允的样子,想来对这如意坊也没有太多好感。到时只要汪峰慷慨陈词,三位主审肯公允,这满殿的诸公,到时一起发难,到时陛下就算想食言而肥,只怕也难了。”

    杨廷和只是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脸sè平静,低声道:“百密总是一疏,事情做到这里,也只能听天由命,到时见机行事吧。”

    毛纪点点头,眼睛却是朝着不远处的蒋冕看过去,蒋冕远远驻足在对面,仿佛刻意和他们保持距离,又或者是不愿听他们低声交谈,毛纪冷冷一笑,道:“不知这一次,敬之肯不肯站出来撕破脸皮,依我看,他未必有这胆量,哼,他假装老实了半辈子,这一次竟是突然给咱们使了绊子,竟差点令杨公沉沙折戟。”

    杨廷和斜眼看了蒋冕一眼,从容一笑,道:“会审归会审,敬之是敬之,这两件事得分开,眼下先解决这会审吧,不要节外生枝。”

    正在这时候,大臣左等右等,却总不见陛下有动静,有人不禁议论起来,有人道:“陛下为何还不来?我等都已等候多时了。”又有人道:“不会出了什么变故吧。”

    杨廷和负着手,两眼微眯,却是好整以暇的等待,他突然朝毛纪道:“陛下还没这么快来,现在才是卯时三刻,说好了辰时会审,依老夫看,不到辰时三刻,陛下也不会来,天子……这是要较劲呢,哎……陛下还是太年轻了,这种小孩子的把戏有什么用?为人君者,当老成持重,他心机太深,可有时候,又太容易被人看穿。”

    毛纪愕然的看了杨廷和一眼,竟不知该如何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