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四十章:妖孽

第二百四十章:妖孽

    ()皇帝的心乱了!

    这是杨廷和做出的判断。

    他已经能感觉到,这个喜怒不形于sè的天子已经开始瑟瑟作抖了,从一开始,嘉靖确实曾让他刮目相看过,小小年纪心机深沉,洞悉人心,聪明绝顶。不过杨廷和还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因为相对于他这宦海数十年的内阁首辅来说,嘉靖还是太嫩。

    不过杨廷和的xìng子想来谨慎,他的眸光一闪,道:“至于那个徐谦,要随时让人盯着,这个人,依老夫看并不简单,他的一举一动都要回报。”

    毛纪苦笑道:“怪就怪在这里,徐谦这几rì一点动静都没有,每rì只在家中读书。”

    杨廷和皱眉,慢悠悠地道:“只是读书?此人一向好惹是生非,无风都要卷起三尺浪来,现在却乖乖呆在家中读书,这就奇了,这期间就一个人也没有接触过?他的家里平时都有些什么人。”

    毛纪沉默了一下,道:“有个化名何心隐的,倒是一直都在他家,我调查过,此人姓梁,原名梁汝元,是吉安永丰人。”

    杨廷和惊讶地道:“永丰梁家?这徐谦怎么和梁家有了瓜葛?”

    毛纪道:“已经派人去打听了。”

    杨廷和颌首点头,似乎又觉得哪里有不妥,问道:“如意坊呢?如意坊有什么举动?”

    毛纪冷冷一笑道:“倒是不见什么举动,这件事闹起来之后,如意坊就已摇摇yù坠,平时极少有商贾再光顾,这些商贾一向是趋利避害,听到如意坊惹了事。也就没了踪影。”

    杨廷和不由哑然失笑,道:“靠商贾是成不了事的,罢了,好生盯着吧,想来多则半月,少则三五rì,陛下就会屈服,到时给陛下一个台阶便是,你我终究还是臣子。”

    毛纪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道:“敬之这几rì一直抱病不出,却不知是什么意思?”

    杨廷和眯起眼,道:“他是想避嫌,谁也不得罪。”

    毛纪笑得更冷。带着几分不屑地道::“两头卖好哪里有这么容易?谁都不得罪,最后两头都得罪了。”

    杨廷和现在没有兴致去管蒋冕,摇摇手道:“以他的xìng子不敢趟这趟浑水,所以不必理会他,管好你自己的事便是。”

    待这毛纪走了,杨廷和目光一闪,目中不由掠过一丝疑窦。皇上心乱了可以理解,可是那徐谦,按理说不是身负重托吗?既然如此,每rì在家读书又是怎么个意思?莫不是眼见事情无法挽回。索xìng做缩头乌龟?

    想到这里,杨廷和却不禁摇头,不对,就算眼看大势已去。徐谦定还要做一番努力,并非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只是他既身负重托,怎么着也得做点样子出来,扑腾几下,这样才显得尽忠职守才是,否则宫里会怎么看他?

    可问题就在于,这厮的表现并没有丝毫异常,既不见他去与什么人打交道,也不见他有什么安排和谋划,只是一味读书,却不知到底卖的是什么关子。

    杨廷和方才自信满满,不过多半是做给毛纪这些人看的,此时他的心里却隐隐有些担忧,他呆呆地坐在太师椅上,琢磨了片刻,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却也只能苦笑摇头,暂时作罢。

    其实杨廷和看不透徐谦,何心隐也看不透这个家伙,何心隐虽然每rì都在督促徐晨课业,可是如意坊那边那么大的事,他想不知道都难,徐家的老少爷们都很忙,都是忙得脚不沾地的人物,这家里只有他和徐晨、徐谦三人,何心隐早闻徐谦这厮大名,自然晓得这家伙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因此一直对徐谦给予关注。原以为徐谦这家伙多少会拉些人来营造声势,又或者苦思冥想应对之策。结果这厮居然该吃就吃,该睡就睡,有的时候,他还拉上何心隐来探讨学问。

    一连数rì下来,何心隐一开始还以为他不过是假装低调,可是徐谦与他相互讨教的时候,何心隐发现他吐字清晰,态度也十分专注,似乎并没有受过外界的打扰,何心隐心里才不禁啧啧称奇起来。

    只是他不好多问,满腹的疑问一直憋在心里,到了第五rì,外间已经传出消息,事情终于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宫里越是采取无动于衷的态度,外间的流言就传的越是厉害,各种关于如意坊的流言越来越多,至于那汪峰,却已是传说进了诏狱之后,已被rì夜拷打,被活活打死。

    徐谦的老爷子就是锦衣卫,对诏狱里的事多少知道一些,诏狱关押的,多是朝廷命官,外间传言诏狱如何yīn暗,进去之后如何饱受酷刑,其实多有不实。

    因为宫中要拿的人有两种,一种要敲打某人,这一类大臣官员,谁都不能保证还会不会起复,因此,若是没有宫里头的确切消息,一般锦衣卫断不会随意用刑,说来说去,锦衣卫只是亲军,他们的一切职责都是为宫中服务,宫里没有放出明确的信息,谁敢轻易动刑?

    这种传言汪峰已动用酷刑,已被人打死的流言显然是有人推波助澜,只是偏偏,多数人却是深信不疑,毕竟诏狱给人的印象过于恐怖,再加上许多人内心深处,未必不希望事情越大越好。

    清议哗然,朝廷也炸开了锅。

    到了这个地步,隐隐有不死不休的局面了,甚至在各部堂的衙门里,有些人当着诸位堂官们的面,大谈国家将亡必有妖孽,皇帝已被jiān邪妖人蛊惑,社稷倾覆,指rì可待。

    人说话,未免浮夸,可就是如此,各部堂的官员非但没有制止,反而为之叫好。

    国子监亦是公车上书,按理来说,按照太祖所规定的生员不可建言国事的祖制,国子监生员并没有建言的权利,只是内阁六部不去管,国子监的官员们刻意放任,却是谁也管不着,所谓民不举官不究,这上书的各种犀利章,居然堂而皇之的进了内阁。

    内阁这边,已经积压了太多的事,十份奏书,就有九份是抨击宫中、诋毁如意坊的,至于其他的奏书,已经没人去顾忌,河南的灾情,显然已经越来越严重。

    嘉靖再也坐不住了,他的面前,是十几份从河南送来的奏,其中有洛阳知府,有开封知府,这两地灾情最是严重,两地知府觉得盖子捂不住,只好据实禀奏,只是里头的许多信息,却都骇人听闻。

    内阁的三位阁老,已经请到了东暖阁,嘉靖脸sèyīn沉沉,慢悠悠的道:“新任巡抚江正不是刚刚赴任,何以灾情越来越严重,流民越来越多?”

    嘉靖显然问的是杨廷和,杨廷和却如老僧坐定,不发一言。

    倒是抱‘病’而来的蒋冕忍不住道:“陛下,新任巡抚刚刚到任,许多政令还未实施……”

    嘉靖脸sè更冷:“可是你们看看,百姓易子相食,流民已经积至十万,再这样下去,若是生出民变,便是生灵涂炭,是天大的事。诸卿既是宰辅,何以对河南灾情束手无策,只是撤换巡抚,加拨一些钱粮,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莫非一点应急之策都没有?”

    杨廷和嘴角微微一动,正想说什么,毛纪却是突然道:“陛下,微臣在外间,听到一些流言,不知当说不当说。”

    嘉靖慢悠悠的道:“你说罢。”

    毛纪点点头,道:“外头有人说,眼下已是寒冬腊月,河南何以连续大水泛滥,这实在有悖天象地理,因此有人谣传,说这是国家出了妖孽,陛下施政有缺,而……”

    嘉靖冷冷打断他:“依朕看,这不是外头的人要说的话,是你想说的话,是吗?莫非你是要朕下诏罪己才干休?”

    毛纪连忙摇头,道:“微臣不是这个意思,微臣的意思是,定是什么东西触怒了老天,才致如此。”

    其实这种言论在这个时代倒不算是迷信,往往出了灾情,大臣们总是喜欢联系到老天不高兴上头去,其实大臣们未必信这个,只不过拿这个出来,借着老天,说出自己想说的话而已。

    嘉靖抚着御案,眸光越来越严厉,道:“子不语怪力乱神,现在河南大灾,你们不思赈济,反倒听信坊间流言,在这御前胡言乱语,怎么,你们说有妖孽,谁是妖孽?”

    杨廷和眼皮子抬了抬,终于出口:“盖灾异者,天地之戒也。陛下承洪业,奉宗庙,托于士民之上,未能和群生,yīn阳失调,理当引以为戒,远jiān邪、亲君子,臣并不信妖孽之说,可jiān邪小人即是妖孽,逐利的商贾也是妖孽,陛下眼见群妖乱舞,非但不予弹压,反而为了宫中蝇头小利,而大肆鼓励,这是何故?”

    一句反问,已经很不客气了。

    嘉靖气的手臂颤颤作抖,却是无话可说,他一个人,说不过两个人,显然也说不过全天下百官,和全天下的读书人,他眸光一闪,冷冷道:“那么朕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