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朕亲临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朕亲临

    这地方与其说是宅院,可是与宅院的格局又是不同,高高的牌楼,院墙高耸,里头的建筑紧凑,占地规模不小,少了些舒适,却多了不少的建筑空间。

    这时候,几辆大车在拱卫下出现在路政局衙门门口,马车驻在外头,却没有轻易继续前行,这时候,最前头一辆马车车帘子打开,露出嘉靖深沉的目光,外头的黄锦连忙小跑上来,弓着身静候吩咐。

    嘉靖慢悠悠地问:“问问,这么多商贾去那儿做什么。”

    黄锦颌首点头,上前去问,过不了多久回来禀报道:“说是路政衙门格局太小,因此在那边的如意坊里开辟了一处公房,专门签发嘉奖状。”

    嘉靖不由苦笑,顿时明白这是要做什么了,原来是借此吸引客流来着,他继续问:“这如意坊里有什么名堂?”

    黄锦摇头道:“奴婢没打听出来,想来进去才知道。”

    嘉靖颌首道:“两宫太后从后门悄悄进去,不要让人惊扰。朕下车和你从前门去看看。”

    黄锦会意,立即和后头的侍卫安排去了,嘉靖已经从马车里下来,十几个孔武有力的侍卫相互打了眼色,立即如扇形一样漫不经心地占据住各处方向,嘉靖带着一柄扇子出来,本想摇一摇,毕竟他今日头顶着纶巾,穿着的是一件锦色的儒袍,为了防寒,里头罩着一件羊绒的袄子,他将扇子一张,顿时又觉得这个天气摇扇子不合时宜,便将张着的扇子收拢,拇指和食指把玩着扇骨。

    嘉靖四下打量了这附近的街道,看着那些朝如意坊涌去的人群。朝赶来的黄锦努努嘴道:“走吧,进去看看。”

    随着诸多商贾的涌动,二人与一众随行或暗中在侧翼保护的侍卫跟着人流涌动,好不容易到了如意坊门口,便看到这偌大的牌坊龙飞凤舞的写着两行对联,左侧写着:“喜迎八方客”右侧写着:“广进四海财”。

    看了这对联,嘉靖不由皱眉,俗,太俗气。

    嘉靖的学识水平并不是很高。毕竟他从前只是个藩王世子,按照大明朝的传统,藩王世子和太子不同,并不要求有多博学,粗浅读过些四书五经。大致能写出不太难看的字也就是了。

    可问题在于,这对联在嘉靖眼里尚且觉得俗不可耐,可见这如意坊并不想玩什么高雅。

    嘉靖不露声色地跟着人流继续进去,倒是耳边并没有听到有人对这对联的议论,他心里不禁释然,人家分明是针对商贾的对联,要那么高雅做什么?给商贾们图个吉利也就是了。莫非还要搬出四书五经吗?

    进了大牌坊便是宽达数丈的仪门,左右分别是两座貔貅,貔貅招财,出现在这里,倒也贴切。

    待过了仪门。前头豁然开朗,左侧是一处不起眼的小院,上头挂着牌子,叫签发院。商贾们见了,自然往那边走。谁知道这儿早有校尉,手中拿着一个个的木牌,口中大喊:“进来的都不必排队,来这儿领号牌。”

    商贾们将信将疑地去领了号牌,嘉靖也凑了热闹领了一个在手里,这号牌上写着寅卯的字样,再看这院子大门处上头又挂了牌子,上头悬着‘子丁’的字样。

    大家都不是傻子,便知道现在进去的领嘉奖状的多半是子丁号号牌的商贾,如此算下来,时候似乎还早,没有一个时辰也轮不到自己。

    有了号牌在手,大家心里稍安了一些,想来这是按号办公的,那么就不必挤在这儿了,毕竟这儿地方虽然较为空旷,可是人流也多,前头的人没有叫到号进不去,后头的人还在往里头涌,这些领了号时候又觉得还早的正在踟躇之间,却有人道:“领了号的不妨到那边去歇息喝茶,不要在这儿堵塞道路。诸位放心,只要到那边吃茶,每隔些时日会有伙计去那边叫号,绝不会耽误了大家的事。”

    众人听了这话,也觉得颇有道理,与其顶着寒风在这儿傻站着,还不如去那边坐坐歇歇脚。

    于是人流又是耸动,一起朝右侧的偌大建筑过去。

    这建筑足有两层,占地足有六七亩,一看就是改建而成,可是六七亩的建筑,还是让人惊叹,虽然是赶建而成,算不上精致,只是大家只是来歇脚喝茶,却也顾不了这么多,众人一起进去,嘉靖紧随其后,便看到这大厅里竟已是高朋满座。

    商贾本来就都是四面逢缘的人物,屁股一坐定,就免不了寻人搭讪,于是大家一起喝茶,进用糕点,自然还有不少低声的议论,什么近来丝价涨了,是因为江南连日暴雨云云。

    这大厅边上还有诸多小厅,每个小厅都挂了牌子,什么苏杭厅,什么云贵厅,或是两广厅之类。

    有的商贾直接坐在大厅里,有的则图个清静,直接往那小厅里去,嘉靖的目光落在两湖厅上,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这小厅的格局自然小了许多,只摆了十几个茶座,却已坐满了五六桌了,商贾们此时正在闲聊,可是他们说话的口音,嘉靖却是再熟稔不过,其中有几个商贾操着的口音在嘉靖耳里更是觉得久违,他进去的时候,立即有几个人打量他,其中一个胖乎乎的商贾笑呵呵地站起来,朝他作揖,笑嘻嘻地道:“敢问兄台哪里人士,做的是什么生意?”

    嘉靖见大家聊天聊得火热,心里便晓得这些商贾最善与人结缘,大家坐在一起喝茶,又同是经商的人,再加上同乡居多,大家本身坐在这里,就都有一种天然的热络,他微微一笑,朝几个要跟进来的侍卫打了个眼色,屏退他们,操着久违的口音道:“我姓黄,单名一个靖字,安陆人士,做的只是些小买卖,不足挂齿。”

    他眼眸深沉,虽然年轻,却是龙行虎步,那胖乎乎的商贾眼眸一亮,连忙拉着他到自己左近就坐,随即道:“安陆府?那儿可是龙兴之地,是好地方啊,鄙人行商,几次往返那里,那儿山多,可是人杰地灵,鄙人呢,是襄阳人士,做的是茶叶生意……”

    嘉靖觉得好奇,道:“襄阳,襄阳知府可是姓周?这周知府在襄阳似乎政绩卓然。”

    众人便不由冷笑,有人则是带着几分好奇地看嘉靖,做在嘉靖旁边的那襄阳的商贾道:“政绩卓然那是给朝廷看的,他修筑汉水的河提确实是卓然,把这府学修缮的宏伟无比,有学舍百余间,教化上也确实卓然,只是从中上下其手,贪墨的却也不少,咱们现在是在京师,说几句这种话倒无妨,襄阳府平时的摊派往往比湖北其他各府要多两成,他倒是卓然了,就是苦了咱们。”

    大家纷纷参与议论,聊得正是兴起,过了半柱香,却有伙计来,道:“已经叫到子酉号了,即将叫到号的贵客要提早做好准比。”

    有个拿到子亥号的商贾不由站起来,道:“马上到我了,诸位安坐,我去去就来,先领了嘉奖状再说,若是今个儿来不了,明日这个时候,咱们再来这里喝茶,大家都是乡里乡亲,难得在这儿遇到乡人,趁着在京的功夫,大家多聚聚,将来也好相互照应着。”

    其余人满口答应,这时又有几个人进来,依旧聊得火热。

    嘉靖心里顿时明白了,这喝茶的地方表面上只是一个茶坊,却是专门供应商贾,商贾想要生财,人缘很是重要,大家借着各种关系可以套上近乎,将来做起生意也是方便。

    难怪方才走的那个人非要约上明日再来不可,人家似乎瞅准了商机,不来就是浪费。

    况且这里的人大多数身份背景都差不多,共同语言也是有的,若是有读书人在这里,有人提到那襄阳周知府,说不准会大大宣扬一番周知府的教化之功,每一类人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而这儿,全部都是‘同道’。

    嘉靖心里忍不住点头,这么多人在这里喝茶,又都是有钱的商贾,茶价肯定比外头贵一些,确实也算一门好生意,他心里估摸,单单是吃茶,一日的盈余怕就有近百两银子的进账,可是话又说回来,银子确实是挣得多,可问题在于,一年三百余天,至多也不过三万两银子。年入三万,绝对算是大生意了,可是那个徐谦还欠朕三万多两银子呢,辛辛苦苦赚一年也不过还账的,若是没有其他手段,他这门生意未必好做。

    嘉靖心里不由有些失望,却又期盼徐谦还有其他的手段,单单茶楼,虽然新颖,却也不算什么。

    …………………………………………………………………………………………………………………………………………………………

    第一章送到,月票天天惨淡,老虎伤心,急需大家的慰藉,求支持,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