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趋利

第二百二十五章 :趋利

    嘉靖给徐昌父子赐坐,随即道:“朕在路政局吃了你们的茶,现在你们进了宫,也来品一品宫里的贡茶吧。”随即命人斟茶上来,心念一动,突然问:“广西民变,匪首裹挟三百无知百姓,攻占州县,这件事,你们知道吗?”

    他刚刚问出口,徐谦父子二人异口同声地回答:“没有听说过。”

    其实广西这件事,急报是昨日送入京师的,若说寻常百姓还没有收到风声倒也罢了,徐昌父子毕竟算是消息灵通人士,怎么会没听说?

    不过徐昌这厮心里打的主意是,他虽是锦衣卫百户,但分管的却是路政局,并不负责捕风捉影、探听消息,若是说自己知道,未免显得太过‘灵通’,难免引人生疑,因此就算知道,当着嘉靖的面,也断不能傻乎乎的承认。

    至于徐谦,想法和徐昌也是差不多,这父子二人,一肚子的坏水,心思都缜密得很,装糊涂的事,心里头也都有默契。

    嘉靖期许的点头,随即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道:“朕已下旨进剿,朕只是想问问你们,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徐昌毫不犹豫地回答道:“陛下怎么看,卑下就怎么看。”

    这个回答也算聪明,徐昌虽也善言辞,可他的并不在于高谈阔论,你既然不足够聪明,就少放厥词,表现出一副老实肯干的姿态,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好感。

    嘉靖微微一笑,目光随即落向徐谦。

    徐谦的特点就不同了,两世为人,眼界自然不是老爷子比拟,沉默一下。道:“这件事谈不上官逼民反,可也谈不上反民十恶不赦,其实无非就是个利罢了。”

    “利从何来?”嘉靖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徐谦道:“陛下,藩国每年岁贡,争先恐后,何以治下百姓进贡,却往往一再拖延,正德年间的时候,为了保证贡品能及时送抵京师。以至各地镇守太监穷凶恶极,一再督促,却仍然有拖延懈怠者。”

    嘉靖回味了一下徐谦的话,接着道:“你说为何?”

    徐谦道:“无非就是藩国入贡,朝廷回之以厚重赏赐。每年所赐之物,往往多于岁贡,藩国得了利,因此更加勤奋,年年岁贡,生恐不够及时。而百姓入贡,朝廷并不给予财货补偿。这便是百姓失利,既没有好处,官府却又督促,逼得急了。百姓先是不满,而后生怨,最后若是有不法之徒鼓动,自然也就胆大包天。铤而走险了。”

    “宫中用度,自然需要保障。可是百姓无偿入贡,却也不能不赏,若宫里肯拿出一笔银钱,改入贡为采买,如此,百姓们利,自然甘心情愿年年入贡,就算有乱民怂恿,也不会受他们裹挟。”

    嘉靖冷冷一笑道:“亏得你还是读书人,身为读书人,满口都是个利字,这是圣人教你说的吗?”

    徐谦吁了口气,道:“圣人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若以此推论,君子尚可爱财,小人难道难道不能趋利?那么这满朝文武官员,朝廷发放俸禄做什么,每年一车车的冰敬、碳敬,是送给谁的?皇帝不差饿兵,钱粮不足,就有兵变,无偿征用,不惹出民变那才怪了。”

    嘉靖的眼睛眯起来,慢悠悠地道:“你这家伙,虽然是强词夺理,可是道理还是有的。”

    徐谦道:“学生不过道出了许多人不敢道出的事罢了,其实谁都知道弊政就在这里,可是大臣们对利避而不谈,这利字就像嫖娼,做得却说不得,于是人人都去做聋子,去做哑巴,每天反反复复念叨的就是教化、教化,百姓连饭都吃不饱,教化又有什么用?所谓仓禀足才知仪礼,可地方官员,往往将教化列为第一,征粮为次,诉讼为三,至于这百姓吃不吃饱饭,似乎与他们政绩无关,遇有失地之民,没有生计,便将其驱走,沦为流民,这样下去,天下流民越来越多,流民虽还是忠厚百姓,可是一经人唆使,就可以成为乱民,国朝弊政,莫过于此。”

    嘉靖慢悠悠地道:“你说了这么多,又当如何解决?”

    徐谦道:“无非就是个钱字而已,有钱则能周济天下,天下人受了周济,自然不肯去反。”

    嘉靖微微一笑道:“说来说去,还不是彰显你们路政局的重要?你说的也有理,只是弊政往往积重难返,还需徐徐图之,不能操之过急,这件事从长计议吧。”

    从宫里出来,父子二人一直出了午门,徐昌才瞪了徐谦一眼,道:“你到底怂恿了寿宁侯几个做什么事?什么不好招惹,招惹这些人做什么?”

    徐谦苦笑道:“无非只是做买卖罢了,拉他们入伙,一来能解决本金,二来将来就算遇到了麻烦,也多几个人承担而已。”

    徐昌沉吟道:“做买卖是可以,不过买卖的事不能让他们经手,他们坐地生钱也就是了,这几个人可以拉拢,却也要好生提防。”

    徐谦笑道:“爹放心就是,儿子又不是书呆子,这个会不知道?”

    父子二人先去探望了那一批山东来的‘难民’,徐禄几个将他们安顿在附近的客栈里,七八个人一个房间,纵是如此,这些人也不觉得有什么不满意,相比于山东,这儿已经舒服太多,徐昌父子一到,众人一起从房中涌出来,纷纷过来见礼,看众人激动的样子,徐昌和徐谦四目相对,各自捕捉到了对方的心思,便各自对他们好生安抚一顿才回路政局去。

    路政局这边,三位国舅已经等候多时,他们笑呵呵的跑来向父子二人道贺,不过醉翁之意不在酒,急匆匆的道贺之后,便将徐谦拉到一边,道:“徐老弟,银子呢,咱们已经准备好了,你说的十日为限,现在才两三日功夫,怎么样,够意思了吧?只是这买卖自是宜早不宜迟,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徐谦叫来徐福,问他:“卖家那边谈妥了吗?”

    徐福道:“那一处荒废的宅院,占地实在不小,起先主人不肯卖,我开始以为他是铁了心,后来一琢磨,便猜测他定是借此抬高价钱,因此故意冷落了他几天,又寻了他的债主,给了他们一笔银子,让他们去催债,这人实在吃不住,最后肯两千三百两交割,公子随时可以去和他订立契约。”

    徐福所说的乃是个公子哥,从前的家里端的是富贵,靠着路政局附近有一处占地近五十亩的大宅院,不过子孙不肖,此人好赌成性,偌大的家财到了他的手里,能变卖的早已变卖,唯独留下这个宅子,徐谦让徐福去谈,徐福本来就是吝啬的性子,便使了些小手段,让这人贱价变卖。

    两千三百两银子在京师能买下这么大一块地就不错了,至于里头的宅院建筑全部白送给了徐家。

    徐谦微微一笑道:“做得好,你立即带着银子叫上保人先把地买来,明日请了工匠,照我说的前去修缮一下,将这宅院的格局改一改,争取半月之内把事情办好。”

    徐福苦笑道:“若是赶工,就怕那些个匠人借此要价。”

    徐福什么都好,就是吝啬,徐谦呵斥道:“要价就要价,这有什么妨碍?和咱们的买卖一比,就算给这些工匠几倍的工钱,却也无妨。眼睛要往远处看,不要盯着眼前。还有,山东来的这批人要挑出一些,按着我给的法子,好好的训练一下,反正这批人人多,大部分充入路政局,还有一部分可以用在买卖上。”

    三个国舅站在一边听徐谦徐福二人的对话,一直没有吭声,等到徐福应命去了,这永丰伯忍耐不住,道:“到底是什么买卖,徐老弟能不能……”

    徐谦断然拒绝,对付他们这种人一定要有原则,否则今日没了底线,明日他们就会得寸进尺,徐谦道:“这些事不劳你们过问,到时候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王成讨了个没趣,却又拿徐谦没奈何,只得苦笑,不再多问,好在这几位大爷也确实不是什么实干之人,所要的无非就是财而已,徐谦既然已经许诺,让他们坐地收钱,他们反而巴不得了。

    日子自是一天天过去,徐福办事还算利索,这几日脚不沾地,四处跑动,先是去将宅子买下,紧接着又去招募工匠,除此之外,一批山东来的流民也被分流出来,直接送到了宅院里,暗中开始训练。

    这些日子,京师都是平安无事,徐家不去招惹人,自然也无人招惹到他们的头上,徐谦反倒闲置下来,既然老爷子回来,这路政局的事自然不用他操心,他巴不得清闲,偶尔看看书,或是在京师走动走动,日子过得倒也惬意。

    ……………………………………………………

    徐谦瞪着三国舅道:“月票依然惨淡,你们可以坐等钱收,老虎可不行,你们要是有点心,就给老虎向同学们拉拉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