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二十一章:恭喜发财

第二百二十一章:恭喜发财

    ()徐谦的脸sè拉了下来,这厮胆大包天,谁都不怕,让三个国舅对他有点忌惮,见他脸sè不是很好看,虽然未必怕一个书生,可是碰到了这种骨头硬的家伙,实在让人头痛。レ思路客レ

    大家看徐谦的脸sè不好看,顿时也有些尴尬,只见徐谦冷冷地看着他们道:“想从路政局抠银子,你们胆子倒大,你们难道不知道这路政局是专供内库的?寿宁侯,宫里的情形,你不会不知道吧,现在当今乃是嘉靖,而非正德,岂是你想胡闹就胡闹的?你就不怕触怒了宫中?”

    徐谦这句话倒是够直白的,直截了当的把寿宁侯的处境揭露了出来,让寿宁侯老脸一红,想要争辩,又发现确实无法辩驳。

    王成这时候忍不住笑了,当今皇帝已经不再是张家兄弟的外甥,而如今却是他的外甥,徐谦的这番话让他顿时心花怒放,撇了张鹤龄一眼,浮出一丝冷笑,颇有耀武扬威的意味。

    只是接下来,徐谦便给王成泼冷水了:“至于永丰伯,王太后虽是陛下的生母,可是陛下的xìng子,想来你比我要清楚得多,陛下是肯吃亏的人吗?你敢占陛下的便宜,到时龙颜大怒,就算看在太后面上不取你xìng命,却也够你喝一壶的,这天下到处都是银子,你们瞎了眼,偏偏想着伸手到路政局来,莫非都疯了不成?要挣银子,自己挣去,可是这路政局,谁要是手脚不干净,我也不说什么。到时候请陛下裁处吧。”

    他这番话,让三个国舅又羞又愤。其实他们倒不怕宫里震怒,说到底。徐家父子才是这儿的负责人,出了事,大家一起把脏水泼在他们的身上,他们溜之大吉就是,到时候自然有人为他们擦屁股,给他们撑腰。

    结果徐谦不但不上当,还把天子搬了出来,若是如此,没了替罪羊。他们确实没有这个胆,张鹤龄怒道:“哼,你一个小小书生,咱们做事,轮得到你说三道四吗?哼,你不就仗着自己的爹是掌印吗?就算是你爹来,老夫尚且不怕。”

    徐谦反唇相讥:“学生有个爹,你岂不是也只有一个姐姐?我若是没了爹,尚且还是解元。你没了张太后,不过是个废物,你们这些人的底细,我早已打听清楚了。少在我面前装蒜。”

    这一下子等于是把三个人都骂了,这三个人捋起袖子,一副不愿善罢甘休的样子。

    徐谦继续道:“不过我也看出来了。你们虽然看上去光鲜,其实rì子也是过得紧巴巴的。路政局的银子不能惦记,可是来钱的事多的是。你们在京师也算是有头有脸,而我偏偏有一些挣银子的主意,我给你们两条路可选,要嘛跟我鱼死网破,你们在太后面前说得上话,我在陛下面前也说得上话,想来我的事迹,你们也听说过一些,真要闹起来,宫里最多各打五十大板,伤不了你们的筋骨,你们以为陛下会为了你们这些酒囊饭袋而治我的罪吗?要嘛咱们一起结伙,寻个买卖去做,我手头上正好有个买卖,只要做成了,咱们几辈子都有花不完的银子,怎么样?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吧。”

    王成一副不信的样子,冷冷道:“我凭什么信你?”

    张家兄弟有些犹豫,却也不敢相信徐谦。

    徐谦道:“信不信是你们的事,不过……这路政局就是我筹划出来的,你们自己扪心问问,天下还有比这更挣钱的东西吗?我能想到路政局敛财的法子,就有第二个第三个,大家活在世上,脸皮有什么要紧?真金白银才最紧要。你们要和我翻脸,却也由得你们,可是错失了挣钱的良机,到时可莫怪我没有给你们指一条明路。”

    张家兄弟面面相觑,终于动摇了。

    徐谦的本事,他们或许不知道,可是现在路政局rì进金斗的事却已是天下皆知,徐谦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他能想出路政局这个金矿,怎么就不能想出第二个?

    不过张家兄弟坑人坑惯了,所谓做贼的看谁都是贼,总觉得徐谦这个人如他们一样不是很牢靠,于是便都不动声sè,想看看王成怎么说。

    王成本来想看张家兄弟的打算,谁知这一对兄弟jiān诈得很,居然在等自己的决断,他近来手头确实不是很宽裕,进了京师,各种好玩的东西rì渐增多了,花钱的地方更多,虽然他堂堂永丰伯不至于吃了上顿没下顿,可入不敷出的时候也不少,沉吟片刻,他道:“生意,是什么生意?”

    徐谦却和他们卖关子:“什么生意现在还不能透露,谁知道你们会不会拿了我的主意自己去单干,若是你们肯和我一起做,首先每人得拿出三千两银子来算是入伙,除此之外,从现在起,都必须听我的安排,我叫你们往东,你们不能往西。”

    张鹤龄这时候冷笑:“我若是有三千两银子,还要和你做生意?”

    徐谦带着不屑的眼sè看着他,道:“可是我若是告诉你,这三千两银子能变三万两、三十万两银子呢?”

    此话一出,三个国舅顿时愕然……

    像那些豪族,经过几世的积累,几万、几十万的家财倒不是没有,可是这样的人家,台面上有人做官,台面下有人经商,上头有权,下头又能生利,几代下来,富可敌国其实算不得什么。

    可是贵族却是不同,尤其是张家和王家这样的新贵,他们表面上尊贵,俸禄比官员还多,可是手头连个丁点的权利都没有,每年从各省、各府、各县送来的冰敬、碳敬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人家是把俸禄当零花,他们是把俸禄当救命口粮,和那些豪族相比,所谓的贵族其实就是个笑话。

    几万、几十万两银子对于这三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张延龄激动地道:“你说的话可当真?”

    徐谦微微一笑道:“你信便信,不信就不信,你们不愿意合伙,有的是人想要寻我搭伙,你们自己拿主意吧。”

    三人相互对视,王成首先表态,咬牙道:“方才有对不住的地方,还请见谅,三千两银子,我尽力去筹措,实在不成,就只好向宫里讨要一些了。”

    他这句话总算客气了一些,不过这王成似乎也不蠢,他刻意说要去宫里讨要,无非就是向王太后要钱罢了,把王太后搬了出来,这潜台词就是:你若是出尔反尔,晃悠王大爷,到时自然有太后来讨这个公道。

    徐谦道:“十天,我给你十天时间,十天之内必须把银子凑齐,凑不齐,到时这生意只能另寻其他人了。”

    “好说,好说。”

    在这衙门外头,除了人山人海的商贾,还有不少亲随,这些人翘首以盼,专侯着自家老爷出来。

    原本他们预料自家老爷脾气大,那姓徐的一定吃不消,到时候还不得当作大爷一样供着,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实在让他们匪夷所思,却看到三位国舅笑嘻嘻地跟在徐谦的后头从后门出来,徐谦背着手走在前头,三个国舅笑呵呵的争先和他说话,而这位徐书生显得很是矜持,对自己的每一句话都吝啬得很。

    更让人惊奇的是,三位国舅居然很讲道理,徐谦将他们送到了门口,三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纷纷作揖道:“不烦相送,不烦相送,徐老弟太客气,太客气了……”

    徐谦倒也光棍,道:“既然如此,就这么散了吧,到时咱们再聚,还有,你们毕竟是挂靠在路政局名下,总要做做样子,每rì卯时三刻,定要记得来点卯。”

    王成忙道:“这是当然,当然……”

    将这三人送走,徐谦松了口气,对付这些皇亲国戚,还真是麻烦。

    他正要寻个地方借口读书,行偷懒之实,这时候却有门子过来道:“徐公子,老爷有书信来了。”

    听到有书信,徐谦顿时来了jīng神,接过书信一看,却是说即rì就要回京,让这边早做准备,其中书信之中的话大多语焉不详,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让徐谦不由苦笑,他这老爹还真是粗枝大叶,一封书信过来,让徐谦压根就没明白这里头要说的是什么事。

    好在老爷子即将回京,马上就可揭开谜底,徐谦不急于一时。

    果然过了几rì,从山东来的人终于回来了。只是来的人之多实在出乎了徐谦的预料。

    这浩浩荡荡的人马摆成长蛇,一直到了街尾,才勉强看到了个大概,以徐谦的估计,只怕人数不在五百之下,其中有身穿破旧儒袍的书生,有孔武有力却又面黄肌瘦的青壮,还有贼眉鼠眼、獐头鼠目的家伙掺杂其中,以至于徐谦突然发现,老爷子这一趟出去是在招募人手还是在招募山贼?这群灰头土脸,有不少都是面黄肌瘦的人,怎么看都像是流民才是。

    ………………………………………………………………………………

    第三章送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