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玩出花样

第二百一十三章 :玩出花样

    张家兄弟虽然胡闹,可是在这京师却是人脉极广,张家兄弟固然讨某些‘道德君子’嫌,可是对京师这些飞鹰逗狗的世家子弟们来说,却是标杆和榜样般的人物。

    一封封请柬发了出去,紧接着便是一顶顶马车、宝马、轿子停落在张家门口,甚至还有一位小侯爷参与了盛会。

    数十号人济济一堂,平时都是和张家兄弟最熟稔的朋友,一起抢过女人,一起打过架,一起砸过赌场,有的甚至还为娼妓大打出手过,不过混这个圈子的,争风吃醋是常有的事,今天恨不得将对方掐死,明天说不定又一起勾肩搭背了。

    张鹤龄很是动情地道:“宫中积贫已久,内库不足为用,咱们这些人世受国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张老哥,你这是什么话,你是什么人,大家不知道,说这些无用的做什么?还什么世受国恩,什么急在心里,你心里只有柳叶儿那婊子,你扪心自问,你有个屁的急宫中之事,你有什么话直说就是,惺惺作态,一副老狗的样子说这么多屁话有什么用。”

    有人嬉笑怒骂的和张鹤龄唱反调。

    张鹤龄老脸一红,目光朝声源处看过去,却是蓟州侯杨彪的嫡子杨荣,他瞪大了眼睛,道:“你这厮,上次与我斗蛐蛐还输了我一匹宝马,至今还未兑现,再敢胡说八道,就向你老子去讨。”

    这杨荣顿时咋舌,嘻嘻笑道:“祸不及家人嘛,再者说了,找我老子也没用,他现在天天琢磨炼丹,没功夫打我。”虽是这样说。这近三十岁的老顽童却是面色一紧,显得很是后怕。

    众人哄笑,又有人道:“有话就直说,啰嗦这么多做什么?”

    张鹤龄咳嗽一声,道:“说一千道说一万道就是那什么什么徐昌和徐谦有大功劳,为宫里解了燃眉之急,咱们世受国恩,难道就不该上奏皇上,请宫中重赏?不这么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这时候,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有人学着张鹤龄的口吻扯着嗓子道:“对得住柳叶儿那婊子吗?”

    众人又是哄笑,张鹤龄气得真想吐血,他正要发泄,却是有人道:“说这些没用的有什么意思?你把咱们叫来就为了这事?什么徐昌、徐谦。老子没听说过,看在张老哥的面上,要奏请也可以,只是到时张老哥得请咱们兄弟快活快活,还有前些时日我欠你的帐总要抹平了才好。”

    张鹤龄本来要骂,可是一想,却也有道理。于是嘻嘻一笑道:“这个好说,我张某人在京师是出了名的讲信义的,对自家兄弟有什么好说的,到时候我出银子。保准让你们欲仙欲死。不过嘛,咱们做事总得弄出点花样才成,单单上奏显不出我们的本事,不弄出点声势来。怎么让人知道我们的厉害?”

    原本这些人已经开始有人打哈欠了,本来是叫来玩的。谁知道却是叫来说什么世受国恩,这些话他们在长辈面前不知听了多少遍,一听犯困,耳朵起腻子,这时候听到张鹤龄一句要弄出花样,这才一个个打起精神,立即就有人问:“怎么个花样,你直说了罢。”

    “我有个主意,咱们请几十个婊子在街上说这徐昌父子的功绩,到时定然热闹无比。”

    “依我看,请婊子不如请戏班子,让他们在街市口登台作唱。”

    “不如把那徐昌父子绑了来,身上挂一张牌子,上书千秋彪炳,旷世奇功,然后抓他们游街,从朝阳门一直游到神武门去。”

    张鹤龄再次忍住吐血的冲动,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想当年,也就在十几二十年前的时候,他老张那是何等混账,现如今和这些混账东西一比,他竟发觉自己居然就像守身如玉的处子,连他娘的贞操都有了。

    ………………………………………………………………………………………………………………………………………………………………

    却说路政局这边,老父徐昌已经上了路,远去山东去了,现如今路政局要招牌有招牌,要银子有银子,按照天子的亲口许诺,这路政局收益的三成都由路政局截留,粗略一算,竟是高达百万纹银,这么多银子,不花是不成的,显然皇帝老子也曾预料路政局将来定会阻力重重,所以特意恩准了这三成的截留。

    既然有钱,又有亲军的招牌,徐昌这一趟去山东几乎是以旅游的心态,权当是散心,他相信,只要大把银子撒下去,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信手拈来。

    徐谦心里甚至怀疑老爷子这是诚心避难去的,丢下路政局一大摊子的事,自己跑了,却是坑了他这个儿子。

    这几日,徐谦每日都很忙,忙得他头晕脑胀,前来纳绢的商贾越来越多,居然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甚至还有一些小本买卖的人,几个人凑在一起凑一笔银子出来,将来好结伙走货,那些大商贾则是财大气粗,一个人非要纳绢几次,得到几份嘉奖,同时押几批货去天下各地。

    第一日的时候还只是弄出去了两百多份,第二日居然超过了三百,人数越多,工作量就越大,徐谦现在成了一个望眼欲穿的怨妇,每日倚门盼着老爷子把人带回来。

    路政局这边如今到处都是商贾进出,来的人大多都带着现银,书吏房这里已是人满为患,卢飞就是这众多商贾大军中的一员,他是泉州人,主要是往返泉州和京师,将福建的茶叶带到京师来贩卖,回去泉州的时候又带上京师的特产回去。

    这一路迢迢千里,挣的银子虽多,却是艰辛无比,沿途的渡口、关卡,上到官吏,下到寻常泼皮闲汉,欺负他外乡人是经常的事,商人嘛,遇到了事就必须得用银子打点,这也导致这些人尝到甜头,知道这些人油水丰厚,因此更加变本加厉。

    有些时候,惹得人家不高兴,随便栽赃一个罪名,那可能一年的辛苦都要血本无归。

    其中艰辛也只有卢飞这样的商人才能体会。他这一趟来之前,原本还不信有这样的好事,三五百两就可保平安,怎么看都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前几日,那些得了嘉奖的商贾特意押货去了北通州、天津一带尝试,拿出了这东西,沿途的官府见了,果然不敢滋事,其实这就是成本的问题,那些差役固然知道这嘉奖未必真有效用,宫里也未必会因为一个商贾而来追究他们,可凡事都有万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过往的商旅这么多,有油水的也多的是,何必专门为难一个?

    官府这边抱着的是这种心理,使得那些有了嘉奖的商贾一路畅通无阻,如此一来,没有嘉奖的商贾就吃了亏,想想看,同样是北通州到京师,有嘉奖的商贾沿途的成本如果是二十两,而一般的商贾的损耗可能就是三十、四十,而且随时还可能因为其他的事耽误时间,同样是一笔生意,人家的货物可以把价钱压低一些,因为人家成本比你低,就算压低一些价钱,照样还有利润,可是寻常的商贾就不同了,他们的成本高,价钱压不下去,销路自然及不上别人。

    最后的结果就是导致了京师附近的商贾渐渐明白过来,做生意,手里没一个嘉奖是不成的,若是舍不得这笔银子,就算不怕被人刁难,也迟早会被自己的竞争对手挤垮。

    卢飞就是如此,三百两银子,他舍不得,毕竟这是血汗钱,他做的也不是什么一本万利的买卖,况且他心里还抱有疑虑,可是今日,他一大清早就赶来了,来了这里才发现这儿已是人山人海,据说昨天还有许多人等了一天也没有把嘉奖办下来,有人索性在这衙门口睡了一夜。

    卢飞听了,心里暗暗咋舌,可是心里头对这嘉奖状又生出了几分期待,于是拼了命的挤上前,跟着这长龙一样的队伍一直耗了几个时辰。

    他哪里知道,外头的商贾们痛苦,里头的徐谦和书吏们更加痛苦,虽然是痛并快乐着,收钱收到手软,可是里头的书办从清早到现在粒米未尽,连茶水都不敢喝多,喝了茶难免要放出来,他们连放水的功夫都没有。

    好在卢飞已经渐渐接近了书吏房,眼看嘉奖状在望,心里不由暗喜,恰在这时,一个校尉打扮的人从外头冲散人群,朝里头冲进来,大叫道:“徐巡按,徐巡按,出事了,出大事了……”

    ………………………………………………………………………………………………………………………………………………………………………………………………………………

    第三章送到,月初的时候,往往都是抢保底月票最激烈的,不过老虎是不好意思求了,老丈人千里迢迢从广东来这里住了大半个月,老虎一直没有陪他出去转一圈,所以打算明天陪他去庐山转转,明天,最少能更两章,其余时候,仍旧是三更,大家放心,明天欠下的一章,老虎在这个星期之内会来一个四更补回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