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一十章 :共享富贵

第二百一十章 :共享富贵

    接下来,嘉靖就显得轻松了,兴致盎然地和徐谦寒暄几句,心里却仍在想着徐谦方才所说的那番话。

    他本身对显贵和官员就带有天生的疑虑,绝不会轻易相信别人,徐谦的一番话等于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让嘉靖久久难以平静。

    “你父亲曾在钱塘县做班头,县里的事,朕只在奏书中知道一些,可是具体是什么情形却从未亲见,钱塘是上县,想来很是热闹吧。”

    徐谦乖乖地给嘉靖嘉靖进行科普,说了一些钱塘的风土人情,嘉靖的目光幽幽,道:“如此说来,那里不知比安陆好多少倍。”

    徐谦心里想,安陆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能和杭州府治之地相比?他笑了笑道:“陛下迟早会有机会去看看的。”

    嘉靖的脸色却是阴沉下来,朗声道:“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朕贵为天子,万金之躯,岂会轻易做这巡幸之事?”

    徐谦吃了个闭门羹,方才一时疏忽大意,居然是没有揣摩好嘉靖的心思,这厮和正德皇帝还真是两个极端,若是正德皇帝,只怕徐谦随口一句,保证让他寝食难安,非要跑去江南一趟,可是嘉靖更像是宅男,并没有四处闲逛的兴致。

    徐谦干笑一声,道:“自然,自然。”

    嘉靖的脸色也温和起来,道:“不过朕虽然自己不能去,却有自己的眼睛,也有自己的耳朵,别人不可信,可是朕却还是信你的,从你方才的话,朕对你更是深信不疑,往后多捡一些新鲜事来告知朕吧,朕不怕烦。就怕被人蒙蔽。”

    嘉靖所说‘方才的话’自然是徐谦的豪强理论,可以说,徐谦也是大明朝的储备干部,他的父亲如今官封锦衣百户,说是权贵子弟也不为过,可是徐谦抛弃了‘权贵’的立场,旗帜鲜明地站在嘉靖的一边,道出了这显贵官员经商的危害,这对嘉靖来说委实难得。官官相卫的事他见得实在太多,早已麻木,而徐谦反其道而行,让嘉靖对他的印象提升了一大截。

    徐谦叹口气道:“只怕学生再难有几次机会回乡了,学生并不是不想做这耳目。只怕未来并没有太多机会。”

    嘉靖看了他一眼,笑道:“你是说等你中了会试,按我大明的规矩,地方官员不得在家乡五百里内为官是吗?”

    徐谦笑了笑道:“会试在即,学生要加把劲了。”

    嘉靖不由呵呵一笑,道:“真要中不了,那也无妨。不过能中自然是好,你父亲在亲军,你若是能入翰林,则为朕之幸也。”

    他言里言外都透着一股子信息。让徐谦顿感前途光明,徐谦矜持地道:“学生定不负陛下重望。”

    眼看天色已经不早,黄锦有些急了,若是再迟些回去。宫门就要关了,两宫太后若是知晓。非要担心不可,便是大臣们知道,肯定会借机牢骚。

    嘉靖却是不急,一边喝茶一边和徐谦说话,等到了傍晚时分,堂外的事终于解决了,琐碎的事也总算告一段落,徐昌连忙赶来向嘉靖拜下行礼,道:“微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

    嘉靖亲自上前一步将徐昌扶起,道:“徐卿家劳苦功高,不必多礼。”

    徐昌诚惶诚恐,道:“卑下谢恩,有事要奏。”

    嘉靖笑吟吟地道:“所奏何事?”

    徐昌道:“今日捐纳银钱的商贾有两百三十余人,多则五百,少则三百,总计筹银八万四千余。”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听到这个数目,嘉靖不由深吸一口气,这还只是第一天,第一天就是八万多两银子,几乎占了内库岁入的一成,这敛财的速度实在是令人乍舌,便是国库的收入速度也及不上一个小小的路政局,这话要是说出去,别人也未必肯信。

    徐昌又道:“不过以微臣的预计,这一个月内缴纳银钱的商贾会多一些,可是过了这个月,数目应当会逐渐递减,有书吏做了粗浅的估计,今年路政局的岁入当在两百余万上下。不过路政局毕竟是草创,许多措施还未真正实施,商贾们仍有不少人观望,再加上局面还没有完全铺开,若是做得好,将来一年的岁入怕是要过五百万两。”

    “五百万?”嘉靖愕然,他原本只是想来挣点小钱罢了,有个几十万两,他就已经知足,就算只有十万两也没有低于他的预期,可是徐昌告诉他的数目是五百万,这个数字几乎已经远远超过国库一年的银钱收入了,嘉靖不但惊愕,同时也是狂喜。

    他若是知道就这五百万两还只是保守的估计,说不定非要疯了不可,今日发生的事远远颠覆了他的认知,等于是给他打开了一扇窗户,让他看到了更精彩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原来朝廷每年为了几万两银子连续举行廷议争论的事简直就成了笑话。

    嘉靖忍不住道:“竟有这么多……这么多银子?都是从哪里来的?朕还是小看这些商贾富户了。”

    他欣赏地看了徐昌一眼,继续道:“徐卿家做得很好,朕这路政局就托付给徐卿家了,如今路政局干系重大,徐爱卿切要谨记小心谨慎,徐卿不负朕,朕亦绝不负卿。”

    嘉靖的一声嘱咐变得郑重其事起来,当初这路政局只是关系着他面子的问题,可是现在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脸面,而关系到了他的荣辱。

    说一千道说一万道,皇帝是不是好皇帝,并不在于他有多勤政,而在于他能办成多少事,赈灾、用兵、修筑河堤,这都是得要用到白花花的银子,有了银子,大手一挥就可以做出无数善政,可要是没有银子,你便是熬白了头发,再如何节省自己的用度,那也是瞎话。、

    因此历来的明君,后世给予的评价大多都会说,某某期间,府库丰盈,天下咸安。

    嘉靖激动地道:“尔等功劳,朕定不会忘记,若是这路政局打理得好,朕愿与尔等共享富贵。”

    这一句话或许只是嘉靖的无心之言,许是他过于激动才冒失的说出来,不过却能证明嘉靖此时的心情。

    他看天色不早,随即笑道:“好啦,朕本想多留片刻,奈何天色将晚,朕要起驾回宫了。”

    嘉靖出了路政局,心情愉悦地坐上了在外头等候多时的步撵,最后深深地看了徐谦一眼,眼睛眯起来,靠在了后头的软垫上,似乎又陷入了某种思路。

    而徐谦父子目送嘉靖离开,父子二人一直将圣驾目送到极远,徐昌才像是做梦一样,道:“谦儿,想不到这个事真被你我父子办成了,哈哈……我徐家扬眉吐气的时候也该到了!”

    徐谦显得荣辱不惊,当然,这只是表面上,心里也满是惊喜,他虽然预料到了路政局能赚钱,可还是低估了商贾对官吏的畏惧,也低估了商贾们对稳定的渴望,原以为这些一毛不拔的人一定不会轻易掏出钱来,至少也需要驻足观望,或者多考虑一下取舍,谁知道这些家伙平素提心吊胆得狠了,这时候竟是这样踊跃。

    徐谦道:“爹,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路政局才刚刚走出第一步,往后的困难还多着呢,路政局办好了,爹迟早要一飞冲天,要是办得不好,咱们徐家只能永远默默无闻,那些御使吃了亏未必会肯罢休,随时都可能来挑错,总之以后务必小心一些。”

    徐昌颌首点头,道:“为父倒是没有骄傲,只是高兴一番罢了,你说的是,万事开头难,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自然该谨慎一些,现在路政局的事已经越来越多,人手紧缺,老夫打算去山东一趟,好招募一些人手。”

    徐谦忍不住问“”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去山东?京师不是有大把的人吗?”

    在这方面,徐昌就足以做徐谦的老师了,徐昌呵呵一笑道:“县里那些做官的最大的弊端就是任用本地人为吏,因为本地人在该县关系复杂,上头安排下的事,这些本地的小吏往往阳奉阴违,欺蒙上官,这种事,为父见得多了,咱们既然要做事,这路政局里头就必须都是自己人,招募一批山东人来,这些人人在异乡,对京师举目无亲,能依靠的也只有为父,因此才会肯对为父的话言听计从,也不怕这些人与别人暗中勾结而陷害我们,总而言之,这京师本地人万万招募不得。”

    徐谦不由咋舌,他突然想到,老爷子似乎也是他口中所谓的本地小吏,欺负上官对县里的事不熟悉,什么缺德事都做过,这可是血淋淋的经验,所谓最优秀的逃犯同时也可以是最杰出的警察,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熟知各种犯罪手段。

    ……………………………………………………………………………………………………………………………………………………………

    第三章送到,还有不到三个小时,新的一月要开始了,同学们,求保底月票,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