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零四章 :拿下

第二百零四章 :拿下

    嘉靖选择出宫是有考量的,若是再放任自流下去,极有可能产生严重的影响,甚至比他爹的地位问题更加严重。

    因此他打好了算盘,要亲自出面,立即安抚住双方,至少也该在事态扩大之前把事情压下去。

    唯有他亲自出面才有可能减损失减小到最低。嘉靖现在已经后悔,后悔当初不该设这路政局了,他只想到了好处,却没有想到麻烦。

    黄锦很快便做了安排,紧接着,嘉靖穿着常服,在黄锦以及数十个护卫的拱卫下低调地从午门出宫,锦衣卫那边也已经收到了消息,自然不敢轻易怠慢,散布在京师各处的明桩暗哨一齐出动,随时侧卫天子安危。

    而此刻的路政局却也是闹作了一团。

    其实事情的起因很简单。那位抽风了的御使王商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正好轿子经过路政局,这位大爷显然火气比较大,心血来潮下从轿子里出来,直接要轿夫把路政局门口的一块木匾摘下来。

    这木匾可是路政局的招牌,门口的几个校尉见了,自然不肯,结果双方冲突起来,而御使大人报出自己的身份,原以为对方会退让,只是他却想错了,你是御使,人家还是天子亲军呢,你便是天王老子,也不能在人家的地盘上砸场子。

    结果在里头看书的徐谦出来,直接说了一句:“我只听说过道德御使,不曾见过这样的狂徒,此人满口污言秽语,怎么可能是御使?他定是假冒的,来人,将这捣乱又敢冒充朝廷命官的家伙拿下!”

    于是乎。王商就悲剧了,几个人将他提了进去,他的轿夫们见了,立即鸟兽作散,其实徐谦心知肚明,知道这王商是真御使,只是此人在路政局这般嚣张,假若路政局被人挑衅还处处忍让,往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徐谦不是傻子。这种事一定要硬扛到底。

    不过虽是如此,徐谦倒是并没有为难他,严刑殴打更是不可能,只是叫人暂时将他拘押起来,小小惩戒一下。再把这人放了。

    可是徐谦显然还是低估了这个时代御使的能耐,他这一次捅的是马蜂窝,本来人家就想把事情闹大,现在倒好,这位徐巡按显然是在人家瞌睡的时候送来了枕头,这位王御使和他的全体同仁显然巴不得路政局再闹出点幺蛾子。

    王商的轿夫立即跑回了府里,随即这王家也不含糊。立即便跑去都察院,当值的都察院左副都御使曹厢闻言大怒,他也不含糊,一面组织人写奏书痛骂。一面领着一群人直接到了路政局兴师问罪。

    路政局的大堂里,徐昌笑吟吟地看着这位高居从三品的大员,道:“曹大人,请坐吧。喝茶。”

    曹左服都御使却是冷笑连连,道:“亲军的茶。老夫可不敢喝,路政局的椅子,老夫就更不敢坐了,老夫过来只是想问,你们仗着有宫中撑腰,难道就真没有王法了吗?光天化日下敲诈良善百姓,指鹿为马,诬赖别人谋反,现在更是胆大包天,居然连御史也是说拿就拿,你们把你们当成了汪直还是把你们当成了刘瑾?是谁给了你们这样的胆子,又是谁在包庇你们?哼,老夫历经三朝,什么混账事不曾见过?可是混账到你们这样地步的,老夫却是第一次见,真是开了眼,好,好得很,你们索性把老夫也一并拿了吧!”

    这一番话就像是教训自己儿子一样,一分情面都没有留,本来这官场上凡事都留有三分的余地,所谓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曹大人说他历经三朝,能混到这个地步,按理说是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的,不过他如此不留余地,除了是对路政局厌恶到极点之外,更重要的是,他身为都察院的几个大佬之一的他必须要表这个态,不做出一点汉贼不两立的姿态,他这都察院左副都御使也就不用混了。

    徐昌的脸色显然很不好看了,这种耍嘴皮子的事,他确实不擅长,于是求救似的看向徐谦。

    徐谦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他这巡按更像是躲在幕后的人物,自然不会轻易跳出来,这时候该他登场,他脱口而出的道:“大人是误信了谁的胡言乱语?路政局一向奉公守法,为宫中效命,也为朝廷效命,怎么就成了敲诈勒索?这几日,路政局确实是收了些银子,不过这都是士绅商贾体谅到宫中难处而心甘情愿捐纳的,将来这些银子冲入内库,天子圣德,也大多会用在赈济上头去,所谓取之于良民,而用之于良民,这是多好的事!怎么到了大人口里,我们却仿佛成了虎狼一般?”

    “哼!巧言令色,你便是徐谦?老夫听说过你,你既是今科浙江解元,放着前头大好的前程,却为何助纣为虐?莫非你们诬陷良民,打着勾结乱党的幌子,借着所谓内库不足的借口就可以胡作非为?不要以为你们的勾当无人知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过本官没兴趣和你们说这个,到时自会上书一封,请朝廷裁处,现在你立即把本院御使王商交出来,以后的帐以后算!”

    徐谦故作惊讶地道:“怎么,那姓王的原来真是御使?学生见他言辞粗鄙,还以为是个冒充御使的狂徒,该死,该死……”

    曹厢的老脸抽搐了一下,这徐谦口里说该死,却是拐着弯骂人,说这都察院的御使没有素质,连他曹商多半也骂了进去。只是徐谦笑吟吟的将话说出来,又一副敢于认错的样子,曹商一时抓不住他的把柄,只好作罢,心里不由想:“这个人油嘴滑舌,却是不能小视。他是解元之才,可惜走了歪路。哼,听说他的贫贱出身,果然还是贱役之后,空有一肚子的才学,却也无用。”

    过不了多久,那位王御使便被人请了来,王商看到院里的上官在这里,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顿时嚣张起来,怒气冲冲地道:“你们也知道放人,我还以为你们已经胆大包天,可以擅拿御使,一群鹰犬小人,哼!”

    徐昌笑呵呵的给这位王御使赔礼,道:“都是误会,既然误会已经澄清,自然是皆大欢喜,大人可以随时回去了。”

    “回去?”王商看了曹厢一眼,随即冷笑道:“人是你们拿来的,你们当老夫是鸡犬,说拿就拿,要赶就赶吗?”

    徐昌的脸色沉下来:“那么你待如何?”

    王商立即意识到自己扬名立万的机会到了,路政局现在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只是显然有宫中包庇,所以至今还没有裁撤,现在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事情闹大,不但可以报仇雪恨,还可以让他名扬四海。

    他嘿嘿一笑,道:“不想如何,你们打着宫中旗号横征暴敛,本官身为御使岂可坐视不理?这件事休想罢休!你们有胆便再来拿我却也无妨。”

    徐昌和徐谦对视一眼,倒是徐谦显得很冷静,慢悠悠地道:“王大人,你身为都察院御使,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路政局口出污言,敢问这是何意?你可知道开设这路政局乃是宫里的意思?你左一口横征暴敛,右一口鹰犬小人,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实话告诉你,本来大家相安无事,是你惹事在先,真要闹起来,你未必有好处。”

    王商冷笑道:“那老夫倒要看看,你们能奈我何!”

    徐谦的脸色骤然变冷了,他看向曹厢道:“曹大人,贵院的御使就是这样胡搅蛮缠的吗?”

    曹厢心知肚明,知道双方打的心思,不过他是都察院的人,立场自然是在王商这一边,他捋须呵呵一笑道:“胡搅蛮缠谈不上,不过敢于直言、不怕犯上却是本院御使的本色,王大人所言并非没有道理。”

    徐谦叹口气道:“这么说曹大人坐看贵院的御使在这里胡闹也不管了?”

    曹厢争锋相对道:“是不是胡闹还没有定论,到底是谁胡闹,眼下一时也难说清楚。”

    身为都察院的人,曹厢说起话来还是很有水平的,言语之间明嘲暗讽,却是字字如刀。

    徐谦与徐昌相视一眼,徐昌看到徐谦轻轻做了个小动作,知道这儿子是提醒自己要做出强硬举措,只是方才可以说不知道对方身份,所以起了冲突,还没有用不知者不罪的理由敷衍过去,现在既然得知了对方身份,似乎……

    可是看徐谦信心满满,徐昌终究还是信儿子多一些,他拍案而起,怒气冲冲地道:“岂有此理,你们御使是言官,路政局乃是亲军衙门,本来河水不犯井水,可是你们处处咄咄逼人,竟是欺到头上来,你们真以为天子亲军就这么好欺负,轮得到你们在这里胡闹?来人,将这不知好歹的王御使拿下,绑缚北镇府司,请上头的诸位大人定夺。”

    ………………………………………………………………………………………………

    王商又被锦衣卫的人捉起来了,怒气冲天的道:“你这上山打老虎额竟然在这么晚还叫月票,可知道大家都要睡觉?”上山打老虎额带着微笑道:“我是更新了才有底气再叫月票,这月还有2天,有月票的就支持一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