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零三章 :圣驾出宫

第二百零三章 :圣驾出宫

    黄锦收到的消息速度也不慢,嘉靖天子在那边叫,他就已经知道了内情,乍听这消息,黄锦的脸色骤然变色了。

    这是很严重的问题,路政局那边未免太过胡闹,居然肆无忌惮到这个地步,你就算是讹诈,那也该悠着一些才是,毕竟大家都是偷腥的猫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偏偏这路政局玩得这样直接,这不是找死吗?

    黄锦意识到,这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吃相难看的问题了,真正的问题就在于路政局乃是皇上亲自下旨筹办,这才筹办不久,就出了这么一件事,那些御使们早就巴不得挑点毛病出来,这时候苍蝇见到了臭鸡蛋,自然免不了要做文章。

    而对皇上来说,他刚刚登基不久,尚未站稳脚跟,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这么大的差错,想来必定震怒。

    黄锦的心里发苦,他已经想象得出嘉靖此时的心情了。

    到了东暖阁,黄锦这一次谨慎了许多,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脸色阴沉的嘉靖,随即纳头拜倒道:“奴婢见过陛下。”

    “怎么来得这么迟?”嘉靖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悦。

    黄锦的心里想,这个时候的雷霆之怒随时都有可能迁怒到自己的身上,自己定要小心作答才好,因此他没有为自己辩护,只是道:“奴婢万死。”

    “哼!”嘉靖冷哼一声,随即这目光便落在了案头上的奏书上:“弹劾的事,你听说了吧?”

    黄锦不敢装糊涂,道:“听说了,奴婢还听说……听说……”

    “听说什么?”嘉靖沉眉。

    黄锦道:“听说都察院那边闹翻了天,说是天子脚下,亲军做出如此恶行……他们还说要一起联名上奏。要弹劾……弹劾……”

    “弹劾朕是吗?”嘉靖冷笑着负着手,慢悠悠地道:“弹劾朕为了一己私欲为了充实内库而筹建了路政局,一定还会说,这路政局比各地的镇守太监更坏,朕身为天子,竟这般盘剥百姓,与民争利,是不是还要说,朕已经和隋炀帝差不多了?”

    黄锦吓了一跳。连忙道:“奴婢……奴婢……”

    嘉靖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失望和一股子不服输,他失望路政局的胡闹,使他陷入这样的被动局面,可同时他并不服气,他冷冷地捡起案头上的弹劾奏书。道:“你不必再说了,这份奏书把该说的话都已经说了,他们明里是弹劾路政局,却是当着和尚骂秃驴,项庄舞剑,目的却在朕的身上。”

    嘉靖的眼睛眯起来,很是深沉地道:“这便是朕的臣子。只有朕成了‘昏君’,他们才能做比干嘛,否则这清直之名从哪里来?从前的时候就是找不到由头也要大放厥词,现如今好不容易寻到了借口。他们怎么肯放过这个机会?”

    黄锦犹豫了一下,道:“要不要让杨相公出面,给都察院打一声招呼……”

    杨廷和在朝廷很有威望,这时候若是他肯出面。出手压下这些事,那些御使未必敢放肆。大明朝的御使不怕皇帝。唯独怕上官,毕竟御使本身就是为了骂人而设立,言官无罪,就算你骂的再厉害也不能拿他怎么样,若是皇帝当真坏了规矩要因言治罪,怕是连内阁大臣、六部九卿都不得不站出来递交辞呈,以示抗议。

    可御使终究还是官,是官就有上司,你不能因言治罪,却能让你在考核时吃瘪,杨廷和身为内阁首辅,又兼领了吏部尚书,他若是出面说两句话,谁还敢胡闹?

    嘉靖却是皱眉,随即冷冷一笑,很是不服气地道:“若是朕去寻了他,纵是能把事情压下去,他也不敢在朕面前奚落什么,可是那些拐着弯的话却让人难受,朕宁愿被人骂,也不愿受他的白眼。”

    沉默片刻后,他突然又愤怒地道:“那徐谦到底是怎么回事?朕看他不像愚蠢之人,怎么会做这么糊涂的事?他难道不知道这是天子脚下,不晓得这里到处有言官御使的耳目,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巴望着,就等着他和朕出丑?他是疯了吗?”

    他说到这里,又不禁喃喃自语:“不对,不对,事情断然不会如此,徐谦这个人,朕知道他,朕知道他……他和朕是一样的人,怎么会做这么莽撞的事,那么这背后又是什么安排?是什么安排?”

    黄锦小心翼翼地道:“是不是前几日陛下催促得太急,以至于他们……”

    嘉靖猛然醒悟,不由道:“是了,是了,应当是如此,哎……”

    他正叹息的功夫,想要拿出一个周全的法子出来,现在看来,为了平息众怒,裁撤掉路政局是免不了,甚至朝中大臣免不了攻讦,要求惩办几个人。可是嘉靖却很难下定这个决心,他是天子,是九五之尊,他刚刚颁布了中旨,筹办了这个衙门,这才过去几天就立即裁撤,真要是如此朝令夕改,别人会怎么看?还不知道有些人会怎么取笑呢!

    嘉靖是个疑心很重的人,尤其是这个时候,他是绝不肯让人看笑话的。

    最后,他长出了一口气,道:“你再去打听打听,眼下只能先拖着,过些时日再做定夺吧。”

    所谓再做定夺,其实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嘉靖登基以来,经历的危机不少,可是这一次却最是直接,以至于连他都有些乱了方寸,他已经预感到,一股风暴正在酝酿,可问题偏偏就在于他绝不能认输,因为一旦认输,那么自己的威信就要扫地。

    他一屁股瘫坐在御椅上,脸上露出可怕的神色,最后道:“再等几天,真要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接下来的话,连他自己都听不清了。

    黄锦见嘉靖失魂落魄,却也是感到为难,他当然清楚这位少年天子虽然年少,可是一直摆出的都是智珠在握的面孔,今日失态,却是前所未有的。

    说一千道一万道,错的都是姓徐的那两个家伙,可是嘉靖竟没有斥责他们半句,黄锦心里揣测,皇上这个态度或许有包庇二人的心思,可是真正的原因只怕是这时候若是徐家父子错了,又或者说这二人十恶不赦,那岂不是证明皇帝错了,皇帝根本没有识人的眼光?

    骂徐家父子其实就是骂自己,在这一点上,不服输的嘉靖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做出这个定论的。

    嘉靖现在的算盘无非是心怀侥幸,想把这事情躲过去。

    虽然他明明知道,这件事是万万躲不过去的,只是人遇到了难题,总是不免相信有奇迹发生,可惜这奇迹似乎并没有降落在他的身上。

    当第一篇弹劾奏书递上去的时候,御使们开始跟进了,一开始,大家还保持着克制,只是抨击路政局为主,到了后来,不免拐弯抹角开始转到了嘉靖的头上。

    路政局敛财,是为谁敛财?自然是为了皇帝,皇帝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横征暴敛,与民争利。

    路政局的筹办是谁下的旨意?这道旨意连内阁都没有知会就直接颁发,皇帝任用徐昌,而徐昌残暴不仁,身为亲军,行的却是恶霸之事,徐昌固然万死,皇帝能没有责任吗?

    有一份奏书更是提到了先帝,居然拿正德和嘉靖来做对比,说是便是正德在的时候,虽然任用奸邪,却也不曾有过这般暴戾之事发生。

    这一下子,嘉靖终于坐不住了,再发展下去,他不但是昏君,甚至连正德都不如了,正德的功过且不说,至少朝廷已经给这位仁兄定了性,这个家伙简直就是昏君的标榜,而嘉靖现在连正德都不如,嘉靖毕竟是藩王出身,不如正德根正苗红,再这样发展下去,怕是要质疑到嘉靖的合法性了。

    嘉靖勃然大怒,与此同时,黄锦忙不迭地过来,道:“陛下,陛下……不好了,都察院御使王商与路政局发生了口角,路政局……路政局……把王商拿了。”

    嘉靖豁然站起。

    发生口角的原因,嘉靖是肯定知道的,御使们每天就是以骂人为生,而且骂的越凶越是合格,此时路政局已经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这姓王的肯定是借故去挑事,多半是说了一些重话,而后这路政局吃了豹子胆,居然连御使都敢惹。

    乱套了……一切都乱套了……

    嘉靖感到很头痛,甚至生出了几分无力感,今日这件事发生,只怕想要息事宁人已经没有可能了。

    嘉靖咬咬牙,大叫一声胡闹,随即目光变得可怕起来,呼唤黄锦道:“去,换一身便服,随朕一起出宫,去路政局,既然闹成这个样子,躲是不能躲了,索性快刀斩乱麻罢。”

    黄锦呆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了嘉靖一眼,道:“陛下……”

    嘉靖似乎已经有了决定,冷笑一声:“让你去准备就去准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