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九十九章:为官

第一百九十九章:为官

    王公公的胆战心惊是有道理的,现在的大明朝不是太祖时大明朝,许多事并不是可以胡来的。

    就比如这要求士绅捐纳,这简直就是去捅马蜂窝啊,不管你说得多好听,人家也绝不会拿出一个子儿来,真以为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是假的?皇帝能收拾一个士绅,收拾得了一千个一万个吗?

    一旦这些人被踩到了痛脚,到时真要发起力来,便是天子都要乖乖地退让。

    毕竟士绅不但包括了各地豪族,在地方上拥有极大的影响力,更重要的是,这满朝的官员,哪一个不是出自士绅?就算他们从前是贫贱出身,可是一人做官,至此之后,这个家族也提升到了士绅的档次,你敢招惹他们,上至内阁,下到各地的乡绅统统反对你,谁吃得消?

    王公公感觉自己被坑了,这所谓的路政局哪里是用来镀金的?分明是来找死的。

    只是现在他想退缩也不成了,圣旨都已经下了,他想找关系跑路也不成,只得苦笑道:“徐公子真是善解人意,为陛下分忧,这是理所应当的,咳咳······只是理儿是这么个理,可问题在于这差事怎么办?”

    徐谦父子对视一眼,随即徐昌道:“要办差,首先就要有银子,有了银子还要有人,因此本官是这样谋划的,首先必须拨付银钱来,咱们属于亲军的人,可是你们东厂和亲军亲如一家,厂卫厂卫嘛,因此东厂也要出一些银子,这个,王公公必须得向黄公公去提,至于锦衣卫这边,当然是本官去索要的好,想来多少也能拨付一些,这是开头万事开头难,等以后路政局运转起来,也就不难了。”

    顿了一下,徐昌又道:“除了银钱就是人手的问题了,本官麾下倒是有七十余人,不过还是不足,本官只能想办法从亲军抽调一些,至于其他的还需另行招募,不过这是后话,毕竟路政局刚刚草创起来暂时也用不上这么多人手,咱们同心协力,先把这个草台班子搭起来,等以后手头活络一些,再另行打算。”

    徐昌说起话来居然有了几分官气,举手抬足之间带着一股子威严,虽然徐谦知道老爷子不过是装腔作势,可是这时候他当然要自觉维护老爷子的威严,爹的就是自个儿的,老爹越能摆谱自个儿等于是变相装了逼。

    王公公这时候心灰意冷了,无奈地道:“自然一切随你,咱家毕竟是外行人,虽然兼着这么一个提督,可打打下手还成,总之呢,一切就以徐掌印马首是瞻。”

    王公公可不是傻子,这时候他绝不能做出头鸟,就算他和徐家关系再好,那也没有好到同生共死的地步和徐家父子分明是要一起去送死哪,自家怎么能跟着去?自然还是小心谨慎些的好,老老实实地跟在他们的后头,出了事,他们顶着,自家毕竟有黄公公庇护至不济也能留一条性命。

    其实他的如意算盘正合徐昌的意思,眼下路政局最紧要的就是意见统一,徐谦拿主意,徐昌来拍板,他们父子二人穿的是一条裤子,倒也无妨。就怕这个宫里来的王公公到时提出相左的意见,毕竟这提督是二把手,他们若是貌合神离,这路政局想要做事,却也不太容易。

    徐昌微微一笑,道:“王公公客气,既然如此,那暂时就这么着吧,从今日开始,咱们算是打响了第一炮,谦儿,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徐谦当着众人的面,对徐昌毕恭毕敬地道:“大人,是不是要把人手都调配一下?”

    徐昌颌首点头,道:“路政局是草创,新衙门嘛,总得有分出个管事的来······”这时候,徐昌久在县衙当差的经验彻底发挥了出来,虽然是底层,可是说到办事,其实道理都是相通的,这县里的事其实最是繁琐,比部堂里更是复杂许多倍,不但要管全县赋税征收、决断刑狱、还有劝农稼穑、赈灾济贫、除奸除霸、兴善之教、贡士、读法、祭神祭孔等等,可谓无所不包。可是县里的官就这么几个,因此权责分配就成了一个县里饿的重中之重,哪些权责关系重大,绝不容别人轻易染指,哪些权责吃力不讨好,活该你来背黑锅,徐昌连想都不想,心里大致就已经有了概念,他微微一笑,道:“谦儿呢,虽是巡按,可是眼下人手太少,因此这文案的事少不了他来代劳,专门管理文吏吧。而王公公曾经在京师也呆过一些年头,人脉想来是有的,又可随时出入宫禁,就专司与宫中与各衙的沟通其他方面暂时就由本官来督办,下头做事的,眼下还是信得过的人来领头才好,徐寒、徐勇他们虽然年纪轻,经验少了一些,可眼下最紧要的还是贴心人来办事放心一些。”

    分派之后,徐昌豪气干云地站起来,环视众人,道:“饭要一口口的吃,可是眼下咱们却是刻不容缓,再过些日子就是太后的庆生,路政局若是拿不出银子来,宫里设这路政局有什么用?陛下已经透出了口风,只要路政局这边到时能拿出五万两银子,就算是我等一功一件,因此谁要是掉以轻心,大家的面子都不好看。”

    王公公心里却想,五万两银子?五万可不是小数,况且离太后诞日也不过三月的功夫,三月的功夫拿出这么大数目的银子来,这简直是疯了。

    不过他现在是打定了主意,关系好也不能当饭吃,自然还是小心些的好,反正徐昌让他专门负责联络,也没给他什么重要的事,索性打着秋风吧,真要出了事,他到时也可见机先跑了再说。

    众人分派定了,这路政局衙门也就正式成立,徐昌跑去北镇府司要了几个书吏,就在这百户所里,一间草草的书吏房成了徐谦与这些书吏的办公地点,如徐昌所说,万事开头难,这不起眼的衙门建起来还真不太容易,其实徐谦想一想都觉得可悲,好歹这也是亲军辖制的衙门,怎么像乞丐一样。

    原本以为好歹是皇帝亲笔御书的旨意筹建起来的,谁知道这皇帝倒是好,只张口不出力,看着这并不大的书吏房,七八个书吏聚在一起办公,连书桌椅都有些容不下,徐谦不禁摇头叹息,就算宫里有人,这官似乎也不好做啊。

    可是话说回来,对于这一点,徐谦还是能够理解的,这路政局毕竟是敛财的勾当,自然还是低调些为好。

    只是接下来,徐谦却不太想低调了,他先是亲手书写了一篇告示,这是打算张贴在路政局外头的,写出来之后,便叫书吏们打扫了一下这办公场所,好不容易有了点办公的样子,徐谦这才满意。

    而另一边,王公公已经开始跑关系了,首先还是银子,皇帝还不差饿兵,徐谦虽然保证这路政局将来会有大笔银子入账,可是这并不代表现在不缺银子,王公公先是去寻了黄锦,黄锦倒是踟躇了。

    这银子是给还是不给?

    若是给了,黄锦不甘心,好歹你们路政局是亲军的编制,凭什么让东厂来养你们?你真把自己当成了二大爷?可若是不给,新的问题就出现了,陛下那边催促得紧,早已明令让他给予方便,什么是方便,方便这东西可大可小,没有衡量,若是姓徐的把事情办砸了,把责任推到自己的头上怎么办?

    以黄锦对徐谦父子的了解,这种事,徐谦父子是绝对做得出的,黄锦此时不禁苦笑,道:“这一对父子,咱家活了这么久还真没有见过,他们现在倒是好,打定了主意吃了东家吃西家,士绅的银子还没挣呢,倒是先挣起咱家的银子来了,宫里这边,开支本来就紧,寻个名目从内库调拨是不可能了,只能从东厂这边抠,他们要多少银子?”

    王公公犹豫了一下,道:“一万两。”

    啪…···黄锦的手里把玩着一块璞玉跌落在地,黄太监一时失态,随即冷笑道:“这是狮子大开口,东厂这边本来就紧张,哪里有这么多银子?哼,这不是敲竹杠吗?回去告诉他们,一万没有,打个对折给五千吧,就这五千也只能从东厂这边先挪三千,其余两千过些时候再给。”

    王公公连忙称是,道:“想来他们是料定了公公不肯多给,所以先报了个虚数,依奴婢看,五千都是多了。”

    黄锦却是嘿嘿一笑,道:“不多,该给的还是要给,这些银子是送给陛下看的,让陛下晓得咱们积极配合,权当是花钱讨个好吧。告诉你,咱们这些伺候人的,有些时候未必要你能办多大的事,而在于你的态度,态度不好,事办得再好那也未必有好下场,态度若是好,事就算办砸了,那也是活该你倒霉。”

    第一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