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九十六章:圣旨是可以倒卖的

第一百九十六章:圣旨是可以倒卖的

    嘉靖几乎是怒视着徐谦,可是徐谦却是知道,嘉靖愤怒的并非只是目中的对象,他的目光已经穿透了虚空,看向了一个群体。

    嘉靖太聪明了,越是聪明的人越是痛苦,正是因为这种聪明,使他看透了所谓皇权的本质,皇权——并非手握生杀夺予,甚至大多数时候,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王朝的统治者,虽然他在名义上是。

    嘉靖所痛苦的就是如此,如果是其他皇帝,巴不得如此轻松,可是对嘉靖这样才智过人的人来说,他的所有旺盛精力不可能再像太祖皇帝那样去亲力亲为,因为太祖所建设的制度早已是面目全非。

    他的消息来源完全依靠别人,他的耳朵、眼睛都长在别人的身上,他所能做的,只能在别人身上获得的信息之上来进行决策,即便是如此,他还必须听从别人的意见。

    换做其他人,多半巴不得去躲一躲这清闲,可是嘉靖不一样,至少现在的嘉靖并非如此,他自诩自己聪明,此时正恨不得去做一番大事业,徐谦相信,嘉靖二年的嘉靖天子,抱着的定然是这个想法。

    可是……

    嘉靖的脸上带着森然的冷笑,这种笑容随着他和徐谦话题的深入更加让人生畏。他突然抓住了徐谦的手,深看徐谦一眼,道:“朕能托付你大事吗?”

    这种口吻竟是带着某种的渴求,这世上有多少人巴不得皇帝能托付他们大事,可是这世上又有哪个出自真心?他们渴望托付大事是假。想要升官发财是真,只要得到了皇帝的信任。他们便立即学会了欺上瞒下,学会了阳奉阴违。

    嘉靖的脸上永远都是冷漠,因为他看透了许多的真相,早已发誓再也不相信任何人。

    徐谦……是个例外。

    嘉靖从这个少年身上看到了自己,这个少年同样自私,甚至还有些黑心,可是他智计过人,嘉靖这一次似乎很相信自己的感觉。这个人虽然也有小心眼,可是他绝不只是渴望功名利禄,此人表面上唯利是图,可是在内心深处必定也有他的理想。

    嘉靖甚至觉得,这个人的理想与自己的理想有着不谋而合之处,当然,最紧要的是嘉靖相信他的能力。虽然是初次见面,嘉靖却觉得,这个人十分了解他,甚至比自己对自己的了解更加透彻,这种知己之感,让憋屈了两年的嘉靖突然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徐谦的脸色犹豫了一下。

    说来可笑,皇帝问他是否可以托付大事,这样的大事上门,徐谦这厮居然犹豫了。

    徐谦自然有他的考量,他太清楚嘉靖的为人了。这个人可不能轻易托付,当然。徐谦可以选择阳奉阴违,但是阳奉阴违是什么下场,徐谦或许可以瞒这个人一天两天,但是以嘉靖的聪明,又岂会看不穿?

    徐谦的犹豫反而让嘉靖感到满意,他见多了毫不犹豫就满口许诺的人,往往这样的人最是靠不住。

    良久,徐谦叹口气,道:“难道满朝文武,都不足以取信陛下吗?”

    嘉靖朝徐谦勾勾手,道:“你继续随朕来。”

    他没有太多解释,而是带着徐谦到了一处偏殿,这座殿宇位置偏僻,却有几个老太监在这儿驻守,见到嘉靖来了,这些人似乎习以为常,连忙跪迎。

    嘉靖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脸上带着一股子郑重其事,随即领着徐谦步入了殿中。

    与其说这是大殿,不如说这是一处灵堂,这里的设置很是简朴,灵位上摆放着先皇的灵牌。

    可要说是先皇,却又不对,因为历来皇帝都有庙号,可是这位只是简约的写着先皇考三字。

    徐谦顿时明白了这是谁的灵位,他瞄了嘉靖一眼,见嘉靖看着这灵位发呆,随即慢悠悠地道:“看到这先皇考三字吗?太庙之中并没有这个先皇,现在这个人仍然是兴献王,朕已经是天子,可是朕的父亲却是朕的叔王,更可笑的是,你方才说的那些满朝文武,他们宁愿将精力放在与朕据理力争先皇的身份,也不愿和朕谈论政务,上月河北大旱,奏书里只说有了饿殍,朕问他们,饿殍是什么?既是大旱,灾民又为何吃树皮?可是他们只是敷衍过去,却又是计较先皇庙号之事。”

    说到这里,嘉靖眯着眼,道:“朕听说,东瀛岛上有国王,可是他们的国王却从不主政,国中大小事务尽皆出自幕府,由将军带领,依朕看,这些人是巴不得朕做聋子瞎子,好让内阁成为幕府,内阁学士来做将军。”他侧过身,对徐谦笑了笑,道:“怎么,你不信?”

    对于嘉靖的恶意猜测,徐谦其实并不认同,大明朝的皇帝毕竟还没有沦落到虚君的份上,不过徐谦确实看到了这个趋势,任由这样发展,大权归于内阁只是迟早的事。

    他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叹口气,道:“陛下言重了。”

    嘉靖道:“怎么,你就没有一句话要对朕说?”

    徐谦沉吟片刻,道:“陛下若是想将才智用对地方,首先要做的,就是必须自主。”

    嘉靖扶着一旁的香案,下巴微微垂下,沉吟片刻,道:“你继续说下去。”

    徐谦道:“内阁自然有内阁的职责,可是宫里也必须得揽住自己的权利,譬如赈灾,往往都需要从国库拨发钱粮,而国库置于户部之下,上头又有内阁,陛下想要作为,最多也只是过问一下,终究还是不能直接干涉,可要是朝廷不得不求助于宫中呢?”

    嘉靖似有所悟:“你是说从内库拨用?”

    和聪明的人说话就是省事,至少没有这么多为什么,徐谦笑道:“大致就是这个道理,谁手里有钱袋子,谁就底气更足,外官不把事情说清楚,陛下就将这钱袋子捂住,谁能奈何陛下?”

    嘉靖摇头叹息,道:“话是这么说,可是赋税钱粮尽皆充入国库,这是祖法,朕若是倡议这个,只怕全天下都要和朕做对了。”

    徐谦摇头道:“微臣的意思不是这个,微臣的意思是,国库不足,而以内库弭之。朝廷每年的赋税只有这么多,陛下未必要将主意打到这上头去。”

    嘉靖沉吟道:“莫非你有聚财之法?朕的内库确实紧张,尤其是今年,裁撤掉了各地镇守之后,宫中的用度一再缩减,尚且难以维持。”

    徐谦道:“聚财之法无非是开源节流,不过宫里的花销也大,这么多贵人和太监、宫娥,再加上御马监下头还要养兵,每年几十万两纹银,听上去似乎挺多,若不是各地每年奉上贡品,只怕宫中早就难以维持了。”

    徐谦侃侃而谈,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居然对宫里的花销账目很是清楚,其实在来之前,徐谦就做足了功课,从嘉靖撤销镇守太监的时候,徐谦就感觉不对劲,他曾特意研究过宫中的花销,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若是这个时代有破产一说,宫里早就破产了。

    许多人往往误以为,每年几十上百万两银子的内库收入,是专门给皇帝一人用的,其实这是一种误解,这个开销牵涉很广,从宫里的太监和宫娥,再到各地造作局的开支,还有御马监下设的勇士营,甚至是宗令府宗室的开销,都算在其中。

    就这么些钱,足足要养活太监、宫娥、宗室、官军多达数万人,后世的某些戏文,总有皇帝老子大手一挥便给人打赏几千几万两银子,这对于大明朝来说简直就是开玩笑,宫里打赏其实一直很吝啬,至多也就是赠你绢多少匹,玉璧一对,因为这些东西往往都是贡品,你要让宫里拿出真金白银来打赏,便是皇帝老子都得挠头。

    发现这一点之后,徐谦决心拿这个来做文章,他慢悠悠地道:“陛下,商家一个家族,短短数十年便能敛财数以百万,陛下身为天子,难道连商家都不如?所以学生以为,陛下最紧要的是开源,开了财源,才能内库丰盈,而有了钱袋子,宫里的底气才更足。”

    嘉靖不禁颌首,不由笑道:“你出了这个主意,必定是有良方了,你有什么办法?”

    徐谦道:“办法其实有一个,兜售圣旨……”

    听到这话,嘉靖先是一愣,随即恶狠狠地看了徐谦一眼,他几乎可以看出来,徐谦这厮分明是消遣他来着,圣旨是什么?圣旨乃是天子信物,何等尊贵,居然拿这个来兜售?这宫中的威信岂不是荡然无存?嘉靖情愿去卖官鬻爵,也断不会把这主意打到倒卖圣旨上头去。

    他忍不住骂了一句:“你这厮,平时见你有一些小聪明,谁知道竟是出这样的馊主意,你莫非是消遣朕吗?”

    ……………………………………………………………………………………………………………………

    第一章送到。好吧,凌晨码字,徐谦都没有老虎勤奋,你们就赏几张月票奖励下老虎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