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九十四章:君臣奏对

第一百九十四章:君臣奏对

    东暖阁就在眼前,对于诸多殿宇来说,这里实在有些不起眼,只是徐谦能明显感觉到,这里的卫戍显然比其他地方强一些,各色杂服的太监和宫娥在外头的长廊下垂头侍立,随时听候吩咐,而东暖阁的门洞洞开,幽森又带着几分神秘,徐谦竟能从中体会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严。

    黄锦已经停下脚步,笑吟吟地看了徐谦一眼,道:“真是怪哉,你竟一点都不紧张?”

    徐谦豪气干云地道:“为何紧张,我怕什么?”

    心里虽然这样说,徐解元的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的,不紧张是骗人的,好在他善于骗人,倒也看不出什么来。

    黄锦居然被这家伙唬住了,竟真的信了他,只得苦笑道:“初生牛犊不怕虎,咱家算是见识了,你在这等着吧,咱家进去通报。”

    黄锦进了阁里通禀之后,随即出来请徐谦进去,徐谦感觉自己的脚步有些沉重,一步步踱步进东暖阁,便看到这阁里空荡荡的,唯有在御案之后,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肃然垂坐,这人似乎在打量他,徐谦有些好奇,也想抬眼打量,可是又想到还没有行礼,便草草道:“学生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在这里,他留了一个心眼,一副作势要拜倒的样子,这是他来到这个时代的经验之一,往往遇到君上尊长要行大礼的时候,故意来一个慢动作,对方一般都不会与自己为难,大多时候都会道一句免礼,而徐谦也绝不会客气,立即就止住这行大礼的动作。

    只是他慢动作回放,单单一个屈膝就折腾了十几秒,结果对方压根就没有让他平身的意思,反倒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徐谦偷偷地看这人一眼的时候,分明感受到对面这人满脸戏弄的神色。

    骤然,徐谦似乎明悟了什么,这个正坐危襟的少年天子,似乎是在和自己较劲。

    刹那之间,徐谦改变了主意,突然呵呵一笑,膝盖又直了起来,道:“学生谢过陛下。”

    “唔……”嘉靖天子一直在看着这个比自己年纪还小一些的少年,他的身高比自己矮一些,身材修长,眉清目秀,举手抬足和自己一样都有着一种和年龄不相称的成熟,这种成熟一时也说不清,仿佛是久经世故一样,嘉靖天子经历了大起大落,身为天子,见惯了勾心斗角,早熟一些倒也稀松平常,可是徐谦毕竟只是个读书人,一个年纪比自己还小一些的读书人竟和他的气质相同,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嘉靖天子的心思自然难以预料,他此时正想给徐谦一个下马威,看看徐谦如何应变,此时听到徐谦没有拜倒,却是道了一声谢过陛下,他的脸色平静,甚至隐隐透出几分怒意,心里却是好奇,随即慢悠悠地道:“徐卿何故称谢?”

    徐谦正色道:“学生虽身在杭州,久闻陛下圣明宽厚,对读书士人尤其优待,学生觐见之前,心里便想,陛下如此宽厚,学生对陛下开口的第一句话,便该代表全天下士子称谢。”

    这一句话很有拍马屁之嫌,而且这家伙口气也大,直接把全天下的读书人搬了出来。可是另一方面却也让嘉靖不由咋舌,人家直接给你戴了一顶高帽子,说你对读书人如何优待,在你面前就是个正儿八经的读书人,而且还是读书人中的佼佼者,堂堂的浙江解元,你还好意思让他长跪行礼吗?

    嘉靖不由哑然失笑,只得道:“来,给徐卿赐坐。”

    徐谦感叹道:“陛下隆恩浩荡。”

    浩荡你个头!

    嘉靖心里不由骂,这厮似乎是属泥鳅的,怎么抓都抓不住,嘉靖堂堂天子之尊,手握国器之重,居然也有些力不从心。

    黄锦更是觉得匪夷所思,他看出了一点端倪,嘉靖和徐谦似乎是在斗心机,双方的一言一语都在客气的同时,也都带着几分争锋相对。

    “姓徐的,还真是大胆!”黄锦心里咋舌,既佩服徐谦的勇气,同时对徐谦更加刮目相看,这个小子定是摸透了皇帝的心理,知道这样做非但不会怪罪,反而会让陛下乐此不疲,若只是应声做磕头虫,对天子有什么意思?大明朝的磕头虫已经够多了,数以百万计都有,除了磕头虫,就是一群以直取名的家伙,这两种人,天子自然都不会喜欢,而徐谦这种游刃其间的性子,若是换了太祖皇帝,多半去叫人把这家伙直接剁了喂狗。就算是碰到了孝宗皇帝,怕也不会有多讨喜,可是恰好嘉靖天子本就是聪明绝顶之人,反而和他生出惺惺相惜之心。

    徐谦已经稳稳坐下,方才的交锋,显然他占了一些上风,这心里的畏惧感也就自然而然地消散得无影无踪,不管怎么说,只要你熟悉了某个人打交道的路子,渐渐能抓住对方的心思,再去面对这个人时,自然会游刃有余,即便这个人是皇帝,徐谦也不怕。

    嘉靖的脸色依旧是似笑非笑,他仍然在好奇地打量徐谦,然后抖擞精神,道:“徐卿早在杭州时就为朕做了不少事,你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聪明绝顶、智计过人,像你这样的人,朕已经许久不曾见到了。”

    这句话是夸奖,不过徐谦觉得这厮肯定是挖了坑等自己跳,况且皇帝说你聪明绝顶,未必是什么好事,于是徐谦连忙道:“学生岂敢,陛下继承大统,一举厘清弊政,惩处奸佞,其中的智谋和手段,岂是学生这些小打小闹能与之媲美?依学生看,陛下堪当聪明绝顶四字。”

    嘉靖不由哂然一笑,道:“哦?是吗?既然如此,朕倒是想问问,朕与徐卿,谁更聪明。”

    徐谦一下子傻眼了,本来嘉靖对他客气一下,夸奖他一番,他投桃报李,再夸奖一下皇帝圣明,所谓你来我往,相互抬轿子,这本来是人与人相处的基本礼仪,可是这嘉靖倒好,直接又来了个难题。

    这就好像斗地主一样,徐谦和嘉靖是同伙,嘉靖出一张三,让徐谦过一张四,嘉靖再压住对家,这时候徐谦指望着嘉靖让他过一张小牌,谁知这厮直接就丢出了王炸,这家伙哪里是打牌,分明是来捣乱的。

    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若是徐谦承认嘉靖绝顶聪明,那么在嘉靖心里,徐谦的分数定会大打折扣,因为嘉靖显然已经厌烦了溜须拍马,全天下已经有千千万万的人当着他的面说什么圣明,说什么绝顶了,若是徐谦也是这样的回答,虽然是中规中矩,却不免让嘉靖轻视。

    可徐谦要想不按常理出牌,却又大大不妥,你敢说自己比皇帝还聪明,你真是胆大包天了,嘉靖最是小心眼的人,他就算今天不发作,什么时候突然想起某个混蛋敢骑在自己头上胡闹,说不定一道旨意下去,徐谦就此玩完。

    徐谦深吸一口气,对于嘉靖有了个新的认识,难怪这厮在历史上连宫娥都受不了他,拼着抄家灭族的风险也要用绳子去勒死他,徐谦现在很能体会那些宫娥们的心情,因为徐谦若是手里有绳子,只要稍稍失了一点自我的节制,也恨不得把这厮勒死拉倒。

    问完了这个问题,嘉靖显得洋洋自得,想来他很希望看到徐谦出丑,好将方才的一局掰回来。

    徐谦沉思片刻,随即脸色凝重地道:“学生可以不回答吗?”

    “怎么?”好不容易制造了这么个机会,嘉靖自然不依不饶,道:“徐卿竟是对朕有所隐瞒?”

    隐瞒两个字说得隐晦,往重里说就是欺君了,这是告诉徐谦,无论你小子怎么样,都得答出个子丑寅卯来,别想耍赖。

    徐谦叹口气,道:“学生以为,上至三皇,下至陛下,陛下的智慧在君王天子之中,当属第一,堪称绝顶。”

    嘉靖愕然,咀嚼着徐谦的话,突然觉得这徐谦又在打算开溜。

    徐谦继续道:“而学生虽然不才,却也有几分才智,与当今读书人相比,似乎也勉强称得上绝顶二字,因此学生以为,陛下聪明绝顶,学生也是聪明绝顶,陛下乃是帝王之中绝顶之人,学生乃读书人中的翘楚。”

    嘉靖的脸抽搐了一下,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憋屈感,可是不得不说,徐谦的回答极为精彩,既奉承了他,又没有降低自己的格调,让人根本找不到丝毫的把柄。

    只是嘉靖是鸡蛋里挑骨头的人,虽然对徐谦的急智已经佩服到极点,不过面上却不动声色,道:“朕是说朕与你相比,而非比之历代君王,朕要你回答的是,朕与你谁更过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