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九十二章:帝心难测

第一百九十二章:帝心难测

    在东暖阁里,嘉靖的身体燥热,因而虽是秋风习习,但此的四处还是摆了冰盆,丝丝的寒气给嘉靖带来了爽意,可也让伺候在里头的太监不由汗毛竖起。

    好在黄锦并不以为意,他在安陆的时候就伺候着嘉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温度,因此他的脸色如常,小心翼翼地拨弄着暖阁里的油灯灯芯,一面道:“那张镇抚自然不肯,便和徐谦冲突起来,徐谦这个家伙真真是胆大包天,张镇抚扯他衣服,他说这是贡品,气得张镇抚火冒三丈,又去追他,陛下猜猜看,这徐谦掏出了什么?”

    嘉靖长身负手而立,沉默不语。黄锦原本想卖个关子,谁知讨了个没趣,连忙道:“徐谦居然掏出了陛下给他的密旨,他大叫一声,这是圣旨,可是因为此前差点上了徐谦的当,张镇抚非但没有停止动作,反而一把抓住圣旨丢在地上,还狠狠地踩了一脚······”

    说到这里,黄锦不由眉飞色舞,虽然这只是小事,甚至有些胡闹,不过这种事比戏文更加有转折,也更加精彩。

    说到这里的时候,嘉靖不由莞尔一笑,露出深沉之色,口里轻骂:“真是胡闹。那个张镇抚岂不是连吓也要吓死了?”

    黄锦听到胡闹二字,心里还有点忐忑,可是看后头嘉靖轻松地问出来的话,却总算把心放下,随即道:“是,张镇抚平素拱卫午门,架子大得很,见了谁都是牛气哄哄,根本没有把寻常人放在眼里,可是今个儿却是三魂六魄丢了一半,脸都白了,一个劲的求饶,若不是他还顾着一点体面,只怕早已跪下痛哭流涕了·说来真是好笑,这个张镇抚一开始挑起事来的时候胆大包天,结果求饶起来却也是利落得很。陛下,无论怎么说·此人毁伤圣旨,也算是犯上了,是不是……”

    嘉靖眯着眼,道:“是不是什么?”

    黄锦小心地看他脸色,道:“是不是让厂卫这边惩办一下。”

    虽说只是说惩办,可是涉及到了厂卫,人只要一下到诏狱就绝不是惩办这么简单·一般情况,至少也得脱个几层皮不可。

    嘉靖却不由笑了,道:“你待会去一趟,狠狠地代朕申饬他,问他身为亲军,朕托付他宫禁要害之地,对他信任有加,他却勾结上官徇私舞弊?再问他·他的父亲曾克南昌,为大明立下大功,为何到了他这里·反而如此不肖?朕本想责罚,奈何念其无知,又念在他父亲的份上,这回饶他一次,让他继续拱卫为午门,若是再有这样的行为,那就两罪并罚,定要严惩不贷。”

    说罢,嘉靖又道:“这个人,朕有些印象·胆子虽然不小,不过平时倒还尽忠职守,这一次既然吓了他,下次他定会更为谨慎。”

    黄锦却是呆了一下,连忙称是。

    嘉靖微微一笑,又问:“母后那边如何了?”

    黄锦连忙将送礼的事说了出来·听到谢诏送出的礼物,嘉靖非但没有喜悦,反而脸色阴沉,道:“谢家这么富足吗?宫里搜寻不到的宝贝,他们家却能轻易拿出,看来他们不只花费了一番功夫,而且这家资也是丰厚无比哪。

    黄锦跟着道:“其实谢家在京师里也不算是真正的豪富。”

    “哦?”嘉靖不由来了兴趣,道:“朕却以为不然,他送出的两份礼物都是价值万金,这都不算豪富?”

    黄锦突然想到什么,竟是不敢说话了,踟躇了一会,才悄悄暗示道:“陛下莫忘了淳安商家,连远在千里之外的商家都是如此,就更不必说这天子脚下……”

    嘉靖顿时恍然大悟,他的脸色拉了下来,单单一个商家就家财百万,在这天子脚下,谢家就算有十万家财,只怕也不过是个小鱼小虾吧。想到这里,嘉靖有些不忿,要知道他身为皇帝,内库的银钱尚且入不敷出,可是下头那些臣子竟是一个个富得流油,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可问题就在于,这些大富之人往往都是平时满口仁义道德,满口忠义的家伙。

    嘉靖未必讨厌真小人,可是实实在在讨厌的却是那些伪君子,尽管在安陆的时候,他对这些人肃然起敬,某个清客谈到某某公时,往往带着崇敬的口吻,这也让嘉靖自幼对这些人有着极大的好感,可是进了京,他突然发现这些所谓的某某公却和别人口中说的完全不同,这种背叛的感觉让嘉靖很不是滋味。

    嘉靖此时心中复杂,眼神更是扑簌不定,时而掠过一丝杀机,时而温和下来,他的性子本来就有两面,多疑而又喜怒无常,他突然深沉地看了黄锦一眼,“你的家财也不少了吧?”

    听了这话,黄锦吓得脸色惨白,这皇帝思维太跳跃了,先是从谢家到商家,现在居然问到了自己的头上,黄锦连忙趴伏在地,道:“奴婢承蒙陛下垂青,委以重任,宫内宫外有人巴结是有的,家财也攒了一些···…”

    嘉靖微微一笑,虚抬着手道:“起来吧,朕没有责怪的意思,哪有不偷腥的猫儿呢?这是情有可原的事,你既然肯老实承认,朕自然不会责怪于你。”

    方才还是杀机重重,接下来又是如沐春风,转瞬之间,嘉靖就换了两张脸孔,一张让人害怕,一张是让人害怕之后的感激。

    嘉靖背着手,又是突然问:“杨廷和杨先生呢,他的家财有多少?”

    黄锦的心已是提到了嗓子里,他当然知道,这一句问话很不简单,他不敢回答,怕隔墙有耳,若是稍稍说错一句,接下来将是杀机重重,可是他又不得不答,沉默片刻,他轻轻抬起眼,却见嘉靖似笑非笑地打量自己,犹如戏弄老鼠的猫,在等待他的回答。

    黄锦咬咬牙,道:“每年冰敬、炭敬,杨家都是门庭若市!”

    所谓碳敬,是每当冬日降临,各地官员以为京官购置取暖木炭为名,纷纷向自己的靠山孝敬钱财。而所谓“冰敬”,是夏日来到,又有个为京官消暑降温的名堂,再次献礼孝敬,实际上“冰敬”“炭敬”就是夏冬两季行贿的别称。但是既不提到“钱”“财”二字,无丝毫铜臭之气,又兼有体贴入微之意,令人感服。这是官场的规矩,三节两寿、某缺补差、“冰敬”、“炭敬”都必须送礼,但是并不在台面之上,

    这一句很简单的话,并没有涉及到细节,可是对于嘉靖也足够了。

    嘉靖冷笑,这一张白皙又年轻的脸上却带着一股子彻骨的寒意。他随即又温和起来,仲了个懒腰,慢悠悠地道:“朕知道了,原来这天子脚下最穷的是天子,最富的是君子。”他突然又想起什么,道:“徐谦呢,徐谦家资如何?”

    这家伙居然没完了,可是黄锦却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了解这个皇帝了,这个皇帝被人背叛了太多,偏偏他又是个凡事都较真的主儿,心思又细得可怕,这样的人,发现那些素来景仰的人一个个背叛,一个个对他阳奉阴违,在他的眼皮子耍弄着各种花招,换做是谁来做这皇帝,只怕也难以真正去相信一个人。

    黄锦道:“徐家有些小财,足够用度。”

    嘉靖叹了口气,道:“徐谦这个人……朕相信他若是想富甲天下,其实并不难……”

    一句长叹之后,随即他道:“方才我们说到了哪里?是了,说的是谢诏送礼吗?那接下来如何?”

    黄锦于是继续口若悬河,将宝相楼那边的一举一动都说了,他早安排了太监在那边看着,随时传报,再加上他口才不错,说起来娓娓动听,尤其是说到徐谦的礼物时,嘉靖目光一亮,道:“虽然无人知道那报纸里写着什么,可是朕却能猜测得出,这篇报纸定有一篇写着母后亲族的文章,这个徐谦······哈哈……”嘉靖爽朗大笑,道:“他不但胆大,还当真有几分本事,能把人心把握到这个地步,连朕都不及他,母后看了这礼物,定是欣喜若狂是不是?”

    黄锦见皇上高兴了,也跟着高兴起来,道:“可不是吗?娘娘喜形于色,还说要给徐谦做媒呢。”

    嘉靖听罢摇头苦笑,道:“这……可做成了吗?”

    黄锦摇头,又将张太后的事说了,嘉靖的脸色微微一愣,随即道:“张太后是个聪明人啊,朕小看了她,她能有这个心智和魄力,难怪能主宰三朝后宫,这么好的亲事,徐谦为何不答应?哎······他太谨慎了,他难道不知道,张太后如此做,不过是借此向朕表态吗?他应当答应这门亲事的。”

    嘉靖连连摇头,显得有些惋惜。

    第三章送到,还有六天,这个月就结束,而月票榜的各路大神已经发力,老虎身处其中,压力比谢诏娶公主还大,山雨欲来风满楼,莫非又要紧张得通宵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