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九十一章:娘娘威武

第一百九十一章:娘娘威武

    一篇文章虽然没有肉麻吹捧,可是水平极高,先是解决了王家身份问题,使得王太后的身份陡然变得更具有了合法性,紧接着又解决了王太后本身的身份按理,王太后并非皇太后,只是因缘巧合,才成为了这个宫殿的主人。

    因此许多人不免对这个野路子出来的王太后心生几分轻视,就如嘉靖皇帝一样,虽然登基,却被人逼着要去认孝宗皇帝做爹,王太后最担心的也就是这个,想想看,嘉靖已经认了孝宗为亲爹,那么张太后就成了嘉靖名正言顺的母亲,而她王氏,等于是靠边站了。

    现在朝廷百官们的意思更加离谱,不但要嘉靖认孝宗皇帝做爹,还要认兴献王为叔父。

    也就是说,嘉靖的爹不是爹,而成了皇叔,假若如此,那么王太后作为兴献王妃,岂不是成了嘉靖的叔母?就算给她顶了个皇太后的头衔,这地位终究是尴尬到了极点。

    可是现在,这篇文章为她解决了这个问题,文章中直接将王氏的迹归咎为天意,所谓天子、天子,便是受命于天,也就是说,天子能统治天下,其合法性来源于老天,同样的是,王氏尊皇太后,也并非是人力的原因,也是天意如此。

    这就是高明之处,也是令王太后狂喜的缘故,她固然是爱好黄老没有错,可是和眼下攸关自己切身利益的东西来比,什么黄老之术在这件事眼里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王太后将整篇文章看完,已是心花怒放,随即道:“这明报是什么?哀家只听过邸报,并未听说过明报二字。”

    她身处宫禁,自然对这样的东西不是很关心,所以现在看完这篇文章后,很是关心这明报是什么东西。

    徐谦连忙道:“娘娘,明报和邸报一样,只是邸报乃是朝廷告知天下官府的刊物,可是明报却是读书人的刊物,江南那边最是流行,如今一月的销量已经接近百万,阅读之人比邸报还要多一些。”

    若这只是边边角角的东西,王太后还未必有兴致,听到这东西居然读者诸多,而且多是读书人,王太后骤然大喜,她自然是巴不得全天下人都看到这篇文章,这个东西出来,比立一百个牌坊都管用,她微微颌道:“这明报倒是颇有意思,哀家很是喜欢,只在江南行销吗?这样的好东西该行销天下才好。”

    徐谦坐在椅上欠身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没有这么容易,要到各处贩卖,少不得要与本地官府打交道,若是对方有意刁难,则此前的努力就全部要付诸流水,江南那边,民风开放一些,容易接受,官员也开明,所以才能畅通无阻,只是……”

    王太后撇撇嘴,道:“无妨,让皇帝下一道旨意昭告天下即可,哀家倒要看看,哪处的官员敢阳奉阴违。”

    皇权时代,假若宫里当真看重某事,地方的官员哪个敢阳奉阴违?若是能请到这个旨,明报就等于正式有了官面上的背景,对于明报的展,将会有无以伦比的好处。

    徐谦连忙喜滋滋地道:“谢王娘娘恩典。”

    王太后却是笑吟吟地道:“你不必谢哀家,哀家之所以如此做,并非是因为你的缘故,而是这明报广开明智,对于教化百姓很有好处,这也是为了我大明社稷着想,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这明报是你办的吧?你依旧任这明报总裁,其他编撰、编修也要给予一定厚遇,宫里不会吝啬,你专心去办事即可。”

    总裁一职古已有之,比如承担编修《永乐大典》的解缙,就曾担任过总裁一职,只是王太后随口一说,却未必当得了真。

    王太后又道:“你这礼物既别致又有意思,哀家看了很是喜欢,自从进了京,人生不知少了多少乐趣,唯有今日看了这个,哀家才高兴了一些。你是浙江解元,如今中了举,现在在京师可还习惯吗?”

    徐谦道:“大致都习惯,就算稍有不习惯的地方也只能入乡随俗。”

    二人说话之间让其他士人泪流满面,话说又不是徐谦一个人从浙江进京,在座的人哪一个不是籍贯在浙江,近几年跑来京师的?王太后现在只顾着和徐谦说话,似乎对他们已经不闻不问了。

    王太后却懒得理会他们,这其实也是王太后致命的缺点,王太后这个人恩怨分明,谁招惹了他,她比谁都恶毒,可要是谁让她觉得喜欢,便什么心窝子都能掏了。

    毕竟比不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张太后,太过性情。

    王太后不由感慨地继续道:“是啊,哀家在安6住了这么多年,突然来京,也有许多地方不习惯,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也只能入乡随俗了。咱们都是外乡人,客居于此,总免不了辛酸的。是了,你原籍在浙江,可有婚配吗?”

    徐谦不由讶然,他当然知道,自己已经博得了王太后极大的好感,这自然也是他的目的,趁机把谢诏的影响狠狠地压下去,可是他似乎忘了,王太后也是广大妇女的一员,一旦成了妇女之友,人家免不了要……

    徐谦顿时大汗,可也只能老实地道:“学生未曾婚配。”

    谢诏听了这话,心里大急,他怕就怕王太后改了主意,坏了谢家好事,于是连忙插了一句:“不过徐谦在杭州倒是有一个红颜知己,姓赵。”

    王太后显然对谢诏的冒失有些不高兴了,她咳嗽一声,没有理会谢诏,又问徐谦:“那么可曾属意哪家小姐?是了,你八字多少,年庚几何?”

    徐谦顿时被这王太后打败,只得又乖乖地答了。

    王太后让太监记下来,笑吟吟地道:“像你这样的青年俊杰却未曾婚配,你现在已是解元,将来迟早要高中,这满朝的王公贵族这么多千金小姐,你这婚配的事,哀家非要做主不可。”

    我x!

    徐谦满腔悲愤,他穿越来这里,唯一庆幸的是自己的爹虽然霸道,却还会听从他的一些意见,不会有婚姻包办的危险。谁知道躲得了初一却是躲不了十五,这王太后居然凑这热闹,莫非包办婚姻逃不掉了?

    王太后笑吟吟地道:“成国公有一女,颇为贤淑,现在待字闺中,不知她的八字如何?”

    徐谦正待拒绝,谁知这时候张太后深深地看了徐谦一眼,慢悠悠地道:“王娘娘,那成国公之女听说有隐疾。”

    “是吗?”王太后侧目看向张太后,道:“哀家竟是不知。”

    张太后微微笑道:“这种事自然不足以向外人道哉,这成国公天天在京师里散布流言,说他女儿如何贵重,其实就是想给女儿找个婆家。”

    听到这话,徐谦心里大大庆幸,心里想:“还是张太后好,若不是张太后,我他娘的岂不是还要娶一个残次品回家供着?好险,好险,差点就要被王太后坑了。”

    谁知张太后接下来道:“倒是我们张家有一个女儿,品相既好,性子也恬然,恭顺贤淑,与徐谦年纪也是相仿……”

    徐谦差点没一头晕死过去。

    这……

    王太后蹙眉,似乎也在踟躇什么,随即莞尔一笑,道:“既如此,倒不妨哀家来做这个媒,索性成全了这一对璧人吧。”

    张太后侧目深看了王太后一眼,道:“若是如此,则感激不尽。”

    谁又晓得,只是这三言两语之间,两个太后已经用她们的眼神完成了一笔交易,所谓斗争,一向既有残酷也有妥协,只是不知张太后妥协了什么。

    王太后随即笑吟吟地看向徐谦,道:“徐解元,你看如何?哀家是一向不为人保媒的,张家乃是公门豪富,贵不可言,你若是肯娶女为妻,对你大有裨益,那毕竟是张娘娘的娘家,将来也少不得对你多有照拂,而哀家既然保媒,自然也不会让你吃亏。”

    徐谦心里想,什么品相既好,性子也恬然,恭顺贤淑,这些话,我是一个字都不信的,这世上的只有我徐谦骗别人,你们难道还骗得到我?况且张太后的娘家无非是现在的寿宁侯张鹤龄和建昌伯张延龄罢了,这二人在京师是出了名的坏蛋,将来嘉靖早晚要收拾了他们,自己跑去跟他们攀亲,这不是找死?

    只是现在拒绝,未免让张太后下不来台,只怕王太后也不高兴,非要找个好的理由不可。

    他想了想,随即正色道:“请二位娘娘明鉴,张小姐自是极好,只是学生自幼曾立志,大丈夫当需先有功名,再成家立业,现如今学生虽然侥幸中了个解元,只是年纪尚幼,只怕不妥,娘娘厚爱,学生愧不敢当。”

    张太后的脸色不由地露出几分失望,她凝视着徐谦,良久才道:“男儿有这样的心思,却也很好,哀家只是顺口一提罢了,你不必放在心上。”

    ………………………………………………………………………………………………………………………………

    第2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