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八十六章:进宫

第一百八十六章:进宫

    皇帝不急却是急死太监,徐谦自然不是皇帝,可是黄锦却是货真价实的太监。

    这一两日,黄锦不必当值,所以便想着在宫外的宅子里歇一歇,原本他的主意也很简单,徐谦进宫便好,至于其他,他才懒得理会。

    可是转念一想,似乎也不太对,徐谦是黄锦举荐的,在皇上眼里,这是他的功劳,可是这家伙若是实在不太像话,那么功劳随时都可能变成罪责。

    若是遇到其他的皇帝倒也不算什么大事,无非就是瞎了眼看错了人而已,谁没有看错人的时候?问题就在于当今皇帝的性子与众不同,对每一个臣子、奴婢的一点一滴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个人犯过什么过错,做过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别看他不动声色,可是没准什么时候就翻出旧账出来。

    正因为了解嘉靖皇帝的性格,黄锦才觉得事情不太对劲,若是徐谦做得太过火,岂不是他连着倒霉?因此他决心帮人帮到底,倒是开始为徐谦筹备礼物。

    结果徐谦并不领情,只是笑呵呵地对黄锦道:“黄公公,这世上并非只有钱财和珍宝就能打动人心,要打动太后,必须另想主意。

    黄锦真是无语,另想主意?你若是有主意就说出来,大家商榷一下也好,可是一边卖着关子,却又一边说什么钱财珍宝无用,既然如此,难道两手空空着去?

    其实只是召见,按理说也不该送礼,又不是什么诞辰,送礼做什么?不过黄锦早就打听到了消息,谢家已经备上了重礼,而且也有针对徐谦的意思。

    这种事就是如此,有人开了头,你就算想要全身而退也不成了,这姓徐的和谢诏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到时肯定要冲突起来,一个本来就和宫里沾了点关系,一个却是两宫太后闻所未闻的书生,一个备下了厚礼讨取两宫太后的欢心·一个光溜溜的去,这二人若是在凤驾之前争锋相对,无论你有伶牙俐齿,还是有三寸不烂之舌,却也未必能称雄。

    黄锦对徐谦的态度很是不满意,就这样揪扯不清的到了这一日清早,进宫的日子终于到了。

    徐昌已经让人新做了一件儒衫·穿着新衣衫的徐谦身上虽然没有披着什么锦绣官袍,也不是绫罗绸缎,却胜在剪裁合体,再加上徐谦身材不错,穿在身上显得格外精神。

    外头已有黄门车驾到了,一个太监正在催促,今日徐晨倒是也起得早,好奇地看徐谦·道:“堂哥大清早去哪里?”

    徐谦摸摸他的头,道:“进宫。”

    徐晨又是好奇地问:“进宫做什么?”

    徐谦知道任他问下去,必定要纠缠不清了·便道:“你清早起来,正是读书的好时候,所谓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问这么做什么?快去把论语再温习一遍。”

    徐晨便朝他做鬼脸,道:“你不告诉我,我问何先生去。”

    徐谦不由摇摇头,又叹口气,最近家里老是何先生,让他很是不舒服。

    坐上了宫里来的车轿·徐谦脑中清明起来,他不像是提了什么宝贝样子,浑身上下也看不到有任何送礼的意思。虽然如此,徐谦并没有任何紧张,两世为人,大风大浪也不是没有见过。

    马车到了午门外等候·谁知却被守在这里的禁卫拦住,一个禁卫武官站出来,眼睛眯着,正色道:“下车!”

    坐在车里的徐谦微微愕然一下,掀开帘子看到一队禁卫官兵在这午门外头伫立,用警惕的眼睛打量自己。

    接送徐谦的太监立即上去交涉,对这武官道:“张镇抚,两宫召见杭州士人,我等是接送钱塘士人、浙江解元徐谦徐解元的,这里有出入宫禁的腰牌,还请查验。”

    谁知这位张镇抚看都不看,冷冷一笑道:“我当然知晓这是接送杭州士人的车驾,不过本官奉命卫戍禁中,不敢马虎大意,车驾虽然是宫里的车驾,你们也是宫里的人,可是车里的人有没有携带凶器,却非要贴身搜检一下不可,否则此人胆大妄为,图谋不轨,冲撞了凤驾,你我谁担当得起这个责任?把这读书人叫下车来,好好招呼吧。”

    徐谦想不到宫里的规矩这么多,他听到贴身搜检,不由皱了皱眉,所谓贴身搜检,难免有辱斯文,为何此前黄公公没有告知过?

    他正在迟疑的功夫,这时候后头却又来了一辆马车,这马车刚刚停下,张镇抚竟是看都不看,大手一挥,对那车驾上的太监道:“宫中等候多时,快快进去吧,不要迟了。”

    那马车便直接入宫,而独独将徐谦的车驾挡在了这外头。

    直到这时,徐谦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两宫召见的是读书人,而且已有旨意,准许他们坐车至金水桥才可下车,这是十足的优待,表现出了宫中对浙江士人的敬重,虽然只是一个形式,可这也意味着人家既然给予了优待,又怎么可能会在这午门辱了读书人的斯文?这根本就不是宫里定下来的规矩,分明是这些禁卫要和自己为难。

    想到这里······徐谦的脑子一瞬之间想到了理由,那谢诏的父亲乃是燕山卫指挥佥事,负责宫中禁卫,以此人的身份,随便一个暗示,人家拿出冠冕堂皇的理由故意在此刁难一下似乎也不算什么,上头责问起来,难道因为人家坚持原则就治罪?

    而他们这般刁难,一方面是侮辱自己,另一方面也是故意拖延时间,时间拖延得越久,等到徐谦进宫,黄花菜都凉了,两宫太后可以给予士人优待,显出自己的宽容,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允许士人怠慢,国母召见,你还敢姗姗来迟,还有没有将两宫太后放在眼里?

    这瞬间的一个念头,立即让徐谦明白了这些人的恶毒居心。

    徐谦叹了口气,随即对那太监道:“公公,这位将军是不许我们进宫吗?”

    他刻意忽略了搜检,只说对方不肯让他们入宫,结果张镇抚也不是傻子,立即道:“非不肯,而是不能轻易让无关人等入宫,你有出入宫禁的许可是一回事,可是搜查却又是另一回事,本官负责午门宫禁,职责所在,不敢疏忽。”

    东暖阁。

    嘉靖皇帝心不在焉地看了几份奏书,显得有几分漫不经心。

    奏书这东西,实在让人生厌,都是一些绕圈子的文章,有时候废话说了一大堆,直到最后,嘉靖都不知道写奏书的人想要表达什么,这也难怪当年太祖皇帝因为看某份奏书生气,直接把写奏书的人捉来,狠狠地用鞭子将人抽得死去活来。

    不过嘉靖不是太祖,每一个皇帝都有自己的行为方式,嘉靖皇帝的性子是,越是看到这种绕弯子的奏书便越是会留上心眼,想从中看出点猫腻来,下头欺上瞒下的事儿多的去了,有时候奏报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索性就之乎者也一大堆,让你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嘉靖是绝不可能上当的。

    只是今日,他从清早到现在都有点心不在焉。

    此时卯时即将过去,他抬头看了看天色,随即道:“叫黄锦…

    黄锦昨夜值守,听到嘉靖叫他,忙不迭地跑来,随即道:“奴婢见过陛下。

    嘉靖眼睛眯起来:“怎么,士人们都进宫了吗?”

    黄锦道:“十七个浙江士子,已有十六个进宫,都在宝相楼等候。”

    嘉靖皱眉:“怎么少了一个……”

    黄锦也是刚刚接到了消息,连忙道:“听说徐谦还在午门外头,禁卫见他可疑,所以拦住了他,现在却不知是什么光景了,要不要奴婢这就去一趟,先把人领进去再说?”

    嘉靖的脸色深沉起来,他从御椅上站起,围着御案子转了几个圈,沉吟道:“两宫太后都起来了吧?”

    “是,都起来了,都是按原来的约定,再过小半时辰,便要移驾宝相楼。”

    嘉靖微微一笑道:“这么说,这徐谦的时间不多了,若是再迟一些进去,多半就要耽误功夫。”

    黄锦也有些发急,道:“陛下说的不错,时间耽误不得,否则难免触怒凤颜,奴婢……”

    嘉靖却更加深沉的笑了笑,眼眸中闪烁过一丝狡黠,伸出手来阻止黄锦继续说下去,随即慢悠悠地道:“不必了,就在这里等着,且要看看徐谦能不能进宫……”

    “可是……”

    嘉靖坐回御椅,好整以暇地道:“没有这么多可是,就让朕来看看徐谦压箱底的本事吧,朕倒是希望他不会耽误事,也希望他能入宫,但愿如此吧……”

    他重新捡起奏书,这一次居然是兴致盎然地看起来。

    今天很晚才回来,而且这一章也码得有点难,所以更得有点晚,好吧,现在更了,顺道再求点月票,同学们,月底了,给老虎几个压箱底的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