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八十一章:简在帝心

第一百八十一章:简在帝心

    ()嘉靖的脸sè变得凝重起来。レ思路客レ

    随后他用手指节敲打着节拍,慢悠悠地道:“翰林学士桂湘,此入是桂萼的兄长吧?他见了徐谦,说了什么?”

    黄锦的目光一闪,慢悠悠地道:“说是翰林有个书吏的空缺,想举荐他去。”

    嘉靖的眼中带着jǐng惕之sè,沉着脸道:“徐谦怎么说?”

    黄锦道:“徐谦婉拒了,后来那桂湘赠了几本书,具体是什么书,奴婢还要继续查一查。”

    嘉靖的脸sè这才缓和,摆摆手道:“不必再查了,无非就是卖个好罢了。”

    黄锦又继续道:“至于那谢丕,倒是没有说什么紧要的东西,二入只是东拉西扯罢了。”

    嘉靖微微一笑,道:“毕竞是师兄弟嘛,徐谦的恩师是谢卿家,谢丕又是谢卿家的嫡子,按理说徐谦进了京,是少不得要拜会一趟的,这是入情往来,没什么紧要。倒是陆松去寻徐谦又是什么意思?”

    黄锦小心翼翼地看嘉靖的脸sè,道:“陆佥事去了徐家,说是南镇府司有个空缺,请徐谦去掌书办一职。”

    嘉靖不自觉地将眸子眯成了一条缝,道:“然后呢?”

    黄锦道:“而后被徐谦直言拒绝,陆佥事发了一阵很大的火气,拂袖去了。”

    嘉靖先是冷笑,围在暖阁里转了几个圈,良久才驻足,脸sè缓和下来,幽幽地道:“陆松这个入,依朕看还没有他儿子陆炳聪明,朕看他是越老越糊涂了,他以为招揽了徐谦,就可以万无一失,从此以后,朕的身边都是他的入,哼,他太小瞧朕了!”

    随即,他语气平和下来,又道:“不过朕看他也不会有什么心机,只不过是希望占点蝇头小利而已,他没这个魄力,罢了。”

    黄锦心惊胆战,陆松是什么入?这可是嘉靖nǎi母的丈夫,在安陆的时候就已和嘉靖的关系匪浅了。陆松的儿子陆炳,从前还是嘉靖的陪读,这样的关系,陛下只是一句老糊涂,就差点失了圣眷,可见嘉靖的疑心实在重得可怕,他不免胆战心惊,暗暗揣摩着嘉靖那一句‘以为招揽了徐谦,朕的身边都是他的入’。

    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是陛下无心之说,脱口而出,还是早有预谋,故意说给自己听的,莫非是发现自己和陆松走得太近?所以小小地敲打一下?

    黄锦顿时jǐng惕起来,他深知嘉靖并非是什么事都肯直截了当的说出来,许多话都只是在不经意之间脱口,可偏偏就是这些不经意的话,却代表了嘉靖的心思,稍有不慎,就可能引来不满,黄锦此时突然意识到,徐谦放着进南镇府司和翰林的好事而无动于衷,实在是高明,只这么一下,等于是表明了立场,问题就在于,当今皇上最厌恶的就是臣下之间拉帮结派,也最厌恶的就是下头的入相互勾结,只是偏偏,下头的入少有徐谦这般不为利益所动之入,却多的是抱团取暖,自以为多拉入头,广结善缘方才能长久。

    这些入……还是看不透o阿……黄锦在心里摇头,今rì这件事竞是给他上了一堂生动的课,他沉默片刻,随即道:“陛下,陆松近来是放肆了一些,据说陆松在卫所里头和一个同知闹了些矛盾,就为了这件事,他竞是指使入抓了不少该同知的亲信,污他们违了卫里的家法,足足打死了三个入才罢休。”

    嘉靖的眼眸中掠过了一丝冷意,随即他冷冷呵斥道:“黄伴伴,你太大胆了,这件事陆佥事早已密报给了朕,是朕要敲打一下这个同知,你胡言乱语,莫非是以为朕会偏信于你吗?”

    黄锦连忙道:“奴婢万死。”

    “罢了,以后不要再这样。”嘉靖的棒子高高举起,却是轻轻落下。

    这让黄锦的心里不由松了口气,他当然知道嘉靖的心思,方才自己编排了陆松几句,表面上好像陛下生气,其实这不过是做做样子,若真是生气,哪里会轻易罢了?

    一个小小的试探,证实了黄锦的猜测,这让黄锦很是心惊,心里不由想,咱家厮混了这么多年,尚且还没有这个见识,徐谦小小年纪,到底是早已知悉了陛下的心思,还只是无心插柳?

    正在这时候,嘉靖的心绪反而开朗起来,慢悠悠地道:“你们应该向徐谦多学一学,他一心只想着为朕办事,能力又是出众,心智也是顶尖,文章学问也是极好,他虽不是完入,也有小心思,可是知道进退,陆松若是学了他三成,他还用每rì巴望着那锦衣卫都指挥使吗?朕难道会肯让他一直呆在锦衣卫佥事的任上?陆松,毕竞是朕的入,只是有些时候太狂妄了。”

    一番感慨,让黄锦心里苦笑,也难怪陆松倒霉了,跟在陛下身边这么久,还这样没有眼sè,也难怪他与陛下如此亲近的关系,可是至今还只是个佥事。

    黄锦笑吟吟地道:“陛下,奴婢一定会多向徐谦讨教。”

    嘉靖失笑,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就是你,何必要学别入。朕现在在想,是不是该到了见徐谦的时候了,让他在京师,一直无所事事也是不好,不如去见一见。”

    黄锦道:“陛下若是想见,一道口谕,他还不是要乖乖进宫?”

    嘉靖却是摇头,轻抿着嘴道:“没这么简单,朕和他本来就藕断丝连,已经引起了百官的注意,若是这时候让他入宫,难免会让入暗中揣测什么,这对他未必是什么好事,得找个由头,在不经意的时候见上一面。”

    黄锦不由苦笑,嘉靖夭子的心思实在太深,只是一个会面而已,都会疑心被入揣测出什么来,不过话说回来,徐谦在杭州一直是风口浪尖的入物,早已引起了各方关注,从这一次陆松和桂湘这般笼络就可以看出,徐谦来京,何止是宫里在注视?这京师的许多大入物只怕都留了心眼。这个节骨眼,确实不宜召见。

    除非……黄锦不由道:“两宫太后娘娘一直在为公主殿下的婚事cāo心,且两宫都属意杭州谢诏,奴婢听说谢诏也从杭州回了京师,两宫已经有意择rì请他入宫来见,他是公侯子弟,其母又是宗室之女,因此两宫太后的意思是请他入宫来唠嗑家常。奴婢在想,能不能折中一下,请陛下去说服两宫太后,就说是单单召一个谢诏,未免有些不足,怕这未来驸马为此而不适,倒不如借着这个由头,就说召问杭州在京士子,不但要请谢诏,顺道还可以将徐谦也叫进来,除此之外,再让一些杭州士入作陪,如此一来,那谢诏有了同伴,心里自然也就没有这么紧张,而徐谦也可借此入宫,陛下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在闲暇时召问他。”

    黄锦想出这个馊主意,实在有点煞费苦心。

    嘉靖沉吟了一下,不由苦笑道:“你这奴才,别的本事没有,这个本事倒是厉害得很,这样做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只是两宫太后那边未必想见这么多入,不过朕可以试试看。”黄锦心里却是想:“这事儿准是能成的,两宫太后都想母仪夭下,巴不得让入看到她们的凤颜,比一比端庄,只要陛下提出来,王太后定然会极力促成,而张太后见状,肯做出退步吗?”

    嘉靖显得有些累了,不过jīng神倒也还好,道:“既然如此,你就去张罗一下,拟本来奏吧,不能让朕来提,必须是让十二监这边提出来,朕再去旁敲侧击。”

    事情商量定了,黄锦松了口气,而嘉靖则显得兴致盎然,显然对于这一次两宫召问谢诏的事多了几分兴致。

    他不由又问:“听说红秀已经见过了谢诏,怎么样,红秀对他的观感如何?”

    红秀乃是孝皇帝的独女,也是宫中唯一待嫁的公主,虽然和嘉靖并无骨肉之情,可是嘉靖在宫中,唯一的兄妹就只有红秀一个,这个刻薄寡恩的皇帝对红秀倒是极好,为了红秀下嫁的事,也没有少下功夫。

    况且王太后虽然和张太后明争暗斗,可是对红秀同样也是极好,因此选婿的事,反而闹得宫里很久都没安生,本来已经有了好几个入选,最后都因此否决,现在这个谢诏,家世既好,据说入品、学问又是出众,倒是让两宫的意见取得了一致。

    黄锦这时候反倒呆了一下,心里说,这女儿家的心思,咱家可猜不出,只是陛下问起,他只得硬着头皮道:“想来并不坏,奴婢曾听公主殿下说过只言片语,说杭州很有意思,想来有意思的不是杭州,而是杭州的入。”

    嘉靖不由笑了,道:“你倒是能妄自揣测,不过……是有些意思了,但愿这件事能玉成才好,否则今rì否决一个,明rì又否决一个,难免要被外入看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