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七十七章:御剑

第一百七十七章:御剑

    “你提起这个,哀家倒是想起来了。”王太后道:“他的章,哀家就很喜欢看,据说是杭州才子是吗?哀家听红秀说过。”

    “红秀……”嘉靖似是想起了一件事来,双眉一挑,道:“母后,红秀的御剑还在不在?你去问明她,这御剑丢去了哪里。”

    王太后微微一笑道:“她的性子,你会不知?最是丢三落四的,这事儿她跟哀家说过,说是在南京的时候,御剑丢了,不过是一把剑而已,拿给她玩玩,你这么当真做什么?难道真要责罚不成?她是小孩子心性,你要多让着她。”

    “在南京丢失的?”嘉靖的目光一动,再没有说什么,只是道:“母后好好养着吧,儿臣明日来看你。”

    说罢,嘉靖站起来,见这一片狼藉的宫殿,朝一边吓得不敢作声的主事太监道:“你打扫一下,不用惊动神宫监,这里的事就交给你了。”

    “是。”主事太监唯唯诺诺地道。

    嘉靖从慈宁宫出来,倒是并没有急着去廷议,现在时候虽然已经不早,他却是想起了什么,坐上步撵,随即道:“去东暖阁,让黄伴伴也在那里候着。”

    等到嘉靖慢悠悠地抵达东暖阁的时候,黄锦已在这里候着了,慈宁宫里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情,不过他原本预料皇上今日会兴致高昂,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嘉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踏入阁里,嘉靖也没有卖关子,随即便道:“如今已经高中解元,徐谦会入京吗?”

    黄锦连忙道:“王芬那边已经有了消息,说是已经择日入京了,坐的是漕船,沿运河直接北上,估摸着现在多半已经进入了山东地界。”

    嘉靖眯着眼,慢悠悠地道:“他到了京师暂时不要惊动他,且看看他到哪里落脚就是。”

    黄锦点点头道:“奴婢明白。”

    嘉靖又道:“还有一件事,红秀的御剑可是在南京丢失的?”

    嘉靖突然问起这个,让黄锦有些不知所措他犹豫了一下,苦笑道:“奴婢是陪着殿下一起去杭州的,在南京的时候,奴婢记得御剑还在。”

    “是吗?”嘉靖的目光幽幽,不知在思考什么,随即道:“这件事不要再提起了,若是有人问你就说红秀的御剑是在南京丢失的,明白了吗?”

    “是。”

    嘉靖随即微微一笑,道:“好了,朕也该去廷议了,今日廷议,又不知会有什么幺蛾子的事,你随朕一道去吧。”

    黄锦突然道:“陛下,奴婢有一个不情之请。”

    嘉靖沉默了一下好奇地看了他一眼,显然这位黄伴伴平素是极少自作主张,他最多的时候也就是说一声是而已。

    嘉靖自嘲地笑了笑道:“你说。”

    黄锦胆战心惊地道:“造作局的王芬,平素颇为尽心尽力,奴婢在想,是不是借着这次机会,把他调入京师来。”

    嘉靖抿了抿嘴,目光眯成了一条弧线:“造作局那边怎么办?”

    “奴婢已经有了人选。”

    嘉靖微微一笑道:“你自己看着办吧,朕信得过你。”

    黄锦的一颗心这才掉落下来,欢天喜地地道:“谢陛下。”

    徐谦一行人坐船抵达了北通州,这北通州乃是河北一带的重镇之一,尤其是漕运的船只经由这里通过朝廷对这里一向重视。

    不过徐谦并没有过多逗留,他在北通州住了一夜后便叫徐福去雇客船,从这里到京师也有水路,虽然因为河道不宽的缘故,通不了大型的漕船,可是许多进京的人士都爱坐那种乌蓬的客船进京徐谦等人说的是吴语官话,徐谦怕人到外地被人宰,所以才让这位徐福去,说起来徐福还是他的堂哥,这小子别的不会,就是抠门,恨不得一个铜板分为两瓣来花销。让他去雇船,徐谦放心一些。

    到了傍晚的时候,徐福回来,对徐谦道:“公子,船已经雇好了,四百七十个钱,明日清早就出发,说是城门关闭之前定能到达京师。”、

    虽是堂兄弟,这几人都坚称徐谦为公子,打死都不肯叫一声弟弟,一开始徐谦努力纠正,可是他们硬要如此,最后也就随着他们,多半这也是老叔公的嘱咐。

    徐谦皱眉道:“怎么这么贵?”

    徐福却是笑嘻嘻地道:“并不贵的,因为我怕到时候这船夫多载客,所以跟他们说好了,这船上只许上我们的人,如此一来,就省得船上嘈杂,惊扰了公子。而且船夫还说,沿途他还管饭,如此算下来,却是捡了大便宜

    这一路舟车劳顿,虽然没有受过什么苦,不过徐谦也知道,这些个客船最喜欢沿途拉客,恨不得让这船上一个下脚的都没有,而现在既然谈妥只许载徐谦五人,这样算来,这个钱还是花得很值当。再加上在船上还提供五人的饭食,这还真是捡了大便宜。

    徐谦转嗔为喜,道:“钱是小事,若真能如此,便是再多给他一百钱,却也不亏,辛苦你了,堂兄,你还没用饭罢,你赶紧去叫堂伙送两个菜到你房里去吃罢。”

    徐福得了夸奖,喜笑颜开地去了。

    这一路,徐谦和徐福、徐禄、徐杉三人相处得颇好,毕竟是亲戚,他们肯卖力气,也不曾想躲懒,所以徐谦对他们也客气,倒是徐晨因为晕船的缘故,每日上吐下泻,到现在还没恢复,徐谦怕他出事,这时代医疗条件毕竟不好,因此一靠岸,便让大夫开了方子让他睡下。

    此时,徐谦实在乏了,自然也提早睡了。

    到了次日醒来,徐福几个背着满满的包袱领着徐谦去渡口,徐谦则是牵着徐晨,徐晨要吃糖人,徐谦只能忍着,现在在路上,还是哄着他好,这徐晨有了零食,整个人也就焕发了神采,堂哥堂哥的叫得很是热乎。

    到了渡口,徐福去寻了昨夜已经谈妥了的船来,这是一艘很寻常的乌篷船,有些破旧,甲板面积并不大,这船夫是个三旬的汉子,他见了徐谦等人,招呼大家上船,随即用标准的京师官话笑嘻嘻地说了几句客气话。

    徐谦坐在乌蓬里,倒也懒得理会,这船沿着河水北上,到了前方一处渡口却是停船靠岸了,这时,却有几个小客商模样的人要登船上来,徐福一看,顿时觉得不对劲,便上前去与那船夫交涉,无非是问既已谈妥不得上客,为何这时又来载客。

    这船夫倒是理直气壮,用官话道:“这些都是我亲戚,并不是客。”

    徐福不信,便去问这几个客商,客商也是支支吾吾,显然和船夫并不认得。

    徐福气得冒火,要上前和这船夫理论,老实的徐禄却是拦住他,低声道:“出门在外,咱们跟着公子,为了这样的小事争吵有什么意思?”

    徐杉也在那边劝,又来寻徐谦,让徐谦说句话,徐谦心里苦笑,道:“让徐福回来吧,反正多几个人上船也无妨。”

    徐福最听徐谦的话,只得骂骂咧咧地回来,羞愧地对徐谦道:“公子,是我错了,本来……”

    徐谦在乌蓬里坐着矮凳子,微笑道:“无妨,反正快要到京师,要见我爹了,这都是小事,没什么妨碍。”

    到了正午,所谓的食物也大打了折扣,原以为虽然不算丰盛,至少也能果腹,谁知道竟是几个冷硬的窝头,徐福气得抓狂,徐谦倒也淡然处之,微笑道:“罢了,出门在外,没有不吃亏的道理。”

    徐谦难得有好脾气,想到即将抵达京师,什么火气也都消了,唯有徐福很是不忿,又是骂骂咧咧,那船夫用眼睛去瞪他,徐禄几个则是倒在甲板上蒙头大睡。

    傍晚时分,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京师的轮廓若隐若现见,在这昏黄的天空之下,一道伟岸的城墙显露出来。

    徐谦连忙出了乌蓬来看,见这雄伟的城墙和一栋栋矗立于天际之下的瓮城城楼,不禁心潮澎湃,在心里大叫:“我徐谦来了!”

    随即便到了渡口,船靠了岸,徐禄几人收拾了东西准备下船,船夫过来索要船钱,徐福不肯给他多了,只拿出四百个钱,这船夫顿时怒了,他知道徐谦是徐福这些人的主心骨,也不和徐福去吵闹,便来寻徐谦,骂骂咧咧地道:“说好了四百五十钱,为何却是四百,你们这些外乡人真是言而无信,还有五十文钱快快拿来,否则保准让你吃官司。”

    徐谦抿嘴一笑,道:“又不是我和你谈的四百五十文钱,你寻我做什么?再者说,你说了中途不载客,为何却要载客?至于食物就更不必说了,四百文钱给你,你已大赚一笔,还想如何?”

    这船夫听罢,非但没有知难而退,反而骄傲地用官话道:“你这狗屁书生,瞎了眼吗?也不看看这是天子脚下,你一个外乡人也敢放肆,快缴钱来,否则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第三章送到,求点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