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六十七章:天子很随和

第一百六十七章:天子很随和

    以嘉靖皇帝的性子,很少像读书人一样酸溜溜地道出怪哉之类的话出来的,毕竟身为天子,天下的事无奇不有,眼界非同凡响,幺蛾子的事虽然没有看到,可是每日接受的信息量却是巨大,能让他觉得奇怪,却是不太容易。

    偏偏嘉靖皇帝亲口说了一句怪哉,随即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以至于身边的黄锦不知这奏书里写着的是什么,心里透着一股子不安,眼巴巴地看着天子。

    终于将这奏书看完,嘉靖皇帝长舒了一口气,随即幽幽地道:“这个家伙竟能这样扭转乾坤,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黄锦不由道:“陛下……”

    嘉靖皇帝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朕的那位礼部侍郎已经乖乖地回京了,不但没有主考,而且是偷偷溜回来的,杭州那边发生了震荡,徐谦竟是怂恿读书人闹事,把胡文龙给赶出了杭州,厉害,厉害,朕为什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先用报纸张目,再联合本地提学,不过锦衣卫的奏陈里有个奇怪的地方,说是这徐谦当日雇佣了三四个烟花女子,这三四个女子都不是杭州本地人,徐谦准备了轿子让他们在后门候着,只是自始至终,这些人都没有露面,等徐谦出来,又让人将她们送走了,这徐谦的用意是什么?”

    嘉靖皇帝一时想不通,倒是黄锦毕竟经常出入宫禁,对于世情多少略知一二下,他忍不住道:“徐谦这个家伙定是雇了这些女子去威胁那胡文龙,假若是这胡文龙不肯就范,这些女子便正好冲进去,栽赃陷害。陛下。官员私德不修是大忌,不只官场上要遭人唾弃,朝廷要处分,便是胡文龙这个年纪闹这样的丑事出来,连家人都无法交代。奴婢听说这胡文龙的夫人本就是个醋坛子,胡文龙若是不肯让步,怕这胡文龙不但要丢官,只怕后院也要着火。”

    嘉靖恍然大悟,惊愕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事实上他确实是绝顶聪明的人。在与大臣的斗争之中,一直保持着很高明的手腕,可是他万万想不到,原来对付胡文龙这样的人,其实不一定得用政治手腕。而像徐谦这种雕虫小技,反而杀伤力更加巨大。

    深吸一口气,嘉靖凝重起来,他的眼眸眯起来,慢悠悠地道:“朕看了这奏书,明白了两个道理。”

    黄锦抿抿嘴,洗耳恭听。

    嘉靖长叹道:“其一。是徐谦这个人可以托付大事。其二,这个明报乃是朕的利器。这一次徐谦整治胡文龙,靠的就是这份报纸,原来报纸竟能有如此功效。”

    嘉靖显得很是兴奋。脸色有些微红,微微笑道:“至于徐谦,朕实在没有什么可以赏赐他的,内阁那边吃了大亏。想来也不敢声张什么,既然赏不了徐谦。那么朕就见一见他的父亲徐昌罢,朕久闻他的大名,据说他是杂役出身,是吗?”

    黄锦忙道:“陛下的记性真好,徐昌确实是杂役出身。”

    嘉靖语气平淡:“朕记得他已高升为锦衣卫百户了,怎么样?在锦衣卫中表现如何?”

    黄锦微微一笑道:“奴婢听说徐百户在锦衣卫里做下了几个案子,立了些功劳,锦衣卫里头有几个头头对他颇为青睐。”

    嘉靖不由叹道:“虎子无犬父,朕一直想亲眼见见徐谦,不过他远在杭州,一时也见不得了。那就不妨见一见他的父亲吧,你立即传朕的口谕,命徐昌火速入宫。”

    徐谦终于将嘉靖的好奇心勾了起来,以至于嘉靖皇帝此时竟有几分迫切心情,想看看这徐昌,希望从徐昌的身上发现一点徐谦那家伙的蛛丝马迹。

    黄锦倒也不敢迟疑,飞快地去了。

    徐昌自从进了京,先是进了东厂,随后稀里糊涂地进了锦衣卫,还一跃成了百户,锦衣卫百户虽只是低级武官,可是职权却是不小,天子脚下,足以令三教九流闻之色变。

    人做了官,心里不免膨胀,徐昌今日并不当值,正谋划着是不是该给远在杭州的徐谦修书一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成器的家伙,谁知这时候宫里却是来了人。

    “黄公公……陛下命卑下入宫,却不知是什么事?莫不是卑下办差出了什么差错?”随着黄锦已经穿过了午门,徐昌显得惴惴不安,对于半年前的徐昌来说,皇帝简直就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人物,以前的他,满脑子想的还只是巴结黄师爷,谁知现在宫里召见。

    他实在有些不安,亦步亦趋地跟在黄公公身后,眼睛不敢放肆张望,虽然进京之后见了不少世面,可是进了皇城,他照旧和大多数人一样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总是觉得这里连一块地砖都透着一股子神圣。

    黄公公朝他嘿嘿一笑,道:“陛下只是想见见你而已,不该问的不要多问,待会觐见的时候,规矩一定要懂,陛下问什么就老实答什么,既不要害怕,也不能胡说。”

    “是,是。”徐昌眼珠子一转,道:“陛下会问什么?”

    黄公公板着脸道:“自然是你那儿子。”

    “徐谦?谦儿怎么了?他是不是犯了什么忌讳?”听到这话,徐昌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怒道:“这个逆子,叫他安安生生,他总是要惹事,黄公公,你透个底,陛下那边是什么意思?卑下就这么个儿子,血脉相连,若是他犯了错,还请陛下他老人家大人不计小人过,就算要惩罚,便惩罚卑下好了。”

    黄公公不由苦笑,道:“你竟是不知道?”

    “知道什么?”

    黄公公叹息一声,道:“你和徐公子就没有书信往来?书信里就没有说过什么?”

    “说过什么?”徐昌顿时愕然,随即道:“平时书信往来都是我教训他要好好读书,不可滋事,他回信来也只是说每日在家用功,不敢造次之类。”

    黄公公摇摇头,大跌眼镜,道:“就是这些?”

    徐昌满头雾水,心里想,坏了,这人一做了官,就免不了想教训人,谦儿那家伙一向是阳奉阴违的性子,教训得多了,反而不敢和我这做爹的透底了,结果每次回信都是敷衍,我远在京师,竟是被他麻痹住了。

    黄公公低声道:“实话告诉你吧,咱家陪在陛下身边,从未见过陛下如此重视一个人的,你家徐谦很对陛下的胃口,所以陛下想见见你。”

    听到这句话,徐昌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随即大喜起来,腰杆子也挺直了许多,仿佛一下子有了底气,便笑嘻嘻地道:“黄公公,其实这是我这做爹的平日教得好,黄公公,我说句扪心话,徐谦小时候呆滞得很,我一看,这可不成,咱们徐家的人怎么能这般没有出息?于是我每日循循诱导,每日教他如何为人处世,哈……”

    黄公公听得脸都拉下来了,阴恻恻地道:“徐百户,你教儿子的事就不必和咱家说了吧,咱家可没有儿子教。”

    徐昌顿感失言,尴尬一笑,再不敢声张了。

    到了崇政殿外,黄锦进去通报一声,过了片刻,殿里传出声音:“进来说话。”

    徐昌不敢怠慢,心却是跳到了嗓子眼里,小心翼翼地进去,头都不敢抬,也不管前面有没有人,便倒头拜倒:“卑下见过陛下。”

    “头……抬起来……”高高坐在御椅上的嘉靖天子面无表情。

    徐昌抬起头,眼神却是有些躲闪,不敢直视。

    随即,天子居然从御座上站起,慢悠悠地步到了殿中,虚扶徐昌,微微笑道:“你便是徐昌?不必多礼,你是朕的亲军,是朕的人,起来说话吧。”

    徐昌受宠若惊,连忙道:“是,卑下遵命。”他发现这个天子居然很温柔,性子很随和,甚至随和到了他自己都不相信的地步。

    嘉靖天子又笑了,道:“进了京师,可还习惯吗?京师比不得杭州,这儿气候不好,朕从安陆到京师的时候,就觉得很不习惯。”

    徐昌忙道:“京师这边就是偶尔风大了一些,这里吃的是面食,开始不觉得好,后来倒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了。”

    嘉靖天子哈哈一笑,道:“你也不喜欢面食?朕其实也不喜欢,不过朕和你不一样,朕在宫里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他目光一转,落在了徐昌的脸颊上,徐昌的脸颊上有一道伤痕,似是新伤,嘉靖天子漫不经心地问:“怎么?你的伤是怎么回事?”

    嘉靖天子的随和让徐昌定下了心来,畏惧之心减弱了许多,他心里不由感叹,果然是阎王好惹小鬼难缠,越是天子,这脾气就越是好。

    显然他现在还不知道,嘉靖的性子是出了名的刻薄,一般人是伺候不了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