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六十六章:乡试

第一百六十六章:乡试

    清晨曙光初露的时候,浙江贡院门口就已停满了轿子,乡试和小考不同,至少在监考的程序上比以往要森严了许多倍。

    而乡试的主考自然是本省赵提学,除非朝廷突然对浙江的乡试尤为重视,否则不会派翰林编修下来担任主考。与此同时,本省的布政使司也派了官员来,名曰:提调,这种提调官主要是维持考场次序的。同时还有巡按浙江监察御使的所谓临监官,浙江按察使司派出官员充任监考官、省内各府推官、县令也在昨夜的时候就已经赶到了,全部都充任为同考官。

    一个乡试等于是将全省的官员全部聚在了一起,上到提学、布政、御使、按察,下到各府各县的推官县令,一大帮子官老爷们济济一堂,在这容纳数千人的贡院碰头,紧接着宣布了试题,赵提学重复了一遍太祖皇帝时期拟定的考场规矩,随即一声令下,正式开考。

    炮声响起,贡院的大门终于洞开,同考官们按着吩咐,已经出现在考场的各个角落,他们搬了椅子,一个个肃穆而坐,考试要进行整整一天,总计是三场,考生们折腾,其实这些同考官也折腾,别看平时他们人五人六,贵为一府推官和一县县令,可是到了这里,他们连入明伦堂歇息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在外头晒着太阳,若是遇到下雨,照样还得冒雨巡考。

    此后,贡院大门打开,数百生员各带着考蓝进来,同是巡考的苏县令此时背着手,悠悠闲闲地在考棚间穿梭,看着一个个唱名、搜身、排队进入贡院的考生鱼贯而入。若是看到本县的生员,苏县令便会朝他微微一笑,至于其他县的,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看,人都是护犊子的,自己治下的人若是能考取,这都是与有荣焉的事。

    不过苏县令目光闪烁,却是在搜寻什么,终于。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

    这个人在搜身之后也看到了苏县令,提着考蓝居然很放肆地朝苏县令走了过来。

    苏县令不由皱眉,要知道,考生搜身拿到了号牌是不可随意走动的。更不能和考官攀谈,可谓这位老兄实在够嚣张,竟是直接朝自己走过来。以至于另一边,一个临监的考官注意到了这个情况,正打算喝止,可是认清了那个考生,脸色却是变得古怪起来。于是便故意将脸别到一边,权当什么都没有看到。

    来的正是徐谦,徐谦换了一身新衣衫,提着硕大的考蓝。走到苏县令跟前,道:“苏县令好。”

    苏县令不由苦笑,只得板起脸来道:“你这像什么话,怎么。没有落下什么东西吧?”

    徐谦道:“大人,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苏县令却是朝他摇头苦笑道:“这东风不是已经被你招来了吗?罢了,好好考吧,若是中了举,本县少不得要吃你一杯水酒。”

    徐谦呵呵地笑了笑,就此和苏县令作别,今日他的心情倒是淡定,考试最需要的是心理素质,许多文采斐然之人平时作的文章都是花团锦簇,一到考试时却总是不理想,便是心理素质的问题。

    而如今徐谦已是老油条,坦然地寻了自己的考棚,坐进去之后,便有差役来锁上了号门,这考试其实和蹲号差不多,无论什么人,任你是将相子弟又或者是贫贱人家,但凡想有一些进取之心,就得乖乖在这考棚里窝着。

    徐谦百无聊赖地等待出题,恰好看到这考桌上刻着一行字,曰:“乙丑年辛月,王子安在此答卷。”

    乙丑年是什么年,徐谦已经推算不出了,不过看到这上头的字,徐谦顿时忍不住想骂:“没素质的东西,亏得你还是读书人,难怪后世国人有此陋习,都是你这样的杂碎言传身教出来的。”

    这上面的字显然是刻意的抹过,想来是贡院的差役发现,所以尽力擦去,只是雕得太深,仍旧是格外醒目。徐谦心里大骂了一通,顿时感觉自己正义感爆发,便从考蓝里取了剪子来,在这行小字下刻了一句,道:“嘉靖二年秋,生员徐谦在此观王学长刻语,心有所动,曰:呜呼!读书人尚且如此,国人礼仪尽丧也。”

    写罢,徐谦嘿嘿一笑,这小小的恶作剧让他的考试生涯多了那么一点点的趣味,此时考题终于放了出来,题曰:生之者众。

    今年乡试虽然加的是恩科,可是题目却比往年难了许多,徐谦看了这题,竟是呆了一下,一时想不到这句出自哪里,仔细回忆一番,才终于有了点印象,这一句的原句是: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题目取自其中四句而只写出‘生之者众’四字,但凡记忆力差一些的,只怕连题目都看不懂。

    在这一点上,徐谦不由感到庆幸,好在他记忆力不错,而且基础扎实,否则单一个这样的取巧截题,就足以要了自己的老命。

    他默想了一下程朱对这句话的题解,随即沉吟起来,提笔开始破题。

    ………………………………………………………………………………………………………………………………

    一封加急的奏书送进了宫里。

    说这是奏书,其实也不算是正式的奏书,更像是一封密折,嘉靖皇帝虽然减少了厂卫人员,并且裁撤了许多镇守机构,可是对于地方上的一举一动比先帝更加关心,几乎隔三差五就有从各地来的厂卫密折递进来。

    这封密折之所以受人关注,在于这封奏书出自浙江,浙江的消息如今很受嘉靖的关注,尤其是两份旨意到了浙江之后,嘉靖几乎每隔一些时间都要询问浙江的近况。

    上有所好,下头能做的自然是投其所好,因此浙江那边的厂卫自然更加卖力。

    嘉靖皇帝饶有兴趣地拿着奏书,似乎浙江发生的每一件事,都让嘉靖从中找到了乐趣,当然,最重要的是在浙江有一个让嘉靖觉得有意思的人。

    比如前几日,有快报传来,说是胡钦差被徐谦狠狠地耍了一道,堂堂钦差到了杭州,奉命去处置汪名传等犯官,结果这位钦差连人都没有摸到,这群犯官就已经被徐谦打包装船送走。

    而且厂卫那边也递来了消息,说是这位钦差因此对徐谦怀恨在心,已经暗暗透出消息,此次乡试,徐谦是别想中了。

    为了这事,嘉靖几天几夜都没有精神,吃不香,睡又睡不安稳,倒不是担心姓徐的没了前程,而是嘉靖不断在思考,如果换做是自己,会怎么解决?

    嘉靖是个自诩很聪明的人物,可是杭州出了个姓徐的妖孽,心里不免有些攀比的心思。、

    想来想去,这个问题似乎是无解,因为这位礼部的侍郎大人毕竟是钦差,而且插手乡试,谁也无话可说,再加上官场的许多人都因为失察之罪,所以对这位钦差千依百顺,假若他是徐谦这样的生员,这件事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因此嘉靖已经认定,这一次徐谦完了,只是考试的事,他实在插不上手,手里捏着送来的奏书,他并不急着看,而是值得玩味地黄锦问:“黄伴伴,浙江的乡试已经开始了吗?”

    黄锦躬身道:“已经结束,前日开始的。”

    “唔。”嘉靖又是微微一笑,好整以暇地道:“你说这一次那徐谦能中举吗?”

    黄锦却是呆了一下,心里苦笑,这种事怎么能来问他?所谓术业有专攻,这种读书人的事,他怎么能猜测?不过他想了想,答道:“徐谦有陛下庇佑,想来应当能中吧。”

    嘉靖摇摇头道:“这却未必,那主考要是钦差,徐谦就未必有这运气了。”

    黄锦惊愕地道:“乡试不是糊名的吗?就算是钦差主考,与徐谦为难,只怕也未必能认得出他的卷子。”

    嘉靖淡淡一笑道:“这里头的名堂多着,虽说朝廷的规矩越来越森严,防的就是舞弊,可是对这些读书人却有的是办法。哎……”嘉靖居然难得的叹了口气,道:“那家伙若是实在考不中,索性就不要这功名,和他父亲一样到锦衣卫中公干吧,朕会给他留个位置,这一次,只怕他要凶多吉少了。朕几日夙夜难眠,想的就是这个问题,小小生员,毕竟还是胳膊拗不过大腿,而考试的事,无凭无据,朕也说不上话。”

    黄锦倒是笑了,道:“来厂卫更好,厂卫都是自己人,总比老是跟一群读书人混着好。”

    嘉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随即才打开了那浙江递来的秘密奏书,他的目光先是带着几分散漫,可是随即,却不禁咦了一声,道:“怪哉!”

    ………………………………………………………………………………

    今日第三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