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五十七章:神仙打架,你想做小鬼吗

第一百五十七章:神仙打架,你想做小鬼吗

    徐谦正准备要出去迎接,谁知这时候,钦差带着一众人等已是破门而来

    “哼!”见了徐谦,钦差大人发出冷哼,他背着手冷冷地道:“本钦差不愿意和你们寒暄和虚耗,实话告诉你们,我是来要人的,至于用刑打死官员,你们就听参罢!”

    徐谦和王公公又是对视一眼,王公公却只是微微一笑,抿嘴不语。

    徐谦心里暗骂:“老东西真是狡猾。”

    徐谦坦然上前,朝这钦差行礼,道:“大人和学生之间是不是闹了什么误会?何以大人这般怒气冲冲?”

    钦差的情绪冷静了一些,依然还是背着手,道:“你就是徐谦?本官听说过你,你在杭州兴风作浪,端的是好生风流。”

    徐谦作揖道:“岂敢,岂敢。”

    钦差的面子上得到了满足,脸色也缓和了一些,道:“你该当何罪,你不过是个巡查倭事的大使,是谁给你的胆子,竟敢私刑审问犯官?”

    徐谦回答道:“大人误会了,学生是奉旨行事而已。”

    “奉旨?”钦差冷笑道:“你奉的是什么旨?本官才是奉旨而来,你的旨意又是从何而来?简直就是混账,莫非你以为是本官矫诏而来的吗?”

    在大家的认知里,圣旨是绝不可能有第二份的,要嘛是徐谦假传圣旨,要不就是这位钦差大人假传圣旨了,钦差这一次奉命而来,主要的职责就是处分犯官,谁知竟被人抢了先,也难怪他勃然大怒。

    徐谦微微一笑道:“大人自然有大人的旨意,可是学生也有学生的旨意。你我既各奉旨意行事,当然该各司其职,大人何故来寻学生的晦气?”

    若说方才徐谦的态度还算恭谦,可是现在,他的态度已经有了一点点的不对了。

    钦差冷笑道:“这天下哪里有一件事同时会出两份旨意?你拿圣旨出来,我定要辨明真伪。”

    徐谦自然不肯,你说要看圣旨就看?圣旨是两份,钦差是两个,你是钦差我也是钦差。就算你是京师来的,徐谦可以敬你年长,可是这并不代表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徐谦不卑不吭地道:“若是大人不信学生,学生又拿什么来相信大人?大人要学生的圣旨,学生斗胆。也要向大人问问圣旨,你我把圣旨摊出来,这朝廷到底是发了两道圣旨又或者你我谁真谁假,自然也就一目了然了。”

    钦差一时无语,想不到这个家伙竟这么难缠,他是京师里出来的,毕竟清贵。以为到了地方上,人人都要巴结他,谁知当地的官员对他都极尽殷勤,偏偏这么个少年让他吃了个闭门羹。

    其实圣旨就在他的身上。问题就在于,一个生员要看自己的圣旨就看,他这钦差还要不要脸?

    这位钦差大人只得怒骂一句:“真是胡闹,荒唐!”

    徐谦的脸色也板了起来。道:“我敬你是尊者,对你百般忍让。可是你无端跑来寻我,口出污言,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瞧我好欺负吗?我身为钦差,代表天子,你既辱我,即为不忠,大人想来长久位列中枢,难道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吗?又或者是你知法犯法,另有所图?”

    这一下子,徐谦显露出了自己的锋芒,言辞之中机关重重,端的是厉害无比。

    钦差愕然了一下,正要开口争锋相对。

    可惜徐谦不会给他争辩的机会,朗声道:“若是你知法犯法,那么少不得就是欺君之罪,明知我有君命在身,言辞之中却如此不敬,这不是欺君又是什么?大人还请自重罢,学生权当大人一时糊涂,请大人立即出去!”

    钦差又是愕然,几乎就要发作。

    徐谦却是厉声道:“你们要看圣旨是不是?好,要看圣旨也容易……”他从袖子里抽出中旨来,道:“现在圣旨就在这里,你们不是要分辨真假吗?大人既是钦差,想必是认得圣旨的,你自己看,这份圣旨是真是假?”

    钦差连忙定眼去看,见徐谦手中拿着的一份黄锦,一看便是苏杭这边的贡物,上面的纹理也与宫中的规格相同,他心中不由疑惑;“难道真有第二道旨意?”

    此时却听到徐谦大喝一声:“尔等好大的胆子,见了圣旨,竟还敢站着。”

    一句话下来,宛若晴天霹雳。顿时让人醒悟,这姓徐真心是坑啊,本来按理说,圣旨确实不是颁发给他们的,徐谦没必要亮出圣旨,可现在他们既要看,那么徐谦先是一通犀利言辞,然后祭出圣旨,到了这个时候,在这公众的场合,难道见了圣旨无动于衷?

    “这姓徐的,分明就是狐假虎威!”许多人心里不由腹诽,可是无论怎么说,他们也挑不出徐谦的错了,问题在于,是钦差自己犯贱,非要让徐谦亮出圣旨,结果徐谦满足了他恶趣味的要求,结果……自不必说了。

    众人只得拜倒,这钦差心里分明有些不甘,他也是钦差呢,可是圣旨出来,他亦无可奈何,早知如此,他将自己的圣旨先亮出来才是。

    看着一地跪在脚下的人,徐谦一边展开圣旨,一边心里叹息:“你们这是何必,我一向不喜欢招惹别人,你们却非要撞上来。”

    他清清喉咙,好整以暇地念起圣旨,足足用了半柱香的功夫,这才念到了钦此,随即道:“诸位大人请起吧。”

    跪了半柱香,原本跑来兴师问罪的钦差顿时有些萎了,再也没了脾气,只是他这时却感到为难,突然出了两份圣旨,而且职责一致,现在姓徐的又先把人都处置了,那自己跑来岂不是徒劳无功?

    若是往深里去想,问题就更严重了,这份圣旨显然不是翰林草拟,也不是内阁拟定,多半又是一封中旨,为何内阁拟了一份圣旨出来,宫里又突然传出了一份圣旨?

    他原本是兴高采烈的上任,没想到事情竟如此复杂,其实他久居高位,政治觉悟还是有的,方才的表现只不过是京官到了地方,总觉得自己牛气哄哄,一时膨胀而已,现在想明白了其中的许多关节,不由吓得冷汗淋漓。他有预感,这件事非同小可,极有可能涉及到了宫中的**。

    徐谦拿着圣旨,到了钦差面前,道:“大人,旨意要不要过目一下?”

    “不必。”钦差深沉地看了他一眼,眼眸中带着疑惑,心里不由地想:“这件事太蹊跷,而徐谦颇得圣宠,此人知不知道这其中内情呢?”

    果然是想瞌睡就有人送来枕头,徐谦呵呵一笑,道:“大人远道而来,学生有失远迎,其实也有得罪之处。学生与大人既然职责一致,不如就请大人移步,寻一处清静的地方说说话,如何?”

    “这个小子……倒是识相。”钦差心里暗咐,便不由清咳一声,道:“好。”

    其他众官员心里对这钦差怕早就心生鄙夷了,方才不是很嚣张吗?让人白高兴一场,还以为钦差大人要狠狠地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个下马威呢,谁知道下马威被人家下了不说,居然还同流合污了。

    只是这位钦差的脸皮倒也够厚,面子都是假的,利害关系才是真的,在朝中能混到他这个地步的人,决计不是鲁莽冲动之辈,就算一时之间冲动过了头,可是一旦预知到了危机,立即就能改弦更张。

    与钦差一起到了一旁的侧厅,徐谦又朝钦差作揖,见左右无人,随即压低声音道:“大人并非庸俗之人,想必也能体会到这其中的利害了吧?”

    钦差板着脸,终于还是有些不肯放下身段,只是点点头,道:“里头蹊跷甚多,老夫还有几个关节没想明白。”

    徐谦叹口气,道:“大人,你我都是替罪羊而已,难道到了现在,大人还不能幡然醒悟吗?”

    这句话倒是够厉害,让这钦差立即摆正了自己的立场,他知道,若是这个时候再半推半就,真可能会有没顶之灾,他脸色缓和了许多,道:“明明内阁拟了旨,为何宫中又拟定了一份?”

    徐谦倒也没有卖关子,直截了当地道:“无非就是神仙打架而已。”

    钦差眯起眼来,道:“这么说,你我尽都是小鬼了?”

    徐谦很认真地道:“汪名传这些人是鬼,那是板上钉钉的,他们是必定要被人收拾,至于如何收拾,却还要等结果。可是学生与大人是不是小鬼,眼下却还难说,就看学生和大人能否挣扎自救了?”

    钦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徐谦道:“你我都是前台的人物,我拿着的是中旨,代表的是皇上,而你拿的是内阁拟定的旨意,代表的是内阁,我说句胆大的话,宫中和内阁怕是……”

    钦差的脸色更加冷峻了,徐谦的话虽然是留了半截,可是以他的心智当然明白是什么,在宫中眼里,多半他已成了大逆不道,可这徐谦在内阁眼里,观感未必能好到哪里去。

    他毕竟不是御使和阁臣可以不必害怕天子,而他又非内阁某学士的心腹,真要是心腹也不会把这个差事给他,现在左右不靠,其实比徐谦更加危险,因为徐谦尚且还有坚强后盾,他连后盾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