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四十四章:好说,好说,一切好说

第一百四十四章:好说,好说,一切好说

    “回大人的话,那姓徐的,说是有宫中密旨.”门房小心翼翼地道。

    这一下子,周凯变得审慎起来,托着下巴,脸色阴沉,慢悠悠地道:“密旨,什么密旨?他一个生员怎么会有密旨?罢罢罢,出去看看吧。”

    周凯站起来,对于宫中密旨倒是不敢大意,带着属官人等一并到了中门,远远看到徐谦和邓健二人在门口等待。

    周凯上前,斜眼看了徐谦和邓健一眼,不动声色地问:“是谁说有密旨?”

    徐谦板着个脸,还真有几分钦差的样子,他负着手道:“哪个是漕运都司周凯?”

    周凯惊疑不定地看着徐谦,心里忍不住想,此人莫非真是钦差?既是钦差,所办的差又是什么事?是了,现在商家那边在抄家,想来和抄家的事有关,莫非……

    周凯心里有些不安了,这事儿他或多或少有份,钦差找上门来,莫不是要治罪的?

    他咳嗽一声,道:“本官便是。”

    谁知徐谦却是朝他笑了笑,道:“大人,学生有礼。”

    这彬彬有礼的态度,骤然让周凯一时摸不透了,上下打量他,道:“你是何人?”

    徐谦道:“学生徐谦,大人能借一步说话吗?”

    周凯迟疑了一下,看了左右的属官一眼,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徐谦进了后院的花厅,这花厅里只有徐谦和周凯二人,周凯心里有点七上八下,弄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眼睛盯着徐谦,就等徐谦接下来的话。

    徐谦却也打量他,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靠墙悬挂的一柄宝剑上。

    徐谦走到墙下,背着手道:“大人,这柄剑怕是古物,价值不菲。”

    周凯忍不住道:“你的密旨在哪里?你我不妨明言吧。”

    徐谦叹了口气,从自己的腰间拿出自己的剑来,道:“可是论起价值,大人的这柄剑连学生的边儿都沾不到,大人可知道这是什么剑?”

    徐谦唰的一声抽出御剑,剑光一闪。闪闪生辉的剑身便展现在周凯的面前。

    周凯常年管理漕运,不知多少贡品自他的手里转运入宫,自然也是识货之人,口里叫了一声:“好剑。”又见这剑身有盘龙纹理,双眉皱起来。道:“这是御剑?早就听闻你曾佩有御剑,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徐谦的脸色却是拉了下来,手拿宝剑,正对着周凯,凛然道:“周凯,你可知罪!”

    原本周凯对徐谦并无防备。在他眼里,姓徐的不过是个小小生员,谁知这家伙拔剑,周凯还当这姓徐的是在炫耀。可是等到徐谦的剑锋抵住了他的胸口,周凯先是一呆,随即道:“你大胆,我是朝廷命官!”

    他口里虽然硬气。身子却是丝毫不敢动弹。

    徐谦却是朝他冷笑:“是吗?我奉皇上之命彻查商家查抄之事,你身为朝廷命官。收受了不少好处吧,你信不信我这御剑便是今日取了你的性命,不但不会有任何惩处,反而会得到褒奖?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收受贿赂,贪赃枉法,将这漕运衙门当作了你自家的后院,单单这一条,你这乌纱也保不住了!”

    周凯倒是并不害怕,冷笑道:“你说你负有钦命,可有圣旨?”

    徐谦冷冷地看着他,突然笑了:“周大人是在说笑吗?我若没有圣旨,吃饱了撑着来找你晦气?”

    这句话是没错的,周凯的脸色很不好看,道:“你待如何?”

    徐谦竟是将剑收了起来,朝周凯道:“无非是给你两条路走,一条是你现在杀人灭口,可是要知道,杀死钦差等同谋逆,想来你也不会蠢到这个地步。至于这第二条路,便是将功赎罪,从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甚至事成之后还有好处,只是从现在开始你受我节制,到时我自上书朝廷,为你报功!”

    周凯却是有些不肯,道:“你就算有圣旨,却也不能节制漕运衙门,你将圣旨拿出来。”

    周凯深谙官场之道,心里想,就算这徐谦有圣旨,圣旨之中也必定只是让他巡按而已,绝不可能让他节制各方,钦差巡抚和钦差巡按、巡查或许只是一字之差,里头的意义可能就是翻天覆地了。

    徐谦微微一笑,道:“周都司似乎是不信,就算圣旨没有节制你漕运衙门的职权,可是这把御剑够不够份量?我既然有御剑,就可就地斩杀你这种贪官墨吏,你信不信?再者,我既然奉命巡查,自然就有专奏之权,你做的事,真以为别人不知道?你是漕运都司,就算现在没有劣迹,这些年来犯下的事怕是不少吧?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罢,你是抗命不尊还是随我去立一件大功。”

    周凯的眼珠子转动,他原本以为徐谦是个小孩子,可以随便糊弄,可是这家伙字字都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他别的不怕,就是经不起查。徐谦的事,他是听说过的,徐谦说自己和宫里有关系,又拿出了御剑来,圣旨定然是有的,可问题就在于,这个小子做的事太不地道,查这个案子要牵涉进多少人?真是疯了,自己陪着他疯,往后还怎么在官场混下去?

    他朝徐谦嘻嘻一笑,道:“徐公子,早闻你深受宫中圣眷,哈哈,说句实在话,本官是慕名久矣。”他随即痛心疾首地道:“不过嘛,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做人……要留有分寸和余地,要诚实善良,像你这样查人家贪墨,岂不是要害人一辈子?你想想看,哪位大人不是拖家带口,上有老,下有小的,徐公子于心何忍?”

    他这歪理出来,居然还振振有词。

    徐谦奇怪地看着他,道:“好吧,那我就厚道一点,我就不害他们一辈子了,宫里现在需要有个人来背黑锅,我看周都司挺合适,想来周都司上没有老下没有小,是不是?”

    周凯捏起拳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劝你从善,你竟是威胁起我来了。老子也是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当年在宣府的时候也是杀过来的,会怕你一个生员?”

    他越是激动,徐谦越是看出他的心虚,便叹口气道:“大人,我实话告诉你,我之所以寻上你,是因为你牵涉不深,有人是罪无可赦,有人却情有可原,大人便是后者,宫里那边已经透出了风声,这一次定要狠狠收拾一批人来,大人不会不晓得这其中的厉害吧?你只要好好跟我做,到时会少了你的功劳吗?”

    他随即板起脸,继续来:“你给我个准话吧,若是不肯,你我在这个屋子里不是你死便是我活,你杀了我,到时候朝廷追究,商家便是你的下场,可我要杀了你,到时至多也就是一个擅作主张罢了。”

    徐谦已经不给周凯任何机会了,将御剑握在手里,朝他冷冷地笑。

    周凯叹了口气,最后咬牙切齿地道:“老子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人,竟是受你一个小小生员威胁,罢罢罢,你要如何就如何。”

    徐谦心中大石落定,随即摆出威严来,道:“从现在开始,漕运衙门上下受我节制,周都司,衙门里可有我住的地方吗?”

    周凯道:“后院有个柴房可以收拾一下……”

    徐谦瞪着他,让他说不下去,周凯只得道:“罢了,后院东厢是我的书房,你便去那里住下也无妨。只是本官虽是武人出身,却一向好读书,所谓读书走万卷……”

    徐谦冷冷地道:“你错了,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不过我也懒得理你,是了,近来是不是有人来寻过你,要借用漕运夹带一些私货?”

    周凯被徐谦揭穿,居然老脸不红,道:“是有人夹带一点东西,不过话说回来,夹带点东西也没什么,大人们公务之余总也有私情往来不是?”

    徐谦正色道:“你先让人立即去淳安一趟,贴出告示,就说本官浙江七府巡查倭寇事大使奉钦命巡查一方,从现在起,商家的账簿和诸多生意都必须上报上来,查抄的文档也必须呈报,各衙门都不可擅作主张。”

    周凯道:“好,好,好,这个好说。”他心里不免想,还以为你是什么了不起的钦差,原来只是所谓的巡查大使,和巡按一样,都是不入流的东西。此后又不免生出轻视,这个小子果然是天真,以为贴一张文告,人家就会就范?真是愚不可及,也不看看对方是什么来头。现在先顺着他,看他怎么倒霉。

    徐谦又道:“还有一件事,你收受的那些银子必须上缴,还要呈报到巡抚衙门,这些银子是谁送的,让你做什么,你都要交代清楚。”

    周凯这一下坐不住了,道:“徐公子,皇上还不差饿兵呢。”

    徐谦正色道:“你放心,到时会有你的好处便是,这些银子迟早还是要赏给你的。”

    周凯心里咕哝,忍不住腹诽,老子算是倒了霉,碰到这么个不谙世事的东西,不过眼下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皮笑肉不笑地道:“好说,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