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四十三章:良善可欺的军头

第一百四十三章:良善可欺的军头

    淳安那边骤然热闹起来,各个衙门似乎都恨不得搀上一脚,最惨的莫过于淳安县令,平时无人关注,也没有人过问过,好端端的在淳安待着,突然一下子来了许多人,把商家围了喊打喊杀,差点没把他吓死,现在又是省里、府里、科道的官员一个个下来,哪个都得好好伺候,一个不好,说不定就要冲撞上官。

    明报趁着这个机会,自然把商家的事好好地渲染了一番,什么勾结倭寇,什么蓄养武士,私自下海经商,以至于商家的事持续发酵,一时半刻也冷却不下来。

    徐谦觉得自己在坐以待毙,明明是七府大使,可是他娘的手里要什么没有什么,所谓的查探几乎都是靠等,这种被动的感觉让他很不是滋味。读书是没心情了,只得自娱自乐,每日鼓励邓健说一些等到时机一到定要奋发有为的话。

    邓健每日唉声叹息,见了徐谦就躲,王公公那回不去,关起门来,这徐谦又隔三差五来敲门,实在无处可逃,只恨不得给徐谦磕头,叫一声好汉饶命。

    到了三天多的功夫,王艮倒是没有失信,特地寻上徐谦,道:“有音讯了。”

    这位心学的大儒笑吟吟地看着徐谦,随即道:“出去边走边说?”

    徐谦道:“隔墙都有耳,更何况是上街?还是请先生现在就赐告吧。”

    王艮颌首点头,朝徐谦道:“老夫有个门生在浙江漕府衙门里做事,他听说本地漕运都司周凯昨日收到了一笔来路不明的银子,这些银子怕是淳安送去的。”

    徐谦表示不信,道:“查抄的事和漕运衙门有什么相干,怎么连这漕运都司也有一份?”

    在京师、南京以及山东、浙江等地。朝廷专设了漕府衙门,由漕运总兵官统领,为了保证漕运的安全,下设漕军、差役十数万人,这些人不属于地方官管辖,与地方的瓜葛并不深,按理说,这专管漕运的都司怎么也不可能和查抄商家的事有关,都说见者有份。可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也有份?

    王艮微微一笑,道:“漕运和查抄关系匪浅,你不知内情,自然不知,我只问你。上下其手的官员捞足了好处,这些银子,难道他们搬到衙署里去?”

    徐谦摇头道:“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有的人若是贪占得多,只怕官衙后院也摆放不下。”

    “是了。”王艮微微一笑道:“那就势必要运回老家去,老夫再问你,要运回老家。这沿途这么多关卡,若是走陆路的话,谁肯放心?”

    徐谦皱眉,不由暗暗点头。若是有人贪墨了两三万两银子,这便是几千斤的东西,这还不包括各种古玩字画,几个大车只怕也装不下。况且沿途押运的人也未必放心,除非……

    徐谦明白了。道:“你是说,这些人必定要走漕运的路子?”

    王艮呵呵一笑道:“漕运这边的路子只要打通,沿途不必受关卡刁难,既轻便又节省气力,所以漕运必定有一份好处。”

    徐谦不由苦笑:“这位周都司收了银子的事证据确凿吗?”。

    王艮看着他:“你要如何确凿?”

    徐谦道:“至少也该有人证。”

    王艮叹口气:“人证是有,只是人家未必肯站出来。”

    徐谦追问:“可若是周都司倒台了呢,这个人肯站出来吗?”。

    “这个……”王艮犹豫了一下,随即反问道:“你到底打什么主意?”

    徐谦叹了口气,道:“我名义上虽是巡查倭寇事,可是手无一兵一卒,除非……”话说到一半,他又乖乖把嘴闭上,道:“王先生且等我消息罢。”

    送走了王艮,徐谦深吸一口气,他的心跳不禁有些加速,良久才平复自己的心情,随即便往邓健的房里冲去。

    “邓兄弟,大好前程就在眼前,快随我去建功立业!”

    邓健不情不愿地出来,表情悲催地看着徐谦,道:“我清早起来眼皮子老跳,感觉自己要命不久矣。”

    徐谦手里拿着一把扇子,用扇子去敲邓健的脑门,道:“乌鸦嘴,快收拾一下吧。”

    邓健有些不放心,问道:“去哪里?”

    徐谦道:“漕运衙门!”

    邓健忍不住咋舌。

    漕运衙门不是一般的衙门,应当说是个军营,征粮和运输粮食的工作一般都是由各府和各县的官员负责,而漕运衙门只管护卫,朝廷专设了漕军,以保护漕运的安全。

    所以徐谦说去漕运衙门,让邓健更感觉生死未卜,只是眼下骑虎难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二人出了门,雇了一辆马车,徐谦坐在车里不动,邓健坐在一边故意挑开车帘看外面的风景。

    徐谦道:“等到了衙门里头,你一切听我吩咐,明白吗?还有,你的刀要随时挂在腰上,这一次我们去,稍有疏忽,只怕真回不来了。”

    听徐谦说得严重,邓健忍不住叫道:“既然如此,那你还去?”

    徐谦脸色冷静,道:“有些事你不能不去做,既然要做,自然要做到最好,邓兄弟,就算是火坑,那也是我陪着你一起去跳,你怕个什么?”

    邓健口里喃喃道:“交友不慎哪……”

    徐谦便懒得理他了,眯起眼来假寐。

    ………………………………………………………………………………………………………………

    漕府衙门,坐落于杭州以东十几里处,靠着运河,依着河水设立,整个运河,设有各营漕军,淡淡杭州附近,总计有漕营三座,人数在两千余人上下。

    而这里,便是整个浙江漕运的中枢,无数的粮草从浙江各地运输至附近的大粮仓,再有无数漕船停泊于各处码头,统统向衙门报备之后,再由这里的官吏进行调配。

    这个衙门如造作局一样,都是独立于本地官场体系之外,直接受漕运总兵官辖制,因此杭州漕运都司日子过得不错,平日里夹带一点东西运到京师去贩卖,再从京师转一些货物到江南来,每年的油水都是不少。再加上所辖漕军又可以吃些空饷,还有码头处各个会门的孝敬,不说十万雪花银,却也是整个浙江最顶尖的肥缺了。

    漕运都司周凯是武人出身,生得颇为魁梧,不过这几年在任上有些掏空了身体,脸色显得并不是很好,今日他在衙中坐堂,正回味着昨夜寻欢作乐的事儿,不妨有个幕僚进来,低声道:“大人,淳安那边又来人了。”

    周凯冷笑,不由道:“怎么?昨天来了一趟,今日又来?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幕僚压低声音道:“只是想问漕船的事,这一次要运出去的货物实在不少,那边的人有点不放心。”

    周凯眯着眼,眸中掠过了一丝贪婪,很是可惜地道:“这些人真是厉害,别看我这都司是肥差,可是一年不知要倒腾多少次才能有点蝇头小利呢,他们倒是好,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哎……”

    叹了口气,周凯冷冷一笑:“你去告诉他们,漕船不是轻易能调用的,没这么容易,得容本官想想办法。”

    幕僚愕然了一下,看了周凯一眼,骤然明白了,这位都司大人收了银子又打起官腔,多半是觉得自己的好处太少,想再争取一些,幕僚笑了笑,道:“好,学生这就去回话。”

    “回来!”周凯面带微笑,道:“且不要急着走,你得申明一下厉害关系,我不过是漕运都司,屁大的官儿,帮他们这个忙,上下需要打点的地方多着呢,这一点必须和他们说清楚,不说清楚,他们还以为本官是土匪强盗。本官做人做事一向是厚道的,诚实守信,一诺千金。只是有些事不是想当然的,不是本官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吃漕运这口饭的弟兄这么多,总不能饱了本官一个,饿死人家全家吧?人哪,要行善积德,得多为别人想一想,否则这还是人吗?这是畜生!”

    “大人高论!”这幕僚连忙称赞几句。

    周凯似乎也满足了,便道:“你去吧,记着要申明厉害。”

    打发走了这幕僚,周凯心情又愉悦起来,喃喃地哼起了曲儿,谁知这位幕僚刚走,却又有个差役来,道:“大人,外头有个生员,说是要求见大人。”

    “生员?”周凯踟躇了一下,道:“哪里来的狗屁生员?”

    “说是姓徐,叫徐谦。”

    “徐谦……”这一下子,周凯打起了精神,这个人他听说过,闻名已久,商家的事就是这人闹出来的,怎么?这人跑来做什么?

    不过……一个生员,自己似乎也没必要搭理,更不想和这种人打交道,周凯冷冷一笑道:“告诉他,本官没兴致见他,让他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那差役应承一声,连忙出去,过不了多久却又回来了,这一下子周凯火了,怒道:“怎么,他不肯走?真是岂有此理,他是看准了本官良善可欺吗?”。

    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