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三十九章:浙江七府巡查倭寇事大使

第一百三十九章:浙江七府巡查倭寇事大使

    嘉靖天子的目光闪烁,一时拿捏不定主意,他这人疑心最重,从不会轻易去相信别人

    沉吟片刻之后,他才慢悠悠地道:“朕一直以为浙江歌舞升平,原来竟是糜烂到了这个地步,不管如何,生员徐谦虽然胆大包天,可毕竟也算为朝廷除了一个大患,朕该如何处置是好呢?”

    他眯起了眼睛,看着黄锦。

    黄锦差点要泪流满面,皇上的脾气已经越来越古怪,心思也越来越难猜,可是偏偏近来又越来越频繁地向自己问话,这或许只是嘉靖天子的征询意见之举,可是在黄锦看来,这却是一次次的试探,自己若是稍有差池,说不准就要倒霉了。

    黄锦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道:“陛下赏罚分明,假传圣旨自然该罚,可是毕竟立了大功,况且也是情非得已之下才不得已而为之,本心还是好的,因此奴婢以为,不如功过相抵,以观后效,如何?”

    嘉靖天子微微一笑,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他迟疑了片刻,道:“朕还是决定赏他。”

    听到赏字,黄锦的心里不由古怪起来,徐谦的奏书,他是偷偷看过的,在他看来,那篇奏书就算不惹来龙颜震怒,至少这皇上也不该褒奖,可是眼前一切都颠覆了他的认知,此时他也没有心思去揣摩其中的猫腻,连忙道:“陛下仁德。”

    嘉靖天子慢悠悠地道:“商家的查抄事宜,朕是不放心交给浙江各司官吏了,可是又不能不让他们去办,不如这样,就临时给徐谦一个浙江七府巡查倭寇事大使的差事,让他好好敦促一下商家查抄事宜。若再有匪情,也可让他酌情行事。”

    浙江七府巡查倭寇事大使……这官名似乎听上去骇人,不知道的,多半以为比巡抚还要高上几个级别,其实这大使确实和巡抚差不多,因为这种官职都不是常设官职,就拿巡抚来说,虽然如今巡抚已经成了封疆大吏,可是在刚刚出来的时候。他只是个临时官职,而巡抚本身是没有太多权利的,更没有品级,一般巡抚都是由都察院右副都御使兼任,也就是说。巡抚只是差,但不是官,巡抚的权利来自于朝廷,而他的品级来自于他在都察院中的兼职。

    又如内阁大臣,原本内阁大臣的设置都是由品级较低的翰林院官员兼任,六品、七品的官员都有,内阁大臣也是差。并不纳入官员的品级,只是到了后来,内阁权利逐渐增大,所以一般内阁大臣往往会兼一个某部尚书的职位。比如谢迁在内阁时,就兼任兵部尚书,现在权倾一时的杨廷和便是兼任吏部尚书。他们的品级往往和尚书相同,可是权利又来自于内阁。

    所以别看这官职骇人。从头到尾有十一个字之多,可是徐谦只是一个生员。暂代了这个差事,连品级都没有,只能算是朝廷职官,等到差事结束,朝廷自然会收回他的权利。

    黄锦听了忍不住皱眉,心里想,这个徐谦只是个生员就已经够折腾了,现在又加了个浙江七府巡查倭寇事大使,以此子的性子,岂不是要闹翻天不可?

    况且皇上说这个差事是专门负责抄家和倭寇,倭寇且不说,单单这抄家就是极度危险的事,想想看,抄家这种东西,哪个官员不想上下其手?哪个官员不想分一杯羹?商家数代不义之财积攒起了何等巨额的财富,浙江上下不知多少人盼着趁这个机会得一点油水、分到一点好处。

    而皇上给了徐谦这么一个差事,分明就是叫徐谦不准有人上下其手,若是徐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皇上必然会认为他办事不利,不够忠心。可要真是认真起来,浙江上下的官员肯罢休吗?

    差事办完后,固然要被朝廷收回权利,可毕竟资历还能保留,等徐谦将来登科做官,少不得会大有裨益,可问题在于,这事儿风险太大,未必值当。

    黄锦道:“陛下,徐谦一个读书人单枪匹马,如何能成事?浙江上下官吏,不知有多少人看着商家的家资眼馋呢,只怕……”

    嘉靖天子慢悠悠地道:“这个容易,他手里不是有朕的御剑吗?有御剑在身,他怕什么?”

    黄锦心里却是摇头,御剑摆到了台面才有用,可是真要把人惹急了,办法却多的是。只是这时候嘉靖天子已经打定了主意,黄锦也不敢多劝,只是道:“陛下圣明。”

    嘉靖天子摇摇手:“下旨去吧,司礼监拟定旨意颁布中旨即可,不要经过内阁,否则内阁那边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来。”

    黄锦连忙道:“奴婢遵旨。”

    嘉靖天子屏退了殿中的所有人,一人孤零零地坐在御案之后,他高高坐在御案,目光扫视玉阶下那幽森宽广的大殿,一根根一人抱不住的漆红柱子矗立着,仿佛化身成了文武百官,嘉靖天子的身上不由散发出了一股无法言语的威严,他用手化拳,磕了磕御案,眼眸平静如水,可是幽深处却又闪动着唯我独尊的**。

    随后,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来,不由喃喃道:“红秀的御剑,为何会在徐谦的手里?”

    ……………………………………………………………………………………………………

    从会极门进入,与之相对的便是内阁大门,天色已经黑下来了,不过这里仍然隐隐传出灯火,今夜当值的乃是内阁首辅杨廷和。

    杨廷和生得相貌堂堂,习惯了穿一身窄袖的圆领衣衫,这是皇上亲自准许的,准许杨廷和可以便服办公。

    他半靠在榻上,榻上的桌几火烛冉冉,与此同时还堆叠着几十本已经整理好的拟票。

    因为是夜里,又是当夜值,所以一般无事的话都可以就地歇息,杨廷和半卧在榻假寐,胸口微微起复,发出低鼾声。

    这时候,有个属官小心翼翼地进来,低声道:“恩府大人……”

    鼾声停了,杨廷和的眼眸却没有张开,只是稍稍地挪动了下身体,嘴皮子微微一动,道:“怎么,又出了什么事?”

    这属官道:“已经打探清楚了,前几日确实有道士从午门请进了宫,说是去治病的,可是太医院那边并没有人提及宫中有哪个贵人治病,那些道士在宫中住了许多日,至今未见出宫。”

    杨廷和伸了个懒腰,从榻上趿鞋下地,随即便有个书吏给他递来沾了热水的毛巾,杨廷和擦了擦脸,随即道:“消息确实吧?”

    “是几个御使多方查证出来的,正打算联名上书呢,有人说……有人说……太不像话了。”

    杨廷和脸色一冷,道:“这是大逆不道,这是人臣该说的话吗?真是岂有此理,用修,以后少和这些人来往,他们口无遮拦能卖弄个清直之名,可是你不同,你是老夫的儿子,跟他们混在一起,迟早要出事的。”

    原来这属官乃是杨廷和的儿子杨慎,杨慎自幼便是才子,登科之后一直都在翰林院里当差,因为有个内阁阁老的爹,所以近来弹劾了许多人,一时之间名声很大,许多人都说他清直。

    内阁这边值夜的时候,翰林院也必须委派官员在这里侯班,以防止出现紧急事态,拟诏时找不到人。

    所以每次杨廷和值夜的时候,杨慎便也来陪着,杨慎听了父亲的训斥,忍不住道:“大行皇帝在的时候,天子昏聩,父亲不是照样再三劝谏吗?为何到了陛下登基,反而谨慎了?”

    这自是一句不服气的牢骚,杨廷和的脸色却变得慎重起来,他的目光朝这值房外头扫了一眼,见四下无人,便坐回榻上,慢悠悠地道:“你坐罢。”

    杨慎欠身坐下。

    杨廷和叹了口气,道:“今时不同往日,大行皇帝在的时候,为父是帝师,大行皇帝虽然胡闹,可是我身为帝师劝谏几句,这是理所应当。”

    杨慎不由道:“可是当今天子若没有父亲,又如何能登上大宝?当时选他做天子,可是父亲力排众议的结果,父亲忘了吗?按理来说,父亲与皇上的关系应当比与大行皇帝的关系更近一些。”

    杨廷和低声呵斥道:“胡言乱语,天子受命于天,与老夫何干?你这话要是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他目光变得深沉起来,叹口气道:“其实一开始为父也是这样想,可是后来才知道,这只是痴心妄想而已。父亲铸下了一件大错,以至于到现在都骑虎难下……”

    杨慎惊愕地道:“父亲自首辅内阁以来,并不曾听人非议,也没听人说过有什么过失,这大错从何而来?”

    杨廷和慢悠悠地道:“大行皇帝驾崩,父亲昏了头,才导致如此局面,你真要听吗?”

    杨慎道:“请父亲明示。”

    …………………………………………………………………………………………

    第三章送到,悲剧,要月票没月票,要订阅没订阅,每天苦逼码字,身体和心理都是一种煎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