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三十三章:人证物证

第一百三十三章:人证物证

    孔副使悲催无比,生怕这商正到时候把自己的事攀咬出来,又怕平时迎来往送,查出自己的干系,现在既不能杀人灭口,只能做出一副积极的样子指挥差役冲进去拿人和搜查。

    锦衣卫也没闲着,也是一拥而上。

    至于那商正,则是如烂泥一样瘫在了地上昏厥过去。

    徐谦雀占鸠巢,坐在了商家大院的厅子里,孔副使脸色变幻不定,心里惴惴不安,他见徐谦和那锦衣卫千户张韬慢悠悠地吃茶,忍不住道:“徐公子,不如将这些人犯立即绑去提刑衙门审问,既然商家通倭,那势不容缓啊。”

    这世上就是有如此奇怪的事情,明明徐谦才是来报仇的人,可是徐谦不急,这位商家的老相好孔副使却是恨不得立即把商家满门抄斩了。

    徐谦看了张韬一眼,张韬好整以暇,只是心里庆幸,幸好他没有和这商家没有太过瓜葛,否则此时此刻多半和这姓孔的也差不多了。

    张韬沉吟片刻,道:“徐公子怎么看?”

    徐谦倒是不急,道:“且等等吧,若是没有搜出什么结果,他们就不算是人犯,等搜出了结果再说。”徐谦倒是不怕搜不出什么,俗话说要整一个人,总能找出你想要的东西,没有通倭的证据就有你私自下海的证据,没有私自下海就有你横行乡里的证据,若是连这个都没有,那还怕找不到你生活作风有问题,逼良为娼之类的东西来?

    他拿出御剑的那一刻起,商家就是必死无疑,问题就在于徐谦怎么把这件事办得漂亮,否则就不好向宫里交代了。

    孔副使听到徐谦说商家不算人犯,顿时激动起来。握着拳头大义凛然地道:“徐公子此话差矣,其实本官早就看这姓商的不是好东西,在淳安的时候,姓商的就鱼肉百姓,不把官府放在眼里,他家这么富庶,钱是哪里来的?这些银钱来路不明,非抢即盗。还有,他们族里的子弟一个个嚣张跋扈。上年淳安县就接了个案子,便是这商家打死佃户,这等男盗女娼之家,还要讲什么证据?本官身为提刑,念在其祖文毅公的份上对他们百般纵容。现在他们竟敢置国法不顾,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来,哼,这些人统统该死!”

    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犹如包拯附体,就差他的脑后生出一个光圈,凡入圣了。

    徐谦正要答话。这时候却有个差役飞快过来,禀告道:“徐公子,诸位大人,从这别院里搜出了一份账簿。这账簿好生古怪,想必有什么猫腻。”

    孔副使听了立即激动起来,道:“看看,看看。本官说的没有错罢,这账簿便是他们商家为非作歹的铁证。”说罢。急匆匆地接过账簿,翻看了几眼,断言道:“里头的账目数额巨大,而且语焉不详,不必说,定是通倭的证据了,徐公子、张千户,你们在这里稍后,我立即知会衙中文吏来核实,至于这些人犯是不是立即审问?要知道这只是商家别院,是商家的冰山一角,若是拖延下去,商家的淳安老宅那边一旦收到消息,难保不会狗急跳墙。”

    张韬也道:“既然如此,也确实不能耽误。”

    张韬也不是笨蛋,没必要把孔副使得罪了,现在给他卖个人情,将来也有许多方便的地方。

    孔副使感激地看了张韬一眼,连忙道:“是,是,不能再耽误了,通倭类同谋反,绝不能心慈手软。”

    徐谦只得道:“好罢,既然孔大人这么热心,那就在这别院里择一个地方开审,正好可以节省时间。”

    孔副使道:“徐公子不去听审?”

    徐谦微微一笑道:“学生又不是刑官,听了又有什么用?一切有劳大人。”

    孔副使心里大喜,其实他最怕的就是姓徐的去听审,到时候那商正若是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只怕自己不好开脱。

    他抖擞精神,摆出官威,立即到了一旁的小厅里,书吏已经搬了桌椅来,提笔准备记录,几个差役将商正压上来,孔副使没有惊堂木,却有狮子吼,厉声大吼一声:“堂下可是商正!”

    商正此时醒了,今日生的事都像是做梦一样,原本以为徐谦这种小角色,随随便便的收拾也就收拾了,谁知道会落到这个下场,他心知孔副使要落井下石,于是冷笑道:“孔大人好。”

    “大胆!”孔副使拍案,声色俱厉:“尔等一介草民,本官没问你的话,你也敢出言,来,掌嘴!”

    几个差役也不客气,两个人将商正死死地按住,另一个差役猛地托起他的下巴,另一只手举着木牌,狠狠地朝这商正的嘴巴拍下去。

    只是几下功夫,商正的嘴巴就一口鲜血吐出来,不过他也硬气,大叫道:“姓孔的,每年冰敬、炭敬,逢年过节,我商家也没少给你好处,你我三代世交,就是这样对我的吗?你这狗贼……”

    孔副使朝记录的书吏使了个眼色,这书吏会意,立即把笔搁下,停止记录。

    随后,孔副使目光幽幽,反而没有此前气急败坏了,他慢吞吞地道:“商老弟,君子不立危墙,你们姓商的自己要找死,何必要拖人下水?听本官的话,你招认了罢。”

    商正大吼:“商家无罪,你让我招认什么?”

    孔副使森然冷笑道:“死到临头,还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们商家违反禁海国策,私自下海经商,勾结倭寇,图谋不轨,这是抄家灭族的大罪,朝廷呢,早已掌握了证据,你们想要从轻落,还是老实招认吧,如若不然……”

    商正听得头晕目眩,尤其是那图谋不轨四字,差点没让他直接又晕死过去。

    孔副使这时候狠狠地拍案:“来,先打了再说!”

    ……………………………………………………

    却说另一头,在别院里已是查出了不少东西,其中竟有两柄西洋火器,还有一柄倭刀。

    按理说,收藏这种东西的富户也是不少,不过眼下这东西却也成了下海的证物。至于那账本,语焉不详,可是出入却是巨大,往往都是数千上万两银子的出入,也是触目惊心。

    在库房里又搜出了一枚官印,显然这官印是古物,象牙打造,上头刻写的字却是‘南阳郡侯叶’的字样。

    如此一来,就非同小可了。大明朝确实有个南阳郡侯,叫叶琛,也是浙江人士,乃是开国功臣,因被叛军杀害,追封为南阳郡侯。

    按理说,叶侯爷已经死了许多年了,可问题就在于,这枚象牙官印为何会在商家里头?因为一般官印都是作为陪葬下葬用的,这官印自然是陪葬之物。

    如此推敲,事情就好解释了,这枚官印乃是盗墓来的,而且盗的还是大明朝的功侯之墓,且不说商家有没有直接参与盗墓,可是私藏这种东西,绝对算是大罪。

    张千户的精神也是一振,想不到通倭的铁证没到手,居然已经先查出了这么个罪状,他眯着眼,心里已经明白,商家这次是真的完蛋了。

    而这时候,又是一样东西搜了出来,一份羊皮海图。

    徐谦和张千户二人仔细检查了这海图,徐谦不由道:“这份海图绘的乃是南洋的地形,一个士绅人家要这海图何用?”

    张千户抿嘴道:“单凭这些还不够。”沉默一下,随即又道:“不过想必孔大人那边一定会有进展。”

    张千户说罢,与徐谦相视一笑。

    谁都知道,孔大人那边一定会有进展的,想没有进展都不行,这位孔大人的厉害,大家早已见识。

    果不其然,在两个时辰之后,孔副使满是惊喜地过来,激动地道:“招了,已经招认了,那逆贼商正已经承认商家私自下海,只是无论如何都不承认通倭。”

    张千户冷笑:“下了海也是抄家灭族的大罪,招认了就好。”

    徐谦向孔副使道:“大人,会不会是屈打成招?若是如此,这供状未必有用。”

    孔副使激动得脸色胀红,道:“你这是什么话?对付这种恶贼,不动刑,他如何肯招?这种大罪一向都是严刑招认的,毕竟是掉脑袋的干系,自然都是百般抵赖。况且老夫何止审了一个商正,这商家的几个主事,几个帐房,也都已招供了,都说商家胁迫他们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勾当。”

    孔副使说得理直气壮,一副与商家不共戴天的样子。

    徐谦只得道:“是,是,学生受教,刑名的事,学生也不懂,自然是大人说了算。”

    正在这时候,外头有个锦衣校尉进来通报:“浙江布政使、提刑按察使,浙江总兵官、通判、水师参将等大人的大驾到了。”

    孔副使吓得脸色苍白,道:“诸位……诸位大人来这里做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