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三十章:你会后悔的

第一百三十章:你会后悔的

    “这么说,事情就这么算了?”徐谦冷冷地盯着王公公。

    王公公有意避过徐谦的眼眸,看着这一片狼藉的报馆,随即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来日方长。”

    徐谦沉默了一下,他不是不知道王公公的话有道理,随即他笑了,道:“别的道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姓商的死定了。”

    他二话不说,便对王公公道:“公公在这里稍坐休息吧,我去报官。”

    王公公似乎有些意动,道:“且慢,不管怎么说,这明报和宫里也是息息相关,若真是那商家指使人动的手,也不是不可以收拾他们,只是要证据确凿,只怕不容易。”

    徐谦心里想,想要证据确凿,就必须有有司的认证,至少也该是知府衙门那边承认。

    只是……

    徐谦颌首点头,朝王公公作揖行礼道:“那么学生去试一试。”

    从报馆里出来,邓健也追上,对徐谦道:“我和你一起。”

    徐谦朝他点头,这时候他反而在思量自己该去哪个衙门了,知县衙门只怕不济事,他跟知府衙门并没有太多的交情,他想了想,决心去提刑司一趟,毕竟提刑司是最高的刑法衙门,他带着邓健一路过去,幸好不远,步行也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到了衙门外头,徐谦也不客气,直接擂鼓鸣冤。

    门丁见状吓了一跳,连忙来喝止,徐谦朗声道:“你们要做什么?”

    其中一个门丁不耐烦地道:“大胆,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由得你胡闹吗?”

    徐谦冷笑道:“我姓徐,叫徐谦,喊冤待雪,怎么,这鸣冤鼓是摆设吗?”

    门丁听到徐谦二字,却是依稀记得。其中一个门丁顿时想起来了,忍不住咋舌,道:“你不要再敲鼓了,我进去通知大人。”

    片刻功夫,那门丁去而复返。请徐谦进去。

    今日坐堂的并非按察使本人。而是个副使,一般情况,提刑司管的都是大案要案,主要的工作还是督促各府各县的刑名。一般的案子不会亲自出面审理,最多进行查实复核一下也就是了。

    现在突然有人跑到提刑衙门来告状,却也算是稀罕事。

    这位副使大人只得出来,命人将徐谦带进来。

    徐谦进了衙堂,随即便作揖行礼道:“学生见过大人。”他没有跪下行礼。口称学生,便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这副使也不敢轻慢,任何事情涉及到了读书人都不可小看,况且还是徐谦这种风头正劲的读书人。

    “你要状告何人?所告何事?”

    徐谦道:“大人,学生要告淳安商家,他们目无王法,打砸学生报馆,不只如此,还将学生叔父打成重伤。”

    听到商家二字。副使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慢悠悠地道:“你既要状告,可有证据?”、

    徐谦道:“打砸的不法之徒中有一人便是商家的家人,请大人派一队差役和学生前去商家认人。”

    副使的脸上没有了表情,道:“这个案子。本官自会督促杭州通判细查……”

    徐谦心里想,等到督促下去,黄花菜都凉了,这官府里不知多少商家的人脉。一个消息过去,还搜查得到人吗?

    徐谦忍不住道:“大人。此事宜早不宜迟……”

    副使却显得很是冷漠,道:“这是规矩,我这里是提刑衙门,岂可为了一个小小的打斗而出动快吏。”

    徐谦心里冷笑,若是他此时在知府衙门,只怕通判又要说涉及到了商家,知府衙门做不了主,少不得又要把这皮球踢到提刑司来,对方摆明了不想管这件事,索性拿自己当皮球来踢。

    这还幸好他是个有功名有身份的人,若是换做寻常百姓,人家连踢皮球的机会都不给你,将你打出去也是极可能的。

    徐谦怒道:“小小打斗?我徐家是忠良之后,先祖刚刚追谥为文贞公,他们打的乃是我叔父,也都是忠良之后,什么时候在国朝连这样的人挨了打都成了小事?”

    副使语塞,却又敷衍道:“你休要多言,毕竟是殴斗,既是殴斗,那你非要来闹,那么就必须寻到伤人者和受害之人,为何你叔父不来,偏偏让你来?你先把那些凶徒寻到,再来本官这里说话。否则只是市井间的拳脚之争,不算什么大事。”

    徐谦抬眸看了这副使一眼,反而冷静下来,道:“大人的意思是这件事不想管也不愿管吗?商家欺人,大人是要包庇吗?”

    这副使见徐谦纠缠不休,也是有些火了,不耐烦地道:“什么欺人?难道本官只凭你一面之词就提商家的人来兴师问罪?”

    “你会后悔的!”徐谦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连礼数都没有,旋身便走。

    副使见徐谦如此胆大妄为,也是被气着了,正要治他一个咆哮公堂之罪,可是随后一想,还是把这念头打消了下去。商家固然惹不起,可是也没必要因为姓徐的这家伙大放厥词而为自己惹来一身骚,毕竟此人有个太保的师傅,和宫里的太监似乎也关系匪浅。

    徐谦气冲冲地出了提刑衙门,邓健在外头等候多时,小跑过来道:“怎么样?”

    徐谦叹了口气,道:“和我此前预料的一样,官府只会推诿。”

    邓健不由道:“那该如何?要不再回去求求王公公?”

    徐谦呆了片刻,随即咬牙切齿道:“不用,我们自己来,既然无处申冤,那索性就来个鱼死网破,这个仇若是不报,我徐谦不做人了。你随我来。”

    邓健连忙跟上,也不知徐谦要去哪里,却见徐谦脚步如风,竟是朝着提学衙门去,邓健心里惊愕,忍不住想,去提学衙门做什么?莫非提刑不敢管的事,提学能管不成?

    他心里狐疑,等到了衙门外头,徐谦让门子通报一声,随即便进入衙门,直接回到明伦堂。

    明伦堂里只有赵提学在,赵提学听这徐谦又找上门,一时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便见徐谦进来之后给他行礼,直截了当地道:“不知王先生在不在?”

    赵提学好奇地看他:“你寻王先生做什么?”

    徐谦道:“自然是有事寻他,还请大人帮忙,请王先生出来相见。”

    赵提学沉吟了一下,虽然这徐谦有些无礼,可是见他一副心急火燎和阴沉的样子,便知道他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于是朝一旁的差役努努嘴,这差役会意,立即去请王艮了。

    赵提学趁着这个空档道:“出了什么事,为何如此心急火燎?”

    徐谦闭着嘴不吭声,一言不发。

    赵提学新官上任,在徐谦的跟前却是一点提学的威严都没有,恨不得捶胸跌足,可是偏偏拿这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心里不由暗恨,到哪里提学,都比在浙江要好得多,这种名士名门满地走的地方,提学实在是造孽。

    好不容易顺了气,那王艮换了一件圆领儒衫,笑吟吟地来了。见了徐谦,王艮并没有露出意外,微微一笑道:“徐小友怎么来了?”

    徐谦朝他躬身行礼,道:“学生见过王先生。”

    王艮含笑道:“不必多礼,不必多礼,来,坐下说话罢。”

    徐谦摇头道:“情况紧急,坐是不坐了,学生来这里,只是想问问王先生,王先生的门生遍布天下,在这杭州的军户所里可有门生么?”

    王艮的脸色凝重起来,上下打量徐谦,道:“你这是何意?”

    徐谦诚恳地道:“只是想请先生帮一个忙,讨个公道而已。”

    王艮的脸色变得冷漠起来:“你可知道军户是不能轻易调动的?”

    徐谦道:“如果学生有理由呢?”

    王艮道:“那也绝不可能有人陪你去冒这个险。”

    徐谦满是失望,心里叹了口气,道:“如此,那么我只能另想办法了。”说罢转身要走。

    王艮却突然叫住他,道:“你到底有什么事?官兵自然谁也不敢冒险调动,可是在浙江锦衣卫千户所,老夫却是认得几个朋友,你若是当真有急用,或许可以帮你这个忙。”、

    锦衣卫……

    徐谦眼前一亮。

    事实上他确实想冒险,可是如果王先生有锦衣卫的关系,事情就不一样了,锦衣卫出动,不算调兵。虽然徐谦在来之前已经有了理由和准备,可是调兵毕竟是要命的事,而动用锦衣卫就完全不同了。

    徐谦连忙道:“先生若是肯帮学生这个忙,明报的事也好商量。”

    王艮却是微微一笑,好整以暇道:“帮忙可以,只是也绝不会跟着你去胡闹,你做什么事和老夫没有干系,可是老夫只能保证这些人会跟着你为你涨涨声势,你想要调动他们,却是难了。”

    能帮的,怕也只有这么多。

    而徐谦觉得这已经足够,连忙点头道:“那么多谢先生。”

    倒是一旁的赵提学不满地道:“先生,为何不问明白到底是什么事?这小子一向……”

    王艮压压手,道:“无妨,有些东西不必多问,这位徐小友的事,我听过,他做事有分寸。”随即对赵提学道:“我现在修书一封,你立即送给张韬,等张千户带人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