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二十九章: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第一百二十九章: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赵提学和王艮面面相觑,原来以为二人一套王八拳就足以把这姓徐的打趴下,让他乖乖地就范,谁知道朝廷突然出了这么个旨意,看这姓徐的家伙得瑟的样子,便知道事情棘手了。

    既然硬的行不通,那么只能来软的,大棒不管用,少不了要上胡萝卜。

    赵提学变脸很快,微笑捋须道:“恭喜世侄,文贞公素来为本学景仰,现在朝廷终于颁发旨意,可喜可贺,世侄,请坐罢。”

    徐谦也不客气,心里说我乃名门之后,老子不坐谁来坐。

    须知人一得志,连表情都不一样,刚才是如履薄冰,现在是坦然承受一切优待,他大剌剌地坐下,也不吭气,就等这赵提学的后话。

    赵提学道:“世侄,有话好好的说,你还是太年轻,王先生进报馆,于你有莫大的好处,你何故不识好人心?”

    徐谦心里冷笑,我要是上你当才怪了,口里问:“能有什么好处?”

    赵提学微微一笑道:“乡试在即,你可以多向王先生讨教,王先生乃是大儒,这对你有莫大的益处。”

    徐谦道:“这却未必,我恩师乃是谢学士,有他指教就是了。”口里这样,心里却在想,这赵提学是什么意思?莫非是给自己什么暗示吗,乡试开始,赵提学就是乡试主考,而这赵提学多半又是这王艮的门生弟子,自己向王艮讨教,乡试确实对他有很大的好处。

    这种暗示,固然让徐谦有些心动,可徐谦也不是傻子,以他的水平,中举问题不大,何必要冒险拉这么个祸害份子进来?

    赵提学讶然,随即去看王艮。王艮却是笑了笑,道:“你父亲在厂卫中任职是吗?我有几个故友在厂卫中有些关系,给你爹行个方便。却也不是难事。”

    “这个王艮,还真有几分本事。”徐谦心里不由地想。

    这也是难怪,为什么在二十多年后嘉靖皇帝厌恶王学?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些人组成了一个个的圈子,而这种小圈子什么人都有,既有高官。又有商贾。连和尚道士都有,厂卫当然也不能幸免了。

    徐谦照旧摇头,道:“不成,王先生固然是当世大儒。可是学生也有学生的原则。”

    赵提学一时恼了,可是又不能拿这姓徐的怎么样,想要发火又找不到借口。

    反倒是这王艮,见徐谦态度坚决,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老夫无话可说。不过老夫会在这里小住几日,若是徐朋友改变了心意,但可来这里找我。”

    徐谦松了口气,他现在不怕贼偷,就怕这种祸害惦记上,在嘉靖朝,政治正确是尤为重要的,换做是其他皇帝,徐谦倒也不怕什么。可是他深知嘉靖皇帝是小心眼,一旦对某个团体产生了厌恶,说不定自己也要倒霉。

    王学的学说并不是不好,对徐谦来说,其实比那理学更开放一些。只是这王学的人太爱折腾,折腾就是作死。

    徐谦站起来,告辞道:“那么学生告辞。”说罢便逃也似的跑了。

    明伦堂里,赵提学忍不住发起脾气:“这个徐谦真是胆大。哼,一点都没有把老夫放在眼里。”

    王艮却是含笑道:“这都是无妨。少年才子嘛,总会有点怪脾气。”

    赵提学恭恭敬敬地对王艮道:“恩师,徐谦既是不肯,眼下又当如何?”

    王艮沉默片刻道:“老夫先在这里闲住几日会几个友人,而后再回徐州打算罢。只是可惜了……”

    赵提学想了想道:“要不然再想办法?徐谦这小子总会就范。”

    王艮笑了,道:“万事莫强求,且看看再说。”

    却说徐谦从提学衙门出来,却没有看到方才来报信的叔父徐申,忍不住问门子道:“方才来报信的人去了哪里?”

    门子笑呵呵地道:“公子,他报了信便急匆匆地走了,说是报馆里出了事。”

    出了事……

    徐谦顿时呆了一下,道:“出了什么事?”

    门子道:“这却不知了。”

    徐谦心里冷笑,他倒是想知道,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到自己的报馆里闹事,他不敢再停留,飞快地往报馆跑过去,等到了报馆,却发现这里已是一片狼藉了。

    整个报馆,已经面目全非,徐谦快步进去,里头已经聚了很多编修,周编撰正在指挥人收拾,见了徐谦来,连忙上前,徐谦看到他的额头上明显有一处淤青,不由问他:“怎么了?是谁捣乱?周编撰,你不要紧罢?”

    周编撰苦笑道:“先不说这个,些许小伤不足挂齿,公子还是去看看徐老哥罢,他受伤最重。”

    徐谦吓了一跳,他这位叔父要是出了什么好歹来,自己怎么交代?他连忙道:“人在哪里?快带我去。”

    徐申已经被人安排到了后院的房里,大夫还没有请来,不过浑身的瘀伤还有小腿处的巨大创口仍然泊泊地流着鲜血,赵梦婷正手忙脚乱地扯了东西来给他止血,脸上虽显得苍白,却还算冷静以对。

    徐谦冲进来,看到徐申这个样子,浑身都不禁打着颤儿。

    见了徐谦进来,赵梦婷道:“快,快来,再不止血,只怕……只怕……都怪我,是叔父要保护我不受那些坏人欺负,所以……所以……”

    徐谦整个人气得火冒三丈,口里连忙大叫:“大夫,大夫呢……大夫都死哪里去了?”

    周编撰苦笑道:“已经去叫了,应该很快就到。”

    徐谦上前,对徐申道:“叔父,是谁打的你?”

    徐申的脸色苍白如纸,却还算有些精神,道:“是一群人,自称是咱们报馆犯了他们的忌讳,还说报馆里有人得罪了他们,我去和他们交涉,他们一言不合就动了手。这些人……这些人只怕不简单,其中有一个,我依稀记得方才给你去退还礼物的时候,在商家见过面的。”

    徐谦的脸色更加冷了……

    商家……

    他握紧了拳头,冷笑连连,深吸一口气之后,他温和地道:“叔父好好养伤吧,其他的事交给我。”接着,又对赵梦婷道:“你好好照料叔父。”丢下这句话,他走了出去。

    此时的徐谦,脸上带着一股子冷酷,甚至隐隐有几分悲壮。

    该来的总会来,只是徐谦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也来得这么嚣张。

    对这个叔父,徐谦平时嘻嘻哈哈,有时甚至没有太多的尊重。甚至徐申自己又何尝没有自己的小算盘?当听到徐谦说要去围攻官府的时候,他是最不情愿的一个。

    可是这个人,是自己的亲人,所谓亲人便是明明不愿意去,明明不敢冒这个险,可是最终却还是咬着牙不得不硬顶上。

    明明报馆不可能赚太多的银子,可是徐谦一个恳请,他也飞快地来了,接着就是操心劳力。平时虽然在报馆里指手画脚,甚至干涉编撰对文章的择选,可是徐谦却知道,这个略带一点盲目的家长,其实也只是自以为是,认为自己必须为徐谦这个侄儿负责,生怕自己被人蒙骗而已。

    而现在……自己的叔父被人打了。

    所为的,不过是一群看报馆不顺眼的人,某个高高坐在太师椅上的人物来给自己一点小小的‘教训’。

    徐谦眼眸要喷出火来,此时的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报仇。

    无论任何办法,无论任何手段,他都必须报仇。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此时王公公已经闻讯赶过来,邓健也飞快地来了,只是在王公公面前,邓健不敢放肆,只是乖乖地跟在王公公身后,亦步亦趋。

    王公公脸色阴沉,劈头便问:“怎么回事?是谁这么大胆?”

    徐谦深吸口气,使自己冷静一些,道:“商家!”

    听到商家二字,王公公的脸色竟是变了变,他在杭州也呆了这么多年,淳安商家的大名他自然是听过,这商家乃是名门之后,族中子弟不少,更有不少子弟在外为官,与杭州的名流走得很近,和朝中的某些人也多有往来。

    这是真正的世族,与其他的世族不同,商家是真正豪门中的豪门,甚至可以影响官府的决策,更为重要的是,商家经营了许多年,财大气粗,单单家中的仆役就有数百,佃户人等更是不计其数。

    不知多少人仰仗这个家族的鼻息而讨个生计,浙江省内哪个官员敢无视这个家族?

    王公公不由道:“你确认吗,不会有错吧?”

    徐谦便将送礼和叔父的事一并说了,随即冷笑道:“王公公,我只问你一句话,这个帐,要不要算?”

    王公公沉吟片刻,道:“要算,却也不容易,打官司,只怕人家不怕你,可是用其他手段,咱家说句实在话,咱家虽然管着织造局,可是织造局的人手也不过百来口人,实在不成,不如咱家修书一封,看看黄公公肯不肯出面。”

    这个回答并不让徐谦满意,因为他知道对付商家,绝不可能走正常的流程,商家积累了这么多年,无论是实力还是人脉都不是徐谦比拟,莫说是徐谦,便是王公公只怕也不敢轻易招惹。

    ………………………………………………………………

    第二章送到,嗯,为了庆祝生日,决心晚上去看场电影,第三更的话,老虎会尽量提前发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