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一十七章:天子也傻眼

第一百一十七章:天子也傻眼

    君子可推己心之良知于万物

    这句话,徐谦记得,当时在博物馆中工作,需要抄录一些古籍,而他就是在古籍里抄录过这句话,所以印象深刻。做文章的时候,为了对仗,恰好觉得这句话可以活学活用,也就写了上去,当时并没有在意什么。

    可是现在既然提学问起,使他不由开始咀嚼起这番话的深意,沉吟片刻,顿时有了结果,推己心之良知于万物,这应当是心学的主张,徐谦忍不住想:“这提学莫非一直偏好心学?”

    如果是这样,那一切就讲得通了,他无意看到自己文章中的这句话,想到自己是院试案首,便误以为其实我研习的也是心学,于是生出亲近之心,打算拉自己入伙。

    毕竟在现在,心学的门徒并不多,固然已有不少大儒涌现,可是官方照旧推崇理学正宗,现在心学仍不够昌盛,而自己好歹也算是小才子小名人,若是拉拢自己,岂不是正好为心学添砖加瓦?

    徐谦此时心里动摇了,能搞好与提学的关系固然是好,可是自己是不是该直接扑入这位提学怀里呢,一股脑的做这心学的门徒?到时定是好处多多,毕竟乡试在即,而这位提学又是主考,考试即是政治,主考也是人,毕竟有自己的偏好,若是……

    想到这里……徐谦的心跳加速,毕竟带入了这个世界的少年心性,还做不到荣辱不惊的地步。

    他连忙道:“宗师,这篇文章确实是我做的。”

    赵提学吃了口茶,慢悠悠地道:“唔,这句话令人感触颇深,君子以良知格于万物。你小小年纪竟也能懂这样的道理?”

    果然没有猜错,徐谦心里得意洋洋,却装作谦虚道:“哪里,哪里……学生不过看了几本阳明先生的书,因此才心生感叹。”

    按徐谦的预测,那么接下来这位提学大人多半是要向自己示好了,莫非还要透露乡试试题?

    赵提学微微一笑,道:“哦?这些阳明先生的书是谁推荐你看的?”

    徐谦一时答不上来,只好敷衍道:“读书时随手抄录了一本。”

    谁知赵提学听了满脸失望。又端起茶盏,慢悠悠地道:“好罢,本学知道了,你的文章作得尚可,好好读书罢。不要再想其他,还有这学里的学规,你定要牢记,你这性子若是放任下去,定不会有好结果,今日你大闹明伦堂,殴打同学。本学可以当你是一时激愤,可是下次再敢如此,本学定不轻饶,下去罢。”

    方才还在讨论心学。徐谦还指望深入下去,谁知下一刻就他娘的变脸了,徐谦心里暗骂这提学上辈子定是折翼的天使,真是伤不起啊。

    他到现在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可是人家下了逐客令,只得起身作揖道:“学生告辞。”

    从提学衙门里出来。徐谦猛然想到一个可能:“是了,人家根本就瞧不上我,这提学确实是心学的人没有错,可是人家对我有兴趣,只是因为自己的恩师是谢迁,人家以为我写出这段话是恩师的教导,所以才旁敲侧击,想套出一些话来。”

    想到这里,徐谦心里酸溜溜的,果然人和人不一样,本来还以为自己对于赵提学这样的人还有利用价值,还巴望着相互利用,谁知道是自己自作多情。

    徐谦忍不住吁了口气,这满肚子的功名利禄和抱大腿的心思受了极大的打击。

    恩师,恩师……看来还是逃不出他的光环,拿着大礼的事跑去院试,之所以被看重,被那桂萼拿来做文章,不就是因为自己的恩师是谢迁吗?真是同人不同命啊。只是……为何人人都看着恩师,却往往忽略了自己呢?

    徐谦是个很腹黑的人,他很快便明白,这是因为名声,恩师的名望太大,影响非同小可,而自己固然是小三元,也固然有所谓的才子之名,可是和谢迁比起来,真是提鞋都不配。要想有被人利用的资格,从而能与人相互利用,唯一的办法就是提高自己的影响力。

    “影响力……影响力……”徐谦绞尽脑汁,突然想到了什么,却又不禁摇头,喃喃道:“不成,不成,这件事要从长计议,至少也得有大人物支持才成,单凭自己的能力还远远不够。”

    这几日,徐谦似乎开始忙碌起来,读书的事自然上心,可是有时读着书却是愣愣地坐着发呆,一心谋划什么。

    而此时的京师却是无比热闹,尤其是在大理寺外头,更是吸引了无数人围观,据说是杭州钱塘有一帮子姓徐的,居然以太祖皇帝大诰的名义绑了浙江科道的御使,跑来让这大理寺治罪。

    这年头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有,可是这种事却实在让人叹为观止,见过愣子,还没见过愣成这样的。这些姓徐的居然敢拿官,这不是失心疯了吗?

    当然,也有人想得比较深远,以民拿官,寻常人怎么拿?只怕这些姓徐的背后却是不简单,人家既然敢这么做,这背后定是有人指使,没人撑腰,谁有这个胆子?

    只是这事儿太过为难了大理寺,这些姓徐的天天捉着那李固过来,可是大理寺既不敢接受,也不敢赶人。

    若是接受,这等于是坐实了这位李御使有罪,也等于是开启了民拿官的先例,这绝不是开玩笑的事,试问哪个大理寺的堂官敢做这个主?

    可要是赶人,却又不妥,因为人家凭着的是太祖皇帝的大诰,你要是不分青皂白就赶人,说不定这就是一场政治事件了,现在时局不明朗,任何决定都可能遭祸,而且这些姓徐的一时没查清来路,轻举妄动,说不准就阴沟翻船。

    结果事情就变得越来越匪夷所思了,每日清早,一帮子人便押着堂堂御使到大理寺外头,大理寺的堂官们坐堂了,这些人也就在外头开始陈情了,等到傍晚下值,他们也不说什么,拍拍屁股押着人继续回客栈歇息。

    可怜这李固,原本以为到了京师,定会有人解救,结果这事越是匪夷所思,就越是让隐藏在背后的大佬们谨慎,因为此事过于骇人听闻,谁知道在这背后有什么阴谋?

    而钱塘徐家竟也趁机扬名,至少在这京师,大家总算知道,在钱塘有一群姓徐的家伙,据说还是忠良之后云云。

    外朝热闹,宫里也不太平,一封封奏报接连送入宫中,黄锦也已从杭州回来,这杭州反而成了宫中暗暗角力的中心点。

    “陛下,奴婢奉命去拜访谢学士,谢学士对奴婢说,他虽远在杭州,却时刻关注陛下的龙体……”

    黄锦将杭州的见闻一一呈报,这少年天子却满是狐疑,整个人显出了几分毛躁,可是在这毛躁的背后,却又带着深沉。

    他戴着金冠,一身还未退下来的朝服,整个人显得有几分烦躁,那细长的眼眸时不时闪掠过怀疑,削尖的脸上随时要显露出冷冽。

    少年天子轻抿着嘴唇,带着几分疑惑,围在这殿中来回踱步,冷冷道:“朕正是血气方刚之年,谢太保关心朕的龙体做什么?不对,这句话背后定有隐喻。”

    他显得有些急躁,今日早朝显然遇到了令他不是很开心的事,他突然眼眸一亮,道:“是了,谢太保这句话确实是隐喻,他的意思是告诉朕,他虽远在杭州,却一直不敢松懈,一直在关注朕,在关注庙堂里的事,谢太保乃是四朝老臣,其忧国忧民之心,真是让朕感触良多。”

    他顿时露出喜色,可是旋即,脸色又阴沉起来,冷笑地问:“谢太保只说了这些?”

    黄锦趴伏于地,大气不敢出,他虽是看着天子长大,也正因为如此,没有人比他更知道这位天子的喜怒无常,黄锦大气不敢出,想了想道:“其他的都是一些闲话。”

    天子一屁股坐到了御椅上,脸色冷峻,眼眸如狐狸一般迸出一丝光芒,道:“连谢太保也不敢明里支持朕,好,好得很。”他又道:“那个叫徐谦的,近来有什么动静?”

    天子问起徐谦,倒不是说徐谦这个人对天子来说印象有多深刻,而在于此人是谢太保的门生,上一次院试就疑似徐谦以考试为名向宫中表态,令人不得不怀疑此人的背后有谢迁授意,天子见谢迁态度难明,自然希望从徐谦这边能推测出什么。

    黄锦道:“那徐谦倒是有些意思,奴婢去杭州的时候,他拿了太祖皇帝的大诰,竟是与族人们一道把浙江科道的御使拿了,现在徐谦的族人有不少随奴婢入了京,正押着人每日去大理寺里闹事呢。说是奉太祖皇帝大诰,请大理寺惩戒残暴官吏,以浮民望。”

    少年天子那扑簌不定的眼眸不由僵直了一下,竟是一时呆住了。

    ……………………………………………………………………………………

    今日第一更,没什么说的,今天至少会上四更吧,总而言之,老虎希望大家给予支持,或许在新书榜上,老虎的更新不是最出彩,可是作为一本历史书,老虎尽力了,老虎是耐力型的选手,请大家相信,老虎会比任何人都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