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一十二章:杀人

第一百一十二章:杀人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徐谦侃侃而谈道:“这柄扇子扇面没什么稀奇,想必是赵公子后来糊上去的。倒是这扇骨有点意思,扇骨年代应当有个百来年的光景,用的乃是紫竹,看这竹片仍有韧性,可见后来人保养得不错。”

    徐谦又道:“紫竹者,出南海普陀山,其干细而色深紫,段之可为管箫,今浙中皆有。而这扇骨做工精细,一看便是福建泉州的工艺,不过紫竹用来制扇的并不多,直到孝皇帝时才开始流行,持有此扇之人却是出自明初,想来是此人有特别的癖好了。”

    众人听得连连点头,那赵尚听徐谦娓娓动听的分析,竟也不禁意动,再不敢露出轻蔑之色,正坐危襟地侧耳倾听。

    徐谦继续道:“而这扇骨处有一行小字,写了这扇子的制作的年月,从此人所用的笔迹来看,主人应当是个常年伏于案牍之人,唯有这样的人,行书才中规中矩,尤其是那字体过于端正,完全没有自己的特色,若是我没有猜错,此人在当时应当已经是翰林了。”

    众人不禁狐疑,翰林……

    不过徐谦的分析也不是没有道理,翰林和其他人不一样,因为翰林要经常拟定诏书,而诏书的字体要求最为苛刻,绝不是寻常的公文往来的字体比拟,徐谦猜测这是翰林的笔迹,理由绝不是空穴来风,只有翰林对字迹的要求最高,而一般人在自己的物件上留下自己的笔迹,一般都会带有自己的行书特点,也唯有翰林因为长年累月的制诰,所以早已抹杀掉了自己的特点,使得文字之中隐隐带着一股子圣旨的气味。

    徐谦微微一笑:“既然此人极有可能出自苏杭或是福建,又是翰林学士,想来想去,那时候的庶吉士似乎并不多,唯有寥寥几人而已。”

    那赵尚眼看答案呼之欲出。忍不住问:“那你说此人是谁?你若说中,我便服你。”

    徐谦正色道:“其实也简单,这个人乃是后来的内阁大学士杨荣,杨荣乃是闽人,恰好在永乐二年在翰林之中办公。任编撰一职。更重要的是。此人是出了名的左手辅相,他天生便是左撇子。而我看这扇柄的磨损,这扇子的主人也是左手握扇。因此才推断这柄扇子乃是杨相公遗落下来的,不过杨相公的遗物虽是价值不菲。可是扇子毕竟是扇子,迟早都有腐朽的一日,一千两银子购来实在有些不值当。”

    赵尚激动地道:“徐公子高明,此扇确实是学生前去福建重金购来的。”

    众人也不禁啧啧称奇,这才对徐谦信服。

    赵尚现了宝。那吴智自然不肯罢休,拿出一副字画来,亦是世上难得的珍品,说是一千三百两购来,徐谦心里对这种有钱没处花的人深痛恶绝,忍着心里的不痛快又是品鉴了一番。

    一晃眼到了正午,寺里的和尚取来了斋菜,这姓赵的和姓吴的不对付,不知有什么深仇大恨。双方几次要发生冲突,都被桂稚儿拦住。

    徐谦已经没多大兴致了,只是桂稚儿不走,他又没有车马代步,这里更是荒无人烟。免不了要噌人家的顺风车回家的,因此只能耐着性子等候,他推说自己昨夜没有睡好,便去寺中的香客房里睡了一觉。醒来时天竟是黑了,连忙从房中出来。想到明日清早还要去提学衙门,连忙去寻了在茶房里吃茶翻阅佛经的桂稚儿道:“天色不早,是不是该回去了?”

    桂稚儿任何时候都蒙着面纱,让人永远都看不透她的表情,只听她吟吟道:“是啊,时候不早了,今日有劳了你,其实请你来只是希望有个外人在,那两个家伙能心平气和少闹出幺蛾子而已。”

    徐谦古怪地看着她,道:“你和他们什么关系?”

    桂稚儿却是笑吟吟的不答,道:“他们都是世家,不过嘛,却偶尔会做些生意。”

    徐谦倒是知道一些风土人情,知道在这江南,许多世家都参与了一些生意,利用他们的身份和人脉关系,日进金斗。徐谦不由想,如此说来,那么这桂家是不是……

    他没有继续深究下去,只盼着桂稚儿立即动身。

    此时天色昏暗,天空只留下一丝鱼肚白,主人们都在寺前相互告辞,那赵尚对徐谦有了好感,几次邀请徐谦去余姚老家拜访,说是到时定会盛情款待,徐谦敷衍了几句,应了下来。

    下人们都在为山下张罗着车马,却突然听到山下发出惨叫,过不了多久,一个浑身冒血,青衣小帽的仆役连滚带爬地上的山来,大叫道:“杀人了,杀人了,是倭人,倭人……”

    听到倭人二字,这些夫人公子们都是脸色骤变,徐谦也吓了一跳,连忙道:“倭人?哪里来的倭人?这里虽然距离海岸不远,可毕竟是江南腹地,怎么会有倭人?”

    这时候的倭寇还没有肆虐到随意攻打州县的地步,可是已经对江南形成很大的危害了,在浙江、福建沿岸有许多零散的倭寇劫掠村落,只是这里毕竟还算是腹地,虽然也沿海,可是倭人出现得却不频繁,现在突然出了倭人,徐谦的脑子嗡嗡作响,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可是干系着身家性命的事啊。

    这小厮被徐谦提着领子,期期艾艾地道:“有七八个人,手提着倭刀,凶残得很,突然就冲上去,杀了许多人,他们杀人很有章法……小人逃上来的时候,下头已经死了四五个人,其余的人要向外逃散,都被他们分了四五人去追了,只有上山的人,他们却是不理会。”

    瓮中捉鳖。

    徐谦顿时意识到这些倭寇绝不是平常的强盗,而是带着目的来的,他们只去追杀那些逃散的仆役,是为了防止有人去报信;而不阻止人上山,这就说明了他们的目标是上山的寺庙,甚至可能是徐谦或者是桂稚儿,又或者是这些公子。

    这一下……似乎被坑了。

    徐谦的脸色犹豫不定,若说不害怕,那是假的,若不是在人前,只怕他早就吓得抱头鼠窜了,好在两世为人,多少还有些胆量,此时他也意识到惊慌失措是没有用的,只有保持冷静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徐谦正在整理自己的思绪,可是其他的公子哥已经乱作了一团,这些人方才斗富斗得厉害,现在却都成了无用的草包,倒是让徐谦惊讶的是,桂稚儿居然保持着出奇的冷静。

    只听桂稚儿道:“这些倭寇定是谋划已久,要杀的就是我们其中一人。”

    那赵尚哭丧着脸道:“表姐,不如……不如我们叫个人下去问明情况,看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若只是寻仇,将仇家交给他们便是,若是贪财,我们也有的是银子。”

    桂稚儿冷笑道:“你太想当然了,人家若是寻仇就必须做到不留痕迹,不将我们这些人统统杀死,若是我们前去报官怎么办?而他们若是劫财,又何必大动干戈,深入这里来?况且就算要劫掠,那也不该寻这人烟稀少的地方,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早知道我们的行踪,并且暗暗请了这些倭人前来杀人灭口,无论他们的目标是谁,一旦落在这些倭人手里,我们都没有生机。”

    赵尚听罢,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惊恐得说不出话来。

    桂稚儿看了徐谦一眼,见徐谦还算冷静,忍不住满是欣赏地道:“徐公子认为眼下该怎么办?”

    徐谦苦笑道:“对方是七八个倭人,而我们山上的人加起来只怕也有二三十人,不过……”他又摇头苦笑:“山里的和尚老的老,少的少,不顶什么用,而其他人嘛,我说句不中听的话,只怕十个也抵不上这种杀人越货的一个惯匪。”

    桂稚儿凝眉,道:“这么说来,我们是必死了?”

    徐谦问:“难道这里只有一处山路下山吗?”

    桂稚儿摇头苦笑道:“只有这么一条路,况且这些人有备而来,就算有其他的出路,难道会这般大意?”

    徐谦叹了口气,便又问赵尚:“赵兄以为应当如何?”

    赵尚吓得小腿肚子战战兢兢,道:“我……我……”

    徐谦摇头,便又向其他几个公子询问,这些人都不济事,唯有徐谦问到吴智时,吴智倒还不至于连口都不敢开,期期艾艾地道:“眼下只能让人下山与他们……”

    徐谦道:“方才桂小姐已经说了,就算是去求和,我等也是必死,你难道没有其他的主意?”

    吴智吞了口吐沫,道:“这也未必,总比在这里坐以待毙的好。”

    徐谦却突然朝他冷冷一笑,道:“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主意。”

    吴智忍不住问:“还请徐公子说出来听听看。”

    徐谦一下子抓住他,突然抽出腰间的那把御赐小剑,寒芒一闪,这剑锋在半空划过半弧,随即便稳稳地搭在了吴智的脖子上,徐谦冷笑:“很简单,抓住这些倭人的主子,让他们投鼠忌器。”(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