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一百一十章:人挡杀人而已

第一百一十章:人挡杀人而已

    被大姑娘用疑似鄙夷的眼光扫过之后,徐谦顿时便没了兴致,靠在马车里闭门养神,马车在徐家门口停下,徐谦下了车,恰好徐申从徐家出来,眯眼看到徐谦从一个女子的马车里下车,脸上不动声色,待那马车走了,便将徐谦拉到一旁板着脸问:“大白天的,你竟也做这等下流勾当?”

    徐谦愣了一下,道:“下流勾当?”

    徐申便立即摆出长辈的样子,腰杆子一挺,吹着胡子道:“你小小年纪,读书才是要紧,像这等抛头露面的女子,多半是哪个勾栏里的姐儿,你少沾这荤腥,老叔公和你爹全指着你给咱们徐家争气呢。”

    徐谦还要解释,徐申却是摆手,正气凛然道:“我不听你辩解,这件事我不和你爹说,可是你自己要安份。”

    徐谦欲哭泪,眼睁睁地看着徐申往街上走了,临末了还交代:“明日你爹他们就要启程,我去打些酒,为他送行。”

    这一日,一大家子人聚在徐家,直接吃了个通宵达旦,第二日清早,黄锦那边已经派了人来,徐昌带着徐寒、徐勇这几个族人背上了行囊,在族中老幼的护送之下前往码头。

    徐谦的心情顿时跌落到了谷底,他当然知道,老爷子这一去是去追寻他的前程,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成为重要的人,每一个人都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正如自己要读书,徐昌拼了命也要为他筹措,为他扫清障碍一样。

    可是现在,徐谦也必须如此,他不怕被人咒骂有个东厂的爹,不怕被人笑话为阉党,这是他为人子者理应做到的牺牲,长久以来,他和老爷子相依为命,虽然每日喊打喊杀,每日你骂一句我顶撞一句,只是即将离别,徐谦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码头处,徐昌看着徐谦,这一向世故的眼眸,今日却是出奇的清澈,他叹了口气,随即大手压了压徐谦的肩,道:“爹不在的时候,不要以为人管教就没了王法,家里还有梦婷在,我倒也放心你的寝食,你好好考试,黄公公那边说了,只要这一次你乡试成功,便可入京,到时直接参加北榜会试。到时你我父子再相见罢。”

    徐谦点点头,眼中竟是闪出些许的泪花,道:“爹,你到了京师可要争气,不要丢我们徐家的脸。还有,有些事目光要放长远,切莫因为蝇头小利与人计较,毕竟京师不比杭州,那里是龙潭虎穴,在缉事厂里公干,要记得谨慎一些,不可把钱塘的习气带去。”

    一番嘱咐,仿佛徐昌成了徐谦的儿子,徐昌听得刺耳,却又可奈何,从前的时候指望着儿子出息,现在出息是出息了,他娘的居然教训起了做爹的,这个爹做得还真不是很有面子。

    嘱咐之后,徐谦又把徐寒、徐勇等人聚起来,请他们照顾徐昌,同时又不免告诉他们到了京师如何如何。这些人多是年轻人,想到要去京师那花花世界,况且去了之后,徐昌还允诺请他们帮闲,给东厂帮闲好处多多,不比在这里做小吏差,因此徐谦的嘱咐大多都喂了狗,被他们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徐谦心中惆怅,忍不住想:“他娘的早知如此何必说这么多废话。”

    正想着,却有个船上的护卫过来,将徐谦拉到一边,道:“宫中女官有请,请徐公子到舱中说话。”

    徐谦本不想去,可是想到这女官应该地位不低,招惹了她说不定这沿途上要连累徐昌,于是点点头,连忙沿着船板上船,被这护卫引到舱中,略显低矮却被冉冉烛光照的灯火通明的舱里头,红秀拧着柳眉正捧着一本书看,徐谦忍不住问:“不知姑娘看的什么书?”

    红秀抬眸,嫣然一笑,道:“大诰。”

    谦下巴都要掉下来,却不得不虚伪地道:“好书,我常常对人说,学好太祖诰,走遍天下都不怕,姑娘应当多看才是。”

    红秀上下打量他,忍不住欣喜地道:“你竟是哭了,是不是因为我要回京,所以你触景生情……”

    徐谦连忙想要解释,想告诉她这是因为父子别离的缘故。谁知这红秀却是制止他,道:“你不要多说,我明白的,哎……说起来,从此以后我入了宫,你我就不能再相见了,你若是有良心,便为我做首诗罢。”

    徐谦苦笑:“我现在心里惆怅,做不出诗来。”

    红秀蹙眉道:“你这人好不识趣,有人欺你,是我为你报信,黄公公那边,我也给你多有美言,现在求你作诗道别,你竟是推三阻四。”

    到了这个地步,徐谦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在脑海中搜寻了好一会,才道:“我做不出诗来,不如只赠你一句话罢。”

    红秀一副觉得他是敷衍的样子,徐谦忙道:“等到那孤帆远影碧空尽,才知道思念总比西湖瘦。愿姑娘此去一帆风顺……”

    红秀眉目一动,忍不住道:“这虽不是诗,却有些意思,才知道思念总比西湖?,哎……”

    叹了口气,这小宫女竟显得有几分感触,眼睛略略有几分红肿,便将俏脸别到一边去,突然道:“滚出去罢!”

    我靠!

    徐谦真真是言以对,想骂人又觉得不合时宜,只得心里感叹:“宫里出来的女子,多半都容易年期提前,不理她了。”因此灰溜溜地退了出去。

    看着那漕船升起了白帆,悄悄的驾离栈桥越来越远,徐谦木然不动,他心里已忘了是什么滋味,浑浑噩噩地离开码头,一路漫目的地行走,冷不防撞到了个人,这人正要叫骂,认清了是徐谦,却不由惊讶道:“原来是徐兄,失敬,失敬。”

    徐谦定睛看他,却也认得此人是自己同榜的秀才,二人也不知在哪里说过话,这人的家境应当不是很富裕,因此对徐谦不是很反感。

    徐谦朝他作揖道:“你好,你好。”

    此人微微一笑,道:“我正四处寻你呢,任的提学官刚刚上任,已经放出了布告来,说是后日清早时分要召集今年秀才训话,到时我们同去如何?”

    徐谦这几日没有关注提学衙门那边的事,这时听了其实也不惊讶,官上任,自然是要见一见下头的生员和秀才,因此他点点头道:“好说。”

    徐谦今日是实在没有心情和人闲扯,正要告辞,这人却是不肯放过,四下张望了一眼,随即压低声音道:“外头的流言,你听说了没有?任提学似乎对徐兄印象并不好。”

    能遇到桂萼这种奇葩,已是徐谦幸运了,他当然不指望任提学对自己这种大刺头有多好的印象,现在功名到手,徐谦倒也不怕他,难道这任提学还敢擅自作废此前的院试成绩?

    徐谦显得很冷漠地道:“他能如何?他若是赏脸,我叫他一声宗师,若是不赏脸,大家各行其事就是。”

    这句话有点离经叛道了,也亏得徐谦有自己的底气在,一般人绝没这胆子说。

    这秀才愣了一下,旋即苦笑道:“徐兄小心些好,这种话休要再说,你就不怕我传出去,引来非议吗?”

    徐谦这时候笑了,道:“我说出来的话只入了你一人的耳,你去张扬,那只是流言而已,没有人佐证,怕个什么?哎,实不相瞒,今日我心中烦躁,你我改日再叙吧,告辞!”说罢,扬长而去。

    这秀才看着徐谦去远,虽处闹市,身影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孤独,不禁有些愕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