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九十一章:班门弄斧

第九十一章:班门弄斧

    徐谦看看那熟识的少年将军,又看看这女子,尤其是听到这女子的声音,感到无比的熟悉。

    他忍不住指着少女,又惊讶又恼恨地道:“我记得了,你便是方才马车里的人,你真是丧心病狂,我好不容易生出恻隐之心,挺身救你,想不到你竟恩将仇报。”

    这少女并无一丝愧疚,倒是那青年将军模样的人冷哼一声,一副要行凶的样子,恶狠狠地道:“再敢无礼,便取你xing命。”

    徐谦冷静下来,心中惧意无存,他心中火起,反唇相讥道:“来,来,来,我这xing命,你要取便取罢,你的本事这么大,能杀得了我的人,却吓不住我的心。”

    说这句话的时候,徐谦心里很虚,可是他必须做出凛然无惧的样子与这青年将军对视。

    这青年将军愕然了一下,先是杀气腾腾,手按着刀柄一副要发作的样子;可是见徐谦一副凑上来等着你杀的样子,却是令他踟躇了一下。

    只是这刹那的踟躇,却是全部尽收徐谦眼底,徐谦已经料定,对方的本意并不是要对自己又打又杀,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些手段不过是逼自己就范。他有一种拨云见ri的庆幸感,不管怎么说,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

    既然对方犹豫,那么徐谦决心得寸进尺了。

    他冷冷一笑,昂起头摆出一副高傲的样子,道:“士可杀不可辱,我徐某读的是圣贤书,行的是君子道,风骨凛然,反观你们这些人却是恩将仇报,栽赃陷害,虚张声势,做这等小人行径,你们不觉得羞愧吗?”

    青年将军又怒了,那一双稍显犹豫的眼眸掠过一丝杀机,握着刀柄的手重新攥紧。

    徐谦见状,觉得到了见好就收的时候。随即又叹口气道:“哎……四海之内皆兄弟,我虽是至诚君子,你们却也未必就是小人,小人者,教而不改也。你们没读过圣贤书,没有教养,这是因为教化不够的原因,而不是你们本身无可救药,知错就改,善莫大焉,你们能知错即好,我也不和你们追究。是了,我和黄公公还有事要商量,到了夜里还要赶篇文章送去给我恩师过目,我的恩师是急xing子,从前在内阁的时候就眼中不容沙子,若是耽误了学业,恩师只怕要责怪了。好啦,既是一场误会,我们后会有期,再见。”

    他虽是“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乱七八糟地说了一通,可是言里言外,却是透露着一股信息,黄锦,我是认得的,不管你们是什么人,难道敢不给黄公公面子?况且我恩师还在等我的文章,我的恩师以前还在内阁干过,所以这件事,我不再追究,可是你们要是想胡闹,到时就只好鱼死网破了。

    徐谦话音刚落,腿脚却不闲着,抬着腿就要走,心里还忍不住想:“你们坑错人了!”

    谁知青年将军也只是冷哼,却是将徐谦挡住,道:“想走?有这么容易?”

    徐谦瞪着他:“你不要欺人太甚!”

    正在这时,那少女突然呵呵一笑,抚掌道:“好,好,我果然没有看错,徐公子能屈能伸,口舌伶俐,令人佩服。难怪黄公公看重你,谢学士也收你入门墙。”

    徐谦心里想,这少女只怕才是正主,便对她道:“你……”

    他刚说了个你字,少女便打断他道:“你什么你?黄公公已经回京,至于那谢学士虽是你的恩师,可是一旦你闯入女子闺阁的事暴露出去,你的恩师还肯认你吗?”

    徐谦心里惊讶,黄公公回京了……

    他忍不住道:“我……”

    “我”字刚刚出口,少女便冷哼:“说再多的我也没有用,你是不是踏入了我的房里?我一个弱女子凄凄惨惨,弱不经风,你一个男人说闯便闯进来,你便是再解释也是无用,亏得你是读书人,难道没听说过男女授受不亲,更不必说擅闯女儿家的闺房的事是万万不能做的吗?”

    徐谦怒道:“你血口……”

    少女叉着腰,气势比徐谦更加凌人,道:“你想说血口喷人?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我的闺房,我一个女儿家被你无故闯入,将来还怎么见人?你说再多,闯了进来就是闯了进来,便是现在去报官,任你说破了天,那也是你的过错,你是读书人,读书人就更该洁身自高,你就一点廉耻都没有吗?”

    少女又露出我见犹怜之色,幽幽怨怨地道:“我一个女子,被你这样的欺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徐谦泪流满面,道:“你想怎么样?”

    少女得意洋洋,眼睛微微眯起,很有心计的样子道:“我实话告诉你,我是宫里的人,你闯入了我的闺房,不但是登徒子,而且还是**宫室,这是要杀头掉脑袋的。”

    宫里来的……

    徐谦满是狐疑,不过对方说的确实是一口的凤阳口音,这倒让徐谦不得不信了。

    少女冷冷笑道:“现在知道怕了吧,我不但是宫里来的,还是永淳公主殿下的贴身女官,此次奉命南来,身负重任,谁知竟被你这臭书生欺负,你说……该怎么办?”

    世界上最郁闷的事只怕莫过于被人冤枉耍流氓了,徐谦英雄气短,想找块豆腐撞下去。他不服气地道:“你就算是宫里来的人,那就更该奉公守法,岂可这样冤枉我?亏得我方才在街上时还挺身救你,你做人能不能讲点良心。”

    少女不屑于顾地道:“良心是什么?在宫里,谁要是有良心,早就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徐谦怒道:“你设计坑我,必是有所求?”

    少女甜甜一笑:“看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来你还挺聪明的,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便大人不记小人过,方才你的鲁莽冲撞之罪,我就不计较了。”

    徐谦眼珠子一转,沉默了一下,随即呵呵一笑,他好整以暇地背着手,打量这看上去人畜无害美丽动人的少女,寻了椅子一屁股坐下,随后又翘起了二郎腿。

    少女柳眉蹙起,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徐谦道:“实话说罢,你方才的话,我都很认同,你说我轻薄了你,好罢,我明人不做暗事,就轻薄了你。”

    少女俏脸变色:“你不怕我报官?”

    徐谦笑呵呵地道:“你去告吧,我不怕。”

    这一回轮到少女生气了,她怒道:“我可是宫里的人,你这是**宫室,你不怕死吗?”

    “我怕!”徐谦的回答出乎人的意料,不过他微微一笑道:“**宫室是要掉脑袋的,我怎么会不怕?不过……你敢告吗?”

    这就是流氓碰到流氓了,女流氓挖了坑请徐大流氓跳下去,结果徐大流氓更干脆,直接就来个任你摆布。

    你敢告吗?告了的话,你的名节就毁了。

    你说你是宫里的女人,告我**宫室,那么,你一个被人侮辱过的宫女,以后还有能做人吗?到时候少不得要打发出宫,而且还要遭人耻笑。

    要告,那就告吧!

    少女俏脸一下子僵住了,她咬牙切齿看着徐谦,贝齿咬的咯咯作响,显然是想不到徐谦会来这一套。

    徐谦看她生气又拿自己无可奈何的模样,心里便想笑,这丫头虽然聪明,却还是太嫩,也不看看徐秀才是混哪里的,居然敢班门弄斧,他打了个哈欠,随即道:“怎么,你告不告,你若是不告,那我就不奉陪了,再见!”

    他站起来,举步又要走。

    少女恶狠狠的看他,突然道:“且慢!其实,我有一件事请你帮忙,这件事滋事体大,事涉公主,你肯帮忙吗?”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