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八十八章:糖衣炮弹

第八十八章:糖衣炮弹

    “这是什么状况?怎么官军来得这么快?难道是我徐谦名声太大,邓兄弟拿着我的名号去报官,当地军政官员不敢怠慢,所以特地来保护我的吗?”徐谦看到这阵仗,实在有些目瞪口呆。

    至于那些泼皮,顿时脸上惨无人色,他们不过是当街调戏下良家妇女,再顺带着讹点酒钱而已,从不指望做什么大盗乱党,可是看这无数官军涌出来的气势,竟真有点像把他们当作乱党对待了。

    为首的一个将军模样的人挂着一身铁甲,催动战马手持长枪旋风般地飞来,此人年纪倒是颇轻,脸色冷峻非常,飞马到了徐谦身前,长枪一横,大吼一声:“闲杂人等,统统闪开!”

    徐谦不禁咋舌,他娘的,原来这官军不是自己招来的,自己成闲杂人等了。

    泼皮们被这声势一吓,已是一个个魂不附体,连站立的气力都没了,许多人直接瘫倒在地,现实再一次证明,欺负女人和读书人的‘好汉’多半都是软蛋。

    无数官军涌上来,将这些泼皮一一绑了,那将军下马到了马车前低声与车里的主人说了几句,随即便大喝一声:“快快保护贵人离开,至于这些市井闲人,暂时先押去提刑衙门。”

    随即,在无数人的拥簇之下,那马车才慢慢启开。

    徐谦讨了个没趣,看着这宛如长蛇一样的队伍,心里不由在想,这车厢里的女主人只怕是哪家的命妇了,她家男人,至少也该是三品以上的官员。

    “将来我若是娶了妻子,我的妻子也当有此富贵。”徐谦心里暗暗发誓。

    邓健此时还未回来,徐谦也是烦了,不愿意等,想必他收到了消息自然会来与自己会合,便上了马车先回家再说。

    到了家门口,才发现王公公府的主事在这里等候多时,徐谦心里不禁苦笑:“平时王公公传话,一般叫个门子或者是邓健这样的护卫也就是了,这回出了什么事,以至于王公公居然打发这主事来请人?”

    他下了车,主事连忙抢步上来,正待开口,徐谦却是道:“你不必说了,定是王公公请你来的是不是?”

    主事点头。

    徐谦又道:“不必说,肯定是出了事,要请我到府上商议是吗?”

    主事道:“正是。”

    徐谦道:“那还愣着做什么?这就走罢。”

    他先让赵梦婷下了车,让她在家里等候,自己和主事一起上车,吩咐车夫道:“要快一些。”随即眼珠子一转,对主事道:“哎……世道艰难,现在雇辆车都要七十多个大钱,七十钱能买好十斤猪肉呢,吃进了口里还能长点肌肉。”

    主事一咬牙:“好说,好说,车钱我代王公公付了。”

    徐谦正色道:“这怎么好意思,你把我当什么人?十斤猪肉而已,我连这点都舍不得?你太小看我了,罢罢罢,你既好心,那就承你的情,你我是老相识,我才让你替我付猪钱……啊不,车钱的,换做是其他不相干的人……嘿嘿。”

    主事心里骂他:“死酸秀才,做婊子还立牌坊。”他正经起来,对徐谦道:“这一次并非是王公公要见你,而是黄公公要见你。”

    “黄公公?”徐谦满是疑窦。

    主事道:“总之你去了后,好好回话就是。黄公公身份非同凡响,你仔细一些就是。”主事压低声音补充道:“他是宫里来的人。”

    徐谦道:“太监不都是从宫里出来的吗?”他突然自觉失言,好像拐弯抹角骂到了王公公头上,不过主事却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故意把脸别到一边去。

    到了王公公府上,徐谦也不说什么闲话,直接进了花厅。花厅里,原本一向高高在上的王公公却是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只是佝偻着身子在旁站着。

    坐在主位上的人却不如徐谦想象中那样可怕,他肤色白皙,年纪也不过三旬,如沐春风的笑容挂在他的脸上,宛如要复苏万物。

    见了徐谦进来,他站起来,身上臃肿的大红礼袍使他看上去有些可笑,他几乎是抢了几步,走到徐谦跟前,打量徐谦之后,手便拍在徐谦的肩上,笑吟吟地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咱家早想见你,据说你新近连中三元,好,极好,少年得志,真是羡煞旁人。”

    他不待徐谦开口,随即又呵呵笑道:“咱家叫黄锦,你叫徐谦是吗?徐谦,徐谦,好名字啊,你爹叫徐昌,徐昌的名儿也好,你母亲孙氏,只是可惜,竟是早逝了。”

    徐谦一头雾水,心里说我爹娘跟你有个屁关系。

    黄锦微微皱眉,继续笑呵呵地道:“这一次你整了那姓刘的,实在了却了咱家的一桩心事,这姓刘的太坏,宫里看他不顺眼的人太多。”

    徐谦心里想:“想必是你看他不顺眼才是。”

    黄锦道:“这一次请你来,实在冒昧,咱家鸠占鹊巢,这一次索性在这里当一次主人尽尽地主之谊,来,给徐相公上座、斟茶。”

    王公公勾着身子对黄锦道:“不必麻烦其他人,奴婢去即可。”

    平时不可一世的王公公对着黄锦,不但是谄媚到极点,甚至还带着一种深深的恐惧,可是偏偏,黄锦的举止都带着一股子宽厚和爽快。

    徐谦一时摸不清对方的底细,勉强坐下,道了一声谢。

    黄锦又道:“这一次请你来,是有件事想麻烦你,不知徐相公肯不肯?”

    徐谦道:“公公若有差遣,学生尽力就是。”

    黄锦叹道:“咱家承蒙皇上青睐,奉命整肃东厂,你也知道,这东厂在先帝时恶贯满盈,做了许多丧尽天良的事,皇上有意整肃,可是咱家在京师其实也是初来乍到,在安陆呆了十几年,突然就到了京师,脚跟都站不稳呢,没有帮手却是不成的。咱家素闻你爹是个能吏,因为换了籍,所以闲居在家,这样的人才留在家中岂不可惜?咱家嘛,只是个阉人,自然也不敢效仿刘使君三顾茅庐,却也存着爱才之心请令尊出山,进东厂公干。”

    徐谦惊得说不出话来,这哪里是请自己帮忙,简直就是给徐家送厚礼来的。他这老爷子不过四旬,正当壮年,每日呆在家里确实不是办法,他从前只是贱吏,可是居然有人请他去东厂。

    东厂是什么?东厂那可是妥妥的皇家暴力机关,专治各种不服,不敢说在京师,至少在地方上,一个当差的也足以把许多六品、七品官员吓得大气不敢出,这要是在正德的时候,那更是威风八面,现在虽然是大不如前了一些,却也算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肥缺。

    大手笔,绝对是大手笔,一出手就是一个肥缺,而且还是投其所好,施恩与人却又装作一副请求的姿态,面子、底子都给足了,以至于徐谦忍不住意动,对这个胖乎乎的太监,心里一下子拉近了距离,太监好啊,太监比酸秀才好多了,人家这才叫真仗义。

    徐谦正要扭捏几下,这黄锦却是板起脸来摇手道:“你不必拒绝,咱家这个人说话一向直爽,从不与人玩虚的,更不必说,咱家和你还是自己人,咱家是阉人,你是读书人,按理说应当水火不容,可是咱家就是看你和令尊顺眼,喜欢和你们打交道,你若是说什么客套话或是推辞,这就是不给咱家脸面了,这个忙,你定要帮了不可。”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徐谦立即被这黄锦的糖衣炮弹打倒在地,再也不肯爬起来,笑吟吟地道:“那学生便代父亲却之不恭了。”

    ………………………………………………

    前些天一直写考试,今儿换个味儿。只是近来收藏不怎么给力,希望喜欢这本书的同学多多支持吧,这是老虎码字的动力呢,老虎在此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