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星河之心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星河之心

    擎天城人影如织。

    一扇扇域界之门,不断有异族的巅峰强者进入,每一个都是星河有头有脸的巨擎。

    宽阔的大殿内,已聚集着羽族、骨族、多臂族和星月族各族族长,陆续的,还有更多异族的首脑到来。

    “神族的五大族长齐至!”殿外,秦业一声高呼。

    随后,在陈霖的带领下,暗昊,寒澈,烈焰昭,旷绝和禹曦,便被带入大殿。

    “神族五大族长!”

    很多殿内那些次一级的各族族长,眼看神族五大族长缓缓进入,都神色肃穆。

    “恭迎灵族族长深蓝,阿萨德!”

    “魂族大长老维克到了!”

    随着秦业的吆喝,深蓝和阿萨德,还有魂族的维克,也慢慢现身于大殿。

    “灵族和魂族!”

    “啊,魂族也有族人到来?”

    “奇怪,不是听说魂族和灵族曾侵入灵域吗?魂族和灵族,应该和灵域众生不和才对啊?”

    “他们竟然也也来?”

    各族的族长,看着阿萨德和维克进入大殿,都在窃窃私语。

    据他们所知,之前的一百多年,秦烈和魂族、灵族始终在暗中争斗着。

    天启更是被灵域视为心腹大敌!

    然而,当擎天城以秦烈的名义召集各族族长的时候,灵族和魂族的掌权者,竟非常赏脸的出席。

    这让很多异族族人感到费解。

    “轰!”

    一股惊天动地威势,忽地降临擎天城。让城内所有的强者气血泛起剧烈波澜。

    “是大恶魔的气息!”

    “也只有那些深渊大恶魔恐怖的血肉气息。能够让我们的血脉受到如此强烈的震动。”

    “竟然,竟然还有大恶魔!”

    各族族人议论纷纷。

    “我乃炼狱的九幽君主!”

    “我是鬼祭君主!”

    “我是……”

    炼狱的七君主,倏一降临擎天城,立即将自己的名号报出。

    在各族强者惊骇之际,炼狱七君主巨大的恶魔之身纷纷缩小,很快就化为了七个优雅的高阶恶魔。

    七个只比常人高一头的恶魔君主,以变幻以后的模样。相继走入大殿。

    “还是炼狱的七君主!”

    “炼狱七君主,竟同时离开了炼狱,简直是想都不敢想!”

    “能让懒散傲慢的恶魔君主,一起从他们缔造的炼狱出来,秦烈的面子……太大了。”

    当奥斯顿等七君主,真正在大殿现身以后,所有受邀而来的各族族长,都被惊动了。

    包括灵族的阿萨德,魂族的维克。还有神族五大家族的族长。

    千万年来,炼狱的恶魔君主都是长居炼狱,甚少离开他们缔造的炼狱层面。

    即使离开了,他们也往往是分化出灵魂分身,或者一具血肉分身,几乎不会真身降临。

    可这次。在擎天城的邀请之下。炼狱的七大恶魔君主,不但是真身而来,还是同时到来!

    在漫长的历史中,七大恶魔君主齐齐出动,这还是首例!

    深渊恶魔,魂族,灵族,神族,四大超阶血脉种族,因擎天城的邀请。同时现身于此,这似乎奠定了灵域乃星河中央的事实!

    从这一刻起,灵域就已名垂千古!

    “你们来啦?”

    天启的声音,幽幽想起,他仿佛突然就现身了,笑看着阿萨德和深蓝。

    一看到天启,阿萨德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会在擎天城看到他。

    “你怎么?”阿萨德欲言又止。

    天启笑了笑,“今时不同往日,阴影生命既然大举入侵了,我们和灵域便不再是敌人,而是并肩作战的盟友。”

    “不错。”秦山接话,“大贤者知道我们遭遇了大危难,值此特殊之际,我们理当屏弃前嫌,合力抗衡阴影生命。”

    听秦山这么一说,阿萨德才放下心里,然后说道:“法瑞德大人回来了。”

    天启轻轻点头,道:“我知道,法瑞德那边……不用过于担心,自然会有人应付他。”

    他冲着深蓝微微一笑,“小丫头,你成长的速度很快,你的很多决策,也甚合吾意。”

    深蓝微笑着谦虚行礼。

    天启摆摆手,看向众人,说道:“我在星河的各处,都发现了阴影生命大举入侵的极限。很多显现的空间黑洞内,都逸出了阴影暗界。阴影生命这一次的入侵,乃是倾囊尽出,比上一次要猛烈的多。好在,这次大家能聚集在一起,共同商议抗衡阴影生命的办法,而不是各自为战。”

    “阴影生命并不可怕,只要能找到抵御烬灭之光的办法,我们完全可以和阴影生命正面一战。”

    “首要的,就是看看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不惧烬灭之光。”

    “天启大贤者,据我所知,你进入过阴影暗界,并全身而退,你应该不怕烬灭之光吧?”星月族的曼农说道。

    “我不怕,是因为我精通空间力量,我能游走于一个个时空中,从容躲避烬灭之光。”天启皱眉,“但你们无法和我一样。所以,还是需要另辟他法。”

    “地心源母呢?”曼农道。

    “想要融合地心源母,需要大机缘,不是那么容易的。”天启摇头。

    “秦浩,你不是?”多臂族的图坦询问。

    秦浩脸色凝重,说道:“我的方法不适用其他人。”

    “那……”图坦愕然。

    大殿内,已聚集了整个星河的巅峰强者,每一个都是跺跺脚,都能让星河震动的存在。

    可如此多的强者齐聚,在谈到烬灭之光时,一个个也都是愁眉不展。

    “我们有办法抵御烬灭之光。”

    就在此时,孤身一人而来的维克,淡淡地说道。

    此言一出,所有强者的目光,都下意识地汇聚到维克身上。

    “魂族……”有人暗自嘀咕。

    “维克,你们魂族新任的族长索姆尔,为何没有来?”阿萨德诧异道。

    “抱歉,索姆尔已经不是我们魂族的族长,他……乃是阴影生命圣神的一个分魂。”维克脸色有些阴暗,“我们魂族的族长,永远都是大帝。如今,大帝……”

    “咳咳!”天启猛地咳嗽起来。

    他以奇异的目光盯着维克。

    维克和他对视了一下,幡然醒悟,说道:“即使大帝不知所踪,大帝依然是我们魂族的族长,除非真正证明大帝死亡了。”

    “还是说说该如何抵御烬灭之光吧。”天启提醒。

    维克点头,说道:“我们和阴影生命的斗争,已持续了数百万年,我们比任何人都了解阴影生命。当然,我们魂族因为比较特殊,只要以本魂形态和阴影生命战斗,就不惧烬灭之光。不过,当我们试图以魂兽的血肉之身,与阴影生命战斗时,我们就需要借助于别的方法。”

    “什么方法?”阿萨德问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