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四使徒!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四使徒!

    临近魂族的一个偏僻域界。

    昏暗的天空,显现出密集的裂缝,天穹犹如一个精美的瓷器,在大范围地龟裂着。

    下方的大地,有着一座座死火山,那些火山……数百万年都处于沉寂状态,未曾喷发火焰。

    而此时,那些沉寂数百万年的死火山,地心的火焰都被点燃后,引流向那些裂开的空间缝隙。

    四个枯瘦的老人,散落在天空,碧绿色的眼瞳内,充满着迷惑之色。

    “咻咻咻!”

    众多从这个域界飞离的火焰,化为一个个火炎流星,从那些空间缝隙内重新飞回。

    火炎流星一一轰击在底下的死火山区。

    大地,溅射着火光,涌现出岩浆汁水,一座座死火山犹如复活了一般。

    “天地异变,这是……有精通火焰力量的强者,寻求着突破?”

    一个枯瘦的老人,碧焰燃烧般的眼瞳,冷冷看着那些空间缝隙,道:“当年炎魔之王突破之际,也有类似的天地征兆。那时,这个域界还不是如此,眼前的火山都是处于喷发状态。”

    “不错,就是因为炎魔之王突破到终极之境,才将此地的火焰之能抽离,造成地面上的火山全部能量枯竭。更多的火焰之力,永远埋藏在地心,这些年都再没显现出来。”另外一个老者插话。

    “能引发天地之变,有资格冲击终极之境者,如今的星河只有烈焰鸢一人!”第一个老者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可那些飞出的火焰。又全部回来了,这……”

    他犹豫了一会儿,才不确定地说道:“他难道失败了?”

    “当然是失败了,如果他成功了,被他牵引走的火焰,怎么可能回流?”

    “可是,大帝已经陨灭。谁能阻止他成功?”

    “鬼知道。”

    四个以魂兽变化而成的魂族老人,脸色阴沉,默默思索着。

    “莫不成,是那个……秦烈?”一人怀疑道。

    “炎日君主最近虽然风头大盛,可依我看,他应该还不及烈焰鸢。”有一人说道:“毕竟,炎日君主所谓的完美之血,乃烈焰鸢一手造就。烈焰鸢如果栽在他的手中,实在太嘲讽了吧?”

    “我也不相信。”

    “一旦让炎日君主踏入终极之境。成为了深渊之主,我族……还真是有点麻烦啊。”

    “索姆尔那家伙,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虽说他有大帝的气息。”

    “不管如何,他都是大帝的子嗣,如今大帝不在了。他又成为了我们的族长。我们应该帮助他。”

    “我总觉得他有点奇怪。”

    “……”

    四个魂族的老人,看着天地的异变,轻声嘀咕着。

    “你们也感觉到他的奇怪了?不愧是我麾下的四大使徒!”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其中一道撕裂的空间缝隙传来,下一刻,秦烈的血魂兽分身,便穿过空间缝隙而来。

    “你是谁?”一名老者喝道。

    “秦烈!他是炎日君主,我看过他的画卷模样!”

    “炎日君主!你来做什么?”

    “他是我们的敌人!”

    四个魂族的老者,都是十阶的血脉,如今乃魂族最德高望重的长老。深得魂族族人的信任。

    他们四个,以前都是御魂大帝的使徒,帮助御魂大帝来打理魂族事务。

    在御魂大帝销声匿迹多年以后,他们成为了魂族最有权势的人物,一直在魂族悄悄筹谋着,为魂族的崛起而努力。

    “你们,难道认不出我是谁?”秦烈微笑。

    “呼!”

    入驻血魂兽分身的灵魂树,倏地从血魂兽脑海飞出,浮在血魂兽的头顶。

    一簇簇碧绿色的火苗,内部充斥着密密麻麻的神秘魂族文字,从那一株灵魂树内闪现。

    一霎后,那些奇特的绿色火苗,就交织成了一幅玄奥晦涩的高级古阵图。

    在那四个魂族老者惊异的目光下,那些蕴藏魂族秘密的绿色火苗,又倏然一变,重新聚集,衍变出第二幅神秘的高级古阵图。

    “呼呼!”

    绿色的火苗,不断的衍变着,化为了一幅幅不同的高级古阵图。

    那些古阵图之中,不但蕴藏着魂族的灵魂秘密,还烙印着种种奇特的天地法则。

    每一幅高级古阵图的异变,都让那四个魂族的老者惊惧不已,让他们连连惊呼。

    半响后,最后一幅古阵图,陡然爆碎,化为了众多神族的玄妙符文,落入了那四个魂族老者的眼中。

    秦烈的那一株灵魂树,也重新飞入了血魂兽分身,以本体的模样,安静地看着四个老者。

    四个老者,都释放出灵魂树,吸纳着那些玄妙符文。

    熟之又熟的感受,从他们每一个的灵魂树内传来,让他们瞬间激动若狂。

    “大帝!”

    “是大帝!”

    “这才是真正的大帝!”

    “恭迎大帝回归!”

    四个魂族的老者,手舞足蹈,纷纷怪叫起来。

    他们看向秦烈的目光,有着狂信徒才有的炽热和疯狂,似乎只要秦烈一声令下,他们愿意立即去死。

    “这些年,辛苦你们四个了。”秦烈轻声道。

    此言一出,四个魂族的老者,都是热泪盈眶。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依照大帝的吩咐,在为我们魂族谋算。”

    “大帝,您,您怎么成为了秦烈?”

    “你夺舍了他?”

    “哈哈,是大帝您取代了卡斯托尔,拥有了这具完美的血肉傀儡吗?”

    四使徒兴奋欢呼。

    “不,我就是秦烈。秦烈,也就是新生的我。”秦烈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和阴影生命圣神一战后,让我意识到,我缺少一具完美的血肉之身。我又恰恰知道,烈焰鸢在进行完美之血计划,所以我便要借助烈焰鸢之手,为我造就了这具完美之身。只有拥有了完美之身,我才有自信和阴影生命圣神第二战时能获胜。”

    “如今,计划算是成功了,烈焰鸢已经被我斩杀,完美之身即将形成。”

    “在和那家伙决战之前,我要清理掉魂族内部,那个被他掌控的索姆尔。”

    “什么?索姆尔被他掌控着?”一名族老惊叫,“他身上有大帝您的气息,我们以为……他是您的子嗣。”

    “或许,索姆尔就是另外一个他。我和他第一战时,他对我的气息已完全熟悉,以他的能量,想要模拟我的气息并不难。”秦烈道。

    “难道他就是阴影生命的圣神?”

    “我猜是这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