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一个时代的终结!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一个时代的终结!

    “没了那一团火焰,你恐怕就没有希望踏入终极之境了吧?”

    秦烈那虚态化的巨魔之身,在那一团终极之焰被封禁到炎日炼狱以后,缓缓变化着,又化为了实体。

    他突然就轻松了下来。

    他相信,烈焰鸢迈入终极之境的关键,就在于那一簇终极之焰。

    失去了那团火焰,烈焰鸢也就失去了突破的根本,除非将那团火焰找回,不然烈焰鸢将始终停留在现今的力量层次。

    而炎日炼狱,乃是他一手缔造的深渊层面,为了压制那团火焰,他将炎魔之王的生命结晶,星空镜,还有火灵全部投入到了炎日炼狱。

    两件奇物,加上世间火焰力量最奇特的生灵火灵,他自信可以将那团火焰永远留在炎日炼狱。

    如此一来,他只需要以血肉之躯,将烈焰鸢斩杀即可。

    “即便星海崩灭,炎能永久消失,我也要再凝炼一簇终极之焰!”

    烈焰鸢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一道道细密的空间裂缝,从他身旁密密麻麻地绽裂开来。

    “呼呼呼!”

    他不断地深呼吸,浑身的血脉之力,再一次沸腾。

    他每一次呼吸,那具燃烧着的躯体,就仿佛化为了火焰之心,吸引着茫茫星海更多的火焰。

    “喀喀!”

    “轰隆隆!”

    无垠星空,许许多多种族的域界和星河内,蕴藏着火焰能量之地。以更加恐怖的速度崩灭着。

    秦烈隐隐感觉到。又有着一团团的火焰,在他的力量之下,被牵引到域外乱流地。

    烈焰鸢要故技重施,第二次凝结出一簇终极之焰!

    因为他心中同样明白,没有终极之焰,他不但突破不了现有的境界,还会被秦烈所杀。

    他也清楚。当他第二次凝结终极之焰以后,茫茫星河的火焰能量,将会失去多少。

    他也知道会导致更多星空的崩碎塌陷。

    可他却没有一丝犹豫!

    “不要再造孽了。”秦烈冷哼道。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烈焰鸢狞笑着,“只要让我突破到终极之境,即便星海消失,万万种族灭族,我也在所不惜!”

    “我活着,这天地才有意义!”

    “我若死了,我宁愿星空与我一同沉沦消失!”

    “咻咻!”

    无数蕴藏着滚烫炎能的流光。从那虚空乱流域飞逝而来,试着重聚。

    “你这样的家伙,活着,对星海永远都是一个巨大的隐患。”秦烈叹道。

    心神一动,一滴滴鲜血,剔透如晶珠。从其掌心飞出。

    一缕缕幽光。才秦烈眼瞳内飞出,注入那些鲜血晶珠内。

    晶珠为秦烈鲜血精华,那一缕缕幽光,乃是他的灵魂。

    一个个晶珠陡然胀大,在极短时间内,化为了一个个秦烈。

    那些秦烈,每一个都有血有肉,而且灵魂气息浓郁。

    他们的躯身,只是常人般大小,却有数十个之多。

    数十个秦烈。神色平静,如游鱼般分散到烈焰鸢身旁。

    “血脉裂变!”

    数十个一模一样的秦烈,齐声暴喝,每一个秦烈的血脉气息,都突然变得完全不同。

    有的秦烈,变幻为高阶恶魔的形态,有的秦烈,流露出玄冰家族族人的气息,还有的秦烈,背后有着羽翼,分明就是羽族的族人,另外还有一个秦烈,皮肉消失于骨骼,以骨族的形态示人。

    几十个秦烈,在这一刻,仿佛化身为几十个种族的十阶血脉战士。

    随着血脉的裂变,他们的躯体,甚至面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他们的神态,眼中释放出的光芒,分明又都是秦烈。

    “血脉枷锁!”

    突然间,数十种不同的血脉波动,力量法则,从每一个秦烈体内传来。

    无数绚烂的神辉,交织着蕴含不同血脉的力量奥义,凝为一条条粗长的神光锁链,瞬间套向了烈焰鸢。

    烈焰鸢神情猛地一变。

    在他的感觉之中,他是以一己之力,来面对整个星河的强者。

    仿佛,星海间所有强大种族的十阶血脉战士,都有了默契般联手,将不同的血脉天赋糅合在一块儿,用来对付他一个。

    其中,还有神族五大家族的血脉天赋,包括烈焰家族的烈焰血脉。

    他生出一种束手束脚的不适感。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像是成为了整个星海的敌人。

    仅仅一个秦烈,给他带来的压力,犹如硬抗着整个星河的绝世强者!

    “啪啪啪!”

    由种种血脉神辉组成的枷锁,蕴藏着诸多的力量法则,陡然落到他身上。

    他那具燃烧着的火焰之身,释放出更加汹涌的火焰,他不得不分心,将一部分力量用来抵御那一条条神辉锁链。

    如此一来,他便不能全心全意的,第二次凝结终极之焰。

    “哧啦!”

    一条条火焰流光,在虚空乱流域相互聚集时,变得略显无力。

    他凝聚终极之焰的速度陡然下降。

    “该结束了。”

    看着神情狰狞的烈焰鸢,秦烈轻声道:“你的成就仅限于此,而且,你还不够聪明。如果你能够像天启一样,继续苟活一段时间,你或许真能等到机会,可惜啊。”

    “不要和我提那个懦夫!”烈焰鸢疯狂叫嚷。

    秦烈摇头低笑。

    “出来吧。”

    他一点眉心,隐藏在眉心皮肉之下的镇魂珠,渐渐撕破皮肤浮现。

    镇魂珠,犹如他的第三只眼,幽幽注视着烈焰鸢。

    狂暴状态的烈焰鸢,看了一下秦烈的“第三眼”,竟瞬间安静下来。

    他望着镇魂珠的那一刻,徒然生出一种玄之又玄的奇妙感受御魂大帝在默默注视着他。

    这一刻,他完全相信了天启的推断秦烈就是新生的御魂大帝!

    “果然是你!”烈焰鸢爆吼。

    也在此时,秦烈也清晰地感觉到,他一部分残缺的灵魂,就在镇魂珠内!

    “咻!”

    多年来,一直存在他眉心的镇魂珠,倏地飞出。

    时间犹如突然静止,空间,仿佛被冻结,在秦烈和烈焰鸢的眼中,似乎只有那镇魂珠在飞逝着。

    烈焰鸢试图反抗,却发现这方星海,都像是突然有了主人。

    那种感觉,就像凌语诗融合地心源母以后的灵域。

    “他在哪里,他就是哪个星海的缔造者。”烈焰鸢醒悟道。

    一霎后,从秦烈眉心飞出的镇魂珠,就从他的眼角,飞入了他的脑海。

    他眼中的神芒骤然黯淡。

    虚空乱流域,还在聚集着,试图二次凝结终极之焰的炎能,突然间依照来时的路径重返原地。

    烈焰鸢的时代,就此被终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