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烈焰鸢的不甘!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烈焰鸢的不甘!

    烈焰鸢神情有些低落,摇头低笑。

    从天启的口中,弄清了所谓的事实真相以后,他心中充溢着忿忿感。

    他耗费了大量的心血,造就的完美之血,本是为自己准备的。

    当他知道,他所有的努力,都只是为御魂大帝做嫁衣时,他自然难以接受。

    这意味着,从始至终,御魂大帝都在算计着他,通过他的手,拥有了完美之血。

    到了现在,当他以为御魂大帝同阴影生命圣神一战后,已彻底消亡,正要迈入终极之境时,秦烈突然到来。

    秦烈,就是新生的御魂大帝,以他造就的完美之身,来阻止他。

    这一切,似乎……还归功于他的努力。

    他怎能甘心接受?

    “就算他是御魂大帝,那又怎样?他不是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吗?他也尚未恢复到巅峰之境,没有能重返终极之境!”烈焰鸢神色突显狰狞,“我还有机会!”

    天启苦笑着摇头,“他来了,你也就没机会了。”

    “什么?”烈焰鸢爆吼。

    “他不需要踏入终极之境,也能阻止你。”天启叹了一口气,劝说道:“烈焰鸢,老实承认失败,主动放弃迈出最后一步吧。在我来看,他所有的算计,都是为了拥有一具完美之身。而且,他真正的对手,并不是你我。”

    天启深邃的目光,看向一个未知的虚空,道:“阴影生命的圣神,才是他的目标。”

    “等他完全恢复了记忆,重新踏入终极之境,就是他和圣神决战的时刻。”

    “你我,只能等待,等待他和圣神的下一战。”

    “他胜了,你我只要永远安于现状,不妄想取代他。成为星河第一人,就能继续活下去。”

    “他若败了,这方星河则是需要另外一个,足以和阴影生命抗衡的人物。”

    “那时。才是你我的机会,他才不会继续插手你我的突破。”

    “烈焰鸢,放弃吧。”

    天启轻声劝说。

    “不!我不甘心!”烈焰鸢咆哮,“我只差一步,就能踏入终极之境。而他……还没有能完全觉醒!我要先他一步成为星河第一人,至于阴影生命的圣神,待我突破到终极之境,我将负责斩杀!”

    “呼呼!”

    众多火焰光烁,随着他的愤怒,以他为中心,扩散到更遥远的星河。

    一个个死寂的星辰,被那些狂暴的烈焰吞没,化为一个漆黑黯淡的光点。

    火焰之心的烈焰鸢,汹涌释放着火焰力量法则。两只眼睛如最炽烈的太阳,流淌着恐怖的火焰流光。

    “何必?”天启低声暗叹。

    沉吟了一下,他扭头看向秦烈,道:“只要你还屹立在星河,我都将安于现状。我会默然等候,等候你和阴影生命圣神的第二战,你胜了,我会永远保持现有的境界和力量。你若败了,我才会取代你,踏着你的脚印。力阻阴影生命的入侵。”

    这般说着,天启那消瘦的身影,一点点隐匿于火焰焚烧的星空。

    数秒后,秦烈便再也感受不到天启的气息。他知道天启已主动离开。

    天启的离开,意味着他将不会参与烈焰鸢之事,一切都交给秦烈。

    他的离开,也说明他自知不是秦烈之敌。

    “也不知你说的是真是假。”秦烈皱眉。

    天启过来后,所给出的推测,令秦烈也心生迷惑。

    直到现在为止。他也无法确定,自己就是御魂大帝。

    可是,天启的种种推断,又都有理有据。

    他深思细想,也隐隐觉得天启所言……或许就是事实。

    尤其是,他从那镇魂珠内,能感觉到似乎真有他一部分残魂。

    “我不管你是谁,但你若要阻止我踏入终极之境,就让我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烈焰鸢冷哼。

    “嗤嗤!”

    一条条火焰光线,都有数万米长,如流淌着火焰汁水的光河。

    那些光河,在这一方星河纵横交错,仿佛顷刻间就组成了世间最玄奥的火焰法则。

    一种焚烧万域,能够让一个个星河都化为灰烬的火焰气息,从愤怒的烈焰鸢体内荡漾开来。

    秦烈瞳孔微缩,清晰地看到,随着烈焰鸢的暴怒,无穷无尽的狂暴火焰,已经从这一方星海,向极远处的一个个星域而去。

    他立即知道烈焰鸢动了真怒,为了能尽快踏入终极之境,为了能击杀他,开始不顾一切了。

    “哧啦!咔喳!”

    恐怖的火焰力量,令这个偏僻寒寂的星空,不断地崩碎炸裂。

    无数的域外流光,从空间乱流地飞逝而来,填满了星空。

    同样精通着空间力量的烈焰鸢,尽情宣泄着自己的力量,似乎在调用空间之力,助涨着他的火焰之能。

    手持星空镜的秦烈,眯着眼,认真观察着崩碎的虚空。

    他感觉到,随着烈焰鸢尽情宣泄着力量,烈焰鸢仿佛成为了星河的火焰之心。

    浩瀚星空,无垠域界,种种火焰奇地,都蕴藏着炽烈的火焰。

    可在烈焰鸢发力之后,蕴藏在不同星空的火焰之能,仿佛全部被烈焰鸢所吸引。

    从那空间乱流域飞逝而来的流光内,都溅射着浓烈的火焰,那些火焰之能,似乎来自于不同的星河。

    他甚至隐隐感觉到,就连远在灵域的泊罗界,炎族所在的那些火山区,也在疯狂喷涌着烈焰。

    暴乱之地,天器宗所有的火焰区,虚空陡然碎裂,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空间缝隙。

    “咻咻!”

    埋藏在地心的火焰能量,蕴藏在滚滚岩浆之中,如火焰长河注入那些空间缝隙。

    在空间缝隙内,一条条绵长的火焰长河,瞬间融入了域外流光之中。

    在那些域外流光的牵引之下,滚动的火焰能量,被烈焰鸢吸引到身旁。

    泊罗界,暴乱之地,各种已知的未知的,星河之中蕴藏着炙热火焰能量的域界和天地,都在烈焰鸢的力量之下沸腾着。

    难以想象的恐怖炎能,从千万个域界,纷纷流逝到虚空乱流域,旋即注入到这一方星空,增强着烈焰鸢的力量。

    在秦烈的感知中,连深渊上面一百层空间,极炎深渊等等层面的火焰能量,都已变得不受控制。

    只有炎日炼狱,还有熔岩君主的熔岩炼狱,蕴藏的火焰之能,才不受烈焰鸢的影响。

    除此之外,只要是蕴藏着浓烈火焰之能的天地、域界和深渊层面,滚滚的火焰都被烈焰鸢吸引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