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新生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新生

    一簇簇浓烈的火焰,汹涌燃烧着,其中蕴藏着诸多火焰力量法则。

    秦烈巨大的魔身,在火焰中安然飞逝着,丝毫不受那些火焰的影响。

    他的一只眼睛,从深紫色渐渐变幻为赤红色,一股同样的火焰气息,从他体内的血脉内滋生。

    “嗤!”

    他那巨大魔身,也开始有火焰溅射而出,他裂嘴一笑,伸手虚空一抓。

    炎魔之王的那块生命结晶,顿时从炎日炼狱飞来,瞬间落入他掌心。

    那块火焰陨石的生命结晶,倏一在这一方火海星空突现,上面立即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火焰图纹。

    每一簇图纹,都代表着一种火焰法则奥义!

    “秦烈!”

    火焰中央,全身燃烧着的烈焰鸢,陡然轻喝。

    一道道炽热的火焰,如岩浆汁水一般,从他的眼瞳内流淌出来。

    他猛地盯住了迅接近的秦烈。

    半响后,秦烈的巨魔之身,就在他身前千米处停住。

    在秦烈和烈焰鸢之间,覆盖着无数肉眼可见的火焰光纹,那些火焰光纹,都烙印着最玄奥的火焰力量奥义。

    那些火焰光纹,乃是烈焰鸢领悟火焰力量的终极奥义,自形成的。

    可以视为烈焰鸢的独特灵域。

    “炎界!”

    或许是察觉到了危机,烈焰鸢冷哼一声,尽情释放力量。

    以他为中心,这一片星海的火焰能量,突然开始爆炸。

    点点火焰异芒,在爆炸时,形成了恐怖的火焰风暴。

    那些火焰风暴,全部受到他的血脉调动,一团团地聚集在他身旁。

    秦烈微微皱眉。

    他稍稍感知了一下,就现那一团团的火焰风暴,蕴藏着足以毁灭一个域界的狂暴炎能。

    而烈焰鸢的那具火焰之身,更是仿佛成为天地间火焰奥义的集结。拥有着能够将灵域、神域都化为灰烬的恐怖之力。

    “三十年过去了,没想到你还记着我。”

    烈焰鸢一讲话,聚集于他面部的火焰,就缓缓褪尽。

    他的真实容貌。得以从滚滚火焰内浮现,他冷冷望着秦烈,目光骤然变得无比深邃神秘。

    一点点火焰星芒,徒然从他眼瞳滋生,并且开始依照着某种奇特的法则秩序涌动。

    “嗯?”

    秦烈讶然。旋即现千万碎小的火焰星点,如浩瀚星河内无数的星辰,突然朝着他飞泻而来。

    “喀喀!”

    他所在的空间,传来惊人的粉碎声,他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他倏地记起烈焰鸢同样为精通空间力量的强者。

    “空间修复。”

    他另外一只魔手内,多面体的星空镜,闪烁着璀璨星芒。

    漫天的星芒,仿佛从更多的域外星河飞逝而来,迅聚集到他身旁。

    眨眼时间,他身旁不断粉碎的空间。就被修复平整。

    他的巨魔之身,肩部稍稍抖动一下,就有一层层苍茫的空间,随着他血脉的波动而形成。

    数十层空间,层层叠叠地存在他周边,化为了神奇的空间壁障,在隔绝阻止着那些来自于烈焰鸢的火焰之能。

    “没想到,你在这三十年时间,竟变得如此强大。”烈焰鸢感叹道。

    就在快要跨入终极之境时,他的力量已重新攀升到新的高峰。他相信此时的他,实力应该已越天启。

    他本来以为,此时的他,足以轻易击杀秦烈。

    可是。他并没有想到秦烈通过这三十年时间,在斩杀卡斯托尔收获了死魂力量奥义,又融入了数百个种族的精血以后,将魔身生长到了九千九百米。

    他很清楚,九千九百米的大恶魔,离深渊之主只有一步之遥。

    这意味着眼前的秦烈。真正的力量,并不逊色即将破境的他。

    他于是变得慎重起来。

    “你想迈出最后一步?”秦烈语气淡漠。

    “怎么?想阻止我?”烈焰鸢哼道。

    秦烈皱眉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仅仅是阻止你,我来,是想要让你就此消陨于星河。”

    “嘿!”烈焰鸢怪笑,“没想到在御魂大帝死亡以后,你居然要替代御魂大帝,来阻止任何一人跨入终极之境。可你,毕竟不是御魂大帝,你也没有如他一般,早就熟悉终极之境的奥妙。我知道拥有九千九百米魔身的你,离成为深渊之主只有一步之遥。可即使只有半步,你也还不是深渊之主。现在的你,没有足够的力量来阻止我!”

    “是么?”秦烈洒笑,摇了摇头,“我并不是这样认为。”

    “呼哧!”

    就在此时,又有一道空间缝隙撕裂,消失多年的天启,倏地闪现而出。

    “天启!”烈焰鸢低声咆哮。

    秦烈愣了一下,扭头看向和灵族断绝关系的天启,“怎么?你想替他护法不成?”

    天启摇头,脸上满是苦涩之意,“我只是感觉到空间的异变,特意来查探一下,没有别的想法。”

    秦烈点头,“没有别的想法最好,不然……”

    天启的笑容愈苦涩了,“我就知道会这样。”

    “会怎样?”烈焰鸢不明所以。

    “你还不明白吗?”天启叹息,深深看向烈焰鸢,“魂族的镇魂珠,就在秦烈的手中,早已和秦烈融为一体了。”

    “什么!”烈焰鸢一惊。

    “卡斯托尔死亡时,我悄悄去了深渊通道,我……听到了一点事情。”天启深吸一口气,又看向秦烈,“卡斯托尔的主魂,本欲用和你玉石俱焚来威胁你,可他却没有成功。因为,他的八个分魂,都和主魂断了联系。能斩断卡斯托尔和灵魂联系的,我想来想去,也只有魂族那件异物了。而那件异物,乃御魂大帝亲手筑造,也是他的本命器物。”

    “什么意思?”烈焰鸢还是没有能领悟其中的含义。

    “他来阻止你,就和当年御魂大帝阻止卡斯托尔一样,和御魂大帝阻止星海所有强者的举动一样啊。”天启提点。

    烈焰鸢还是有些茫然。

    “烈焰鸢啊烈焰鸢,你努力了那么多年,一手造就的完美之血,之所以成功,并非全是你一人功劳啊。”天启轻叹,“不然,为何在秦烈之后,你又尝试了无数次,都没有能再一次重现完美之血?”

    “秦烈的存在,完美之血的形成,压根……就不是偶然啊。”

    “这三十年,我潜隐踪迹,悄悄探知,才知道第一个秦烈,早就已经陨灭了。”

    “如今,站在你我二人面前的秦烈,根本就是新生的御魂大帝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