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我来了!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我来了!

    不知名的星河深处。

    一团团火焰汹涌燃烧着,迅向周边蔓延,恐怖的火焰所过之处,一颗颗星辰被吞没。

    荒寂的星域,没有任何生命种族存在,只有无尽的冰冷黑暗。

    炽烈的火焰中心,乃是一个燃烧着的老人,许许多多的火焰力量奥义,化为肉眼可见的神文和烙印,围绕着老人狂舞。

    离火焰之心极远之地,有一个早已死寂的星辰,在那星辰上站在两个人。

    烈焰昭和血帝黎昕。

    “主人,就要踏入终极之境了么?”

    黎昕脸色阴晴不定,血红色的眼瞳,一瞬不移地看着火焰中心的烈焰鸢。

    “快了!”烈焰塚眼中满是炙热,“一旦家主突破到终极之境,秦烈那小儿,将瞬间陨灭!主人造就的完美之血,血肉丰碑,八个不死泰坦,都将重归主人的手中!”

    最近三十年,秦烈的声望如日中天,连带的,灵域也成为了星海的中心。

    反观他们,只能龟缩于九耀界,不敢四处活动。

    就连烈焰鸢,也再没有露面,沉溺在火焰力量奥义的领悟中。

    在很多域外强者的眼中,秦烈……已越了烈焰鸢和天启,成为了星河第一人。

    对烈焰塚,还有那些依附烈焰鸢的扈从而言,这是难以接受的。

    他们很难认同如今的秦烈。

    他们在等待,等待烈焰鸢突破最后一步,踏入终极之境的那一刻。

    而现在,就是最关键的时刻!

    “哧啦!”

    一道狭长的空间缝隙,突然在血帝和烈焰塚旁边的灰暗星空绽裂。

    黎昕脸色陡然一变,不自禁地低喝:“是秦烈!”

    烈焰塚也豁然变色。

    下一刻,他们就看到一个顶天立地的巨魔,从撕裂的空间缝隙内跨界而出。

    那巨魔,有着近万米的魔身,只是看上一眼。就让人由然生畏。

    “九千九百米!”

    血帝黎昕,一看到秦烈跨空而来的魔身,轰然巨震。

    他眼中瞬间溢满了惊惧之色。

    他熟知深渊恶魔一族血脉和力量的等阶,与庞大的魔身息息相关。他也知道真正的深渊之主,拥有着万米的魔身。

    而此时的秦烈,魔身已经达到九千九百米,这意味着秦烈只需要再生长一百米,就能顺理成章地越十阶血脉。和烈焰鸢一样迈入终极之境。

    三十年前,血帝黎昕在神域时,还试着和秦烈一战。

    那时,秦烈展现出的力量,已经让他心颤。

    可那时,秦烈还没有斩杀卡斯托尔,没有将卡斯托尔的一切融入自身。

    那时的秦烈,魔身和仅仅只有七千米左右。

    短短三十年时间,秦烈的魔身,已生长到九千九百米。他只是看着眼前的秦烈,就感觉到浑身毛孔似乎都在颤栗。

    就连他的九层魂坛,也似乎有预感的,轻轻摇晃着。

    这让他明白,时隔三十年以后,他和秦烈之间的差距,已拉开到不可逾越的距离。

    他在面对秦烈时,再没有一丝一毫的信心,只想尽快逃离此地。

    “黎昕?”

    秦烈的巨魔之身,在幽暗的星河。高高俯瞰着他,眼神玩味。

    “你在为烈焰鸢护法吗?”

    黎昕硬着头皮,道:“我在……等候主人迈入终极之境。”

    “不用等了。”秦烈咧嘴一笑,摇了摇头。说道:“我来了,他也就失去机会了。念在你曾经是血煞宗的宗主,并且曾经在灵域时,帮助过的份上,我让你离开。从今天起,你自由了。不需要再听命于烈焰鸢。因为,过了今天,烈焰鸢就将从此由星河永远消失。”

    “我……”黎昕眼中满是涩意,他垂头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话罢,黎昕不再多言,也不顾烈焰塚的咆哮,自顾驾驭着九层魂坛离开。

    不知为何,他竟然极其相信秦烈的话语。

    仿佛秦烈的一句句话,似乎就代表着星河的法则和奥义,一言就能审判众生。

    他自知绝非秦烈之敌,留下来也起不到丝毫作用,所以乖乖离去。

    “黎昕!等家主突破到终极之境,你将和他一样被斩杀!”烈焰塚怒吼。

    “你是看不到那一天了。”秦烈漠然道。

    话音一落,无数交织着的异芒,带着数百种不同的血脉和力量法则奥义,突然就罩在了烈焰塚身上。

    烈焰塚抬头一看,似乎突然看到了,种种的力量法则融为一体,将他的生机和灵魂都给斩断。

    他试着激烈焰血脉,却现……他的烈焰血脉竟无法燃烧!

    他出无助的嘶吼声。

    可不论他如何叫喊,他都渐渐被那些异芒吞没,血肉之躯犹如被凌迟一般,化为千万碎裂的血块。

    数秒后,烈焰塚的灵魂和血肉,都被斩的零碎。

    十阶血脉的烈焰塚,实力比现任烈焰家族的族长烈焰昭弱不了太多,可他在如今的秦烈面前,却毫无还手之力。

    血帝黎昕驾驭着九层魂坛,尚未完全离开这一方星河,就再也感觉不到烈焰塚的气息。

    他知道,就在那短短数秒时间,让他都有些忌惮的烈焰塚,已经被秦烈随手击杀。

    “太,太可怕了。”

    黎昕心神惊颤,他那座九层魂坛,疾驰的度骤然加快。

    这一刻,秦烈在他的心灵深处,似种下了无敌的魂影。

    他再也兴不起挑战秦烈的念头。

    “果然,果然不一样了……”

    秦烈望着化为一块块血肉的烈焰塚,有些茫然地轻声低语。

    他知道,这三十年时间,他在不断融合各族精血,领悟了数百种不同的血脉力量奥义以后,实力已达到他自己都无法想象的高度。

    可他还是没有料到,同为十阶血脉的烈焰塚,在他的一击之下,竟死的那么快,那么的容易。

    烈焰塚从始至终,都没有能出那怕一次攻击,就连血脉……都在他变幻烈焰法则时,从烈焰塚体内离去。

    没有血脉力量可用的烈焰塚,显得那么的无力,就这样被他轻易斩杀。

    这和他生出一种无敌星河的异样感。

    “烈焰鸢……”

    他喃喃自语着,巨大的魔身,在炽热燃烧的火焰中缓缓游荡着,不急不缓地出火焰中心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