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昏头了吧?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昏头了吧?

    灰暗的深渊通道。

    卡斯托尔从炎日炼狱飞回以后,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向着上面一百层深渊冲去。

    他想要尽快返回最上的深渊层面。

    他已经感觉到,他在八具分身没有恢复到巅峰之力时,急匆匆杀入炎日炼狱太不明智了。

    知道秦烈对他的主魂动手了,他没有能忍住,试图提前开始夺舍的行动。

    他明知道在他的主魂,和秦烈的魂坛融合一体的情况下,秦烈难以顺利将他主魂炼化,他还是急匆匆地杀进了炎日炼狱。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也同样害怕。

    秦烈的进步太快了,每隔一段时间,都在变得更加强悍。

    他担心,当他的八个分身,积累到巅峰之力的时候,秦烈已强悍到他都难以压制的程度。

    所以他提前进来了。

    可是,秦烈分明早有准备。秦浩,凌语诗,还有七君主,都在他到来以后,逐个从炎日炼狱现身。

    这让他意识到,秦烈不是仓促地要对他主魂下身,而是提前就有了预谋。

    但他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力量。

    只是,烈焰鸢未能如约控制住八个不死泰坦,也没有能把那块血肉丰碑,从秦烈手中夺取。

    这导致秦烈没有乱了阵脚,而天启,也在炎日炼狱封闭以后,未能及时赶来援助他。

    以他自身的力量,面对如日中天的秦烈,加上奥斯顿等七君主,让他感觉到了无力。

    他最终决定再多忍耐一下。

    “快了,上面还有三个大恶魔的心脏,我还没有完全炼化。一旦炼化了,我另外三具分身就能达到全盛时的状态,到时,我融合以后的魔身,就能有九千九百米!那时。我的血肉力量,足以应付一切恶劣的局面!”

    这般想着,他那缩小后,只有八千米的魔身。疯狂地射向深渊通道的顶部。

    一个闪烁的黑洞,在他飞动的前方,陡然胀大。

    “哧啦!”

    秦烈比他还要高一千米的魔身,从那黑洞内钻出,嘿嘿怪笑着望向他。

    “星空镜!”

    秦烈手中。那一面巨大的星空镜,释放着夺目的神辉。

    在那神辉之下,游离着深渊通道内,无数的星星点点,突地汇聚向星空镜。

    每一个黑洞,虚空通道内,都有无数闪亮的星辰,为星空镜提供着能量。

    而受了伤的卡斯托尔,在这世间最奇特的深渊通道,硬是不能借用一丝一毫的能量。

    这里并无深渊魔气存在!

    “你竟然敢借用深渊通道离开。卡斯托尔,你是不是昏头了?”秦烈狂笑。

    炎日炼狱,依然是深渊的一个层面,存在着海量的浓郁深渊魔气。

    那些深渊魔气,任何的大恶魔,都可以吸纳来恢复自身的血肉力量。

    秦烈可以,七君主可以,卡斯托尔同样可以。

    因此,在战斗的时候,卡斯托尔依然能够调用炎日炼狱的深渊魔气。来补充自己的损耗。

    虽然,他损耗的速度,远远超过他的负荷。

    但在深渊通道内,因为不存在深渊魔气。卡斯托尔在其中消耗的血肉力量,将再难恢复。

    当然,秦烈在深渊通道内,也不能借用深渊魔气能量来恢复魔身。

    可他另外拥有着星空镜!

    他还有着时空妖灵一族的血脉,而时空妖灵一族,恰恰就诞生于深渊通道!

    “糟糕!被追上了!”

    一看到秦烈再一次现身。看到秦烈把持的星空镜,开始聚集深渊通道内游离的星光,卡斯托尔就心下一沉。

    他瞬间明白了秦烈的算计。

    “难怪,难怪没有急着追我……”

    卡斯托尔魔瞳之中,第一次闪现出惊惧之色,他甚至怀疑秦烈故意逼他踏入深渊通道。

    “如果还是在炎日炼狱了,我想要斩杀你,恐怕还没有那么容易。”秦烈笑的越发开心,“可惜,你已经失了气势,你变得越来越不理智了。明知道我拥有星空镜,你还敢进入深渊通道,你不是昏头了是什么?”

    卡斯托尔脸色又是一变。

    “咻咻!”

    点点闪烁的星光,在汇聚到星空镜之后,陡然凝结为无数巨大的星空光刃。

    那些光刃,如明晃晃地尖刀,全部斩到卡斯托尔的魔身上。

    只是一霎,卡斯托尔那八千米的魔身,就多出了数百道狭长的伤口。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只能赌一把了!”

    一看情况不妙,卡斯托尔的魔身,突然在深渊通道内不断飞旋变幻方向,防止更多的星空光刃的轰击。

    只剩下八千米的魔身,近身和秦烈撕缠,也未必能取得上风。

    他必须另行险招!

    “嗤嗤!”

    沉落于脑海的魂坛,其中的一角,又突现丝丝紫色光芒。

    秦烈眼瞳突显厉色,马上发现卡斯托尔主魂所在的死魂空间,似乎隐隐要崩碎。

    卡斯托尔的死魂空间,就是那块紫色的晶体,和他的魂坛已浑然一体。

    一旦那紫色晶体碎裂,他的魂坛,也可能同时爆碎。

    “卡斯托尔!”秦烈怒吼。

    “嘿,你的魂坛和我的主魂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我的主魂碎裂了,你的魂坛也将爆灭!”卡斯托尔眼中充满着歇斯底里的疯狂魔光,“你再敢继续逼迫下去,我就爆灭死魂空间,让我的主魂和你的魂坛一同碎灭!我知道,你还有两个分魂,魂坛爆灭以后,你也死不了。可同样的,我另有八个分身,我也有八个分魂,我同样也不怕爆碎主魂!”

    卡斯托尔准备玉石俱焚了!

    “停下!”

    秦烈心神惊变,不得不阻止了星空镜,继续对卡斯托尔的肉身轰击。

    他脸色变得无比的挣扎。

    看得出来,卡斯托尔已经疯了,他真的有可能说到做到。

    他真要疯狂地爆灭那块紫色晶体,秦烈的魂坛,也将一并碎灭。

    那块魂坛,记载着种种的血脉力量奥义法则,还有天雷殛,血灵诀,寒冰之力,炎魔之王的火焰法则,包括他的主魂。

    魂坛爆灭,他的损伤,要远远超过卡斯托尔!

    他决不允许他的魂坛,有丝毫的损伤,不愿意和卡斯托尔去玉石俱焚。

    “放我走!”卡斯托尔厉声咆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