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夺回来!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夺回来!

    九耀界。

    烈焰鸢静坐着的高大身躯,轰然一震,坚毅如铁的脸上,布满了寒霜。

    “大哥!”烈焰塚沉喝。

    “没事。”烈焰鸢缓缓摇头,道:“真是没有想到,那小子居然炼化了我烙印在那八个不死泰坦灵魂内的火焰印记!”

    “怎么可能?”烈焰塚骇然。

    “我也没有想到他已经强大到如此的程度。”烈焰鸢叹了一口气,皱眉道:“我感觉到,魂族的镇魂珠……也在他的手中!”

    “那小子究竟把持了多少神器?”烈焰昭大惊失色,道:“血肉丰碑呢?”

    “还被他困在炎日炼狱。”烈焰鸢苦笑。

    “这……”

    烈焰塚愈发感到难以置信。

    “看来,我一手造就的完美之血,已恐怖到连我本人都压制不住了。”烈焰鸢的眼中,闪烁着炽热的火光,他舔了舔唇角,道:“也好,完美之血越强大,说明我这些年的心血,越是没有白费。”

    “现在怎么办?”

    “等,等天启那边的消息!”

    “我们……要不要也前往炎日炼狱?”

    “他有星空镜,我们要想去炎日炼狱,只能通过深渊通道了。可拥有星空镜的他,在深渊通道内,实力更加强大,我不想太冒险。”

    “可是,如果让他将卡斯托尔的灵魂炼化了,那他……就更加无法掌控了。”

    “也未必。”

    烈焰鸢莫测高深地说道。

    ……

    “给我回来!”

    炎日炼狱内,秦烈将八具神尸体内的火焰印记炼化以后,冷冷看向试图从深渊通道逃离的血肉丰碑。

    一滴滴殷红的鲜血,如晶莹的火焰宝石,突然从他指尖飞出。

    数百滴本命精血,以奇异的图案在虚空中排列,每一滴本命精血内,都有秦烈的灵魂从中闪现。

    他依照镇魂珠内,一种神秘的古阵图的运转方式,重新排列那些本命精血。

    一滴滴的本命精血。在虚空中飞速旋动着,化为一幅巨大的血腥图案。

    从那图案之中,传来秦烈的血脉呼唤,只针对于那块血肉丰碑!

    “嗤嗤!”

    只见那试图逃离的血肉丰碑的碑面上。一点点血光,极其明亮地释放而出。

    烈焰鸢烙印在上面的火焰印记,和那些血光,激烈地争斗起来。

    “不是只有你,在血肉丰碑内。留有印记!我也有!”

    秦烈冷哼,神情专注地看着那块血肉丰碑,以灵魂再一次发出呼喊。

    八个不死泰坦,此时死死地守在他身旁,防止卡斯托尔的出手。

    “呼!”

    从他体内飘飞出去的血肉丰碑,这一刻,像是重新感受到他的存在。

    从碑面的另外一面,陡然激射出一道道神光。

    “去吧!给我带回来!”

    由秦烈的本命精血组合而成的血腥图案,化为一团血淋琳的影子,陡然射向了血肉丰碑。

    那血淋琳的影子。模糊不可见,可分明就是秦烈的模样!

    一霎后,那鲜血淋漓的影子,就飞到了血肉丰碑上方。

    “呼!”

    血影,瞬间落入了血肉丰碑,和烈焰鸢的火焰印记,开始第二轮的争斗。

    血肉丰碑,似乎在顷刻间,又被秦烈的灵魂给占满。

    “咻!”

    血肉丰碑化为一道血光,向秦烈再次飞来。

    数秒后。那块血肉丰碑就落入了秦烈的魔手之中,秦烈狰狞厉笑着,碧焰燃烧般的眼瞳,绽放出绿色太阳般的神辉。

    一道道神辉。和血肉丰碑内激射出的神芒,瞬间交织在一块儿。

    猛一看,仿佛是从秦烈的眼瞳内,飞出了一条条的筋脉。

    那些筋脉,与血肉丰碑紧紧连接在一块儿,牵动着血肉丰碑。飞向秦烈的眉心。

    “毁灭之力!”

    秦烈咆哮着,一簇簇的赤红色火焰,夹杂着毁灭之力,全部飞入了血肉丰碑。

    “不属于我的意识,印记,残魂,统统燃烧为灰烬!”

    承载着毁灭之力的火焰,将那块血肉丰碑层层裹住,烈焰家族的那块血肉丰碑,疯狂地燃烧起来。

    “噼里啪啦!”

    条条闪电,从那血肉丰碑内溅射而出,两股恐怖的灵魂力量,在血肉丰碑内冲击着。

    一霎间,秦烈以他领悟的魂族的灵魂秘术法则,和烈焰鸢烙印的火焰力量,就撕扯了开来。

    “嗤嗤!”

    血肉丰碑汹涌燃烧。

    秦烈咧着嘴,不迭地冷笑着,嚎叫道:“这里是炎日炼狱,是我缔造的独特空间,此地,我所领悟的力量奥义,将数倍地增强!”

    “你藏头露尾地躲在九耀界,单单凭仗着火焰印记,就试图抹杀我的东西,你不觉得太狂妄了?”

    讲话间,一个个秦烈的灵魂幽影,从他眼瞳内飞出。

    数量众多的幽影,化为了许许多多的秦烈,全部逸入血肉丰碑。

    只见血肉丰碑的碑面上,突然浮现出一个个秦烈出来,那众多的秦烈,似乎在血肉丰碑的碑面上,又和烈焰鸢的火焰印记厮杀开来。

    烈焰鸢的火焰印记,开始逐个的消失,他拥有血肉丰碑的那段过往记忆,似乎都被秦烈给剔除在外。

    “这一次,我再也不允许任何属于我的东西,被你留下一丝属于你的历史!”

    “轰!”

    九耀界,烈焰鸢高大的身子,剧烈地震动着。

    无数诡异莫测的符号,火焰印记,神族的血脉晶链,从烈焰鸢的眼瞳内交替闪现。

    他尽力保持着他的一丝印记。

    可惜,他和血肉丰碑的联系,却变得越来越微弱。

    半响,他不断震动着的身子,突地停了下来。

    他整个人都瞬间安静了。

    “大哥?”烈焰塚轻呼。

    “我彻底失去血肉丰碑了。”烈焰鸢喃喃道。

    “啊,那怎么办?没了血肉丰碑,神族的另外四个家伙,就可以和他的血肉丰碑真正联合了!”烈焰塚尖叫。

    “炎日炼狱的事情,我不再理会,也不再过问天启的行动。”烈焰鸢语气冷漠,似终于下定了决心,起身道:“从现在起,我会消失一段时间。我会全力冲击终极之境,你再见我的时候,我必然已经超越自我,先天启一步踏入终极之境。只要真正迈出了那一步,我失去的一切,我都会夺回来!我耗费无数心思创造出的完美之血,将和血肉丰碑一块儿,回归我的身躯!”

    他长身而起,撕裂了一道空间缝隙,就在烈焰塚的注视下,从九耀界离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