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挣扎!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挣扎!

    “谁都不想再一次被束缚,不想再有一个主人,我们都受够了被统领的生活!”

    魅影君主脸色深沉,说道:“炎日君主,你也不想莫名其妙多出一个主人吧?”

    “秦烈!”奥斯顿也出声提醒。…,

    他也不想熔岩君主复活炎魔之王!

    他很清楚,炎魔之王一旦苏醒过来,威胁可能比卡斯托尔都要大。

    “不要着急,我倒要看看熔岩君主,能弄出什么名堂出来。”秦烈神情镇定。

    “大人!醒来吧,这是您的时代!我会帮助你,让你再次攀上巅峰!卡斯托尔那家伙,注定只是大人您的垫脚石!只要您苏醒了,卡斯托尔根本不足为惧!”

    熔岩君主嘶啸着,一条条岩浆溪河般的火焰纽带,紧紧缠绕着那块火焰陨石,一点点扯向他的恶魔心脏。

    “突突突!”

    一根根布满利刺的狰狞怪手,从熔岩君主的恶魔心脏内冒出来,将临近的那块火焰陨石攥住。

    同时,熔岩君主巨大的魔身上,一根根粗壮的筋脉,也从皮肉内清晰地显现出来。

    在那根根筋脉内,有火焰汁水流淌着,蕴藏着种种神秘的血脉晶链。

    也在此刻,始终没有动作的秦烈,倏地一点眉心。

    “呼!”

    一座晶莹剔透的魂坛,遍布着无数繁密玄奥的魔纹,从他魔瞳中飞出。

    魂坛之上,一块区域许许多多的赤红色火焰图案,骤然燃烧。

    炎魔之王独特的气息。和烙印着的火焰力量法则。化为一圈圈火焰波浪。浪潮般涌向了那块火焰陨石。

    只是一霎,秦烈和那块火焰陨石之间的联系,就变得万分紧密。

    “回来。”

    秦烈冷冷看着那块火焰陨石,利用魂坛和陨石间的联系,以自身的血脉激发,对那块火焰陨石发出了召唤。

    “啪啪啪!”

    一道道赤红色闪电,和淡紫色的闪电,同时由那块火焰陨石表层溅射开来。

    秦烈和熔岩君主的血脉力量。火焰法则,又狠狠地冲击在一块儿。

    “轰!”

    千万绚烂的火光,从火焰陨石上爆发,令那块火焰陨石的光芒,照耀了整个深渊通道。

    “找死!”

    熔岩君主咆哮着,巨大的魔爪不断晃荡,魔爪所指之处,一个个黑洞凭空浮现。

    从那些黑洞内,漂浮出千百座漂浮的火焰山,每一座火焰山都有万米高。

    千百座火焰山。都疯狂释放着烈焰,喷涌着暴烈的岩浆汁水。如巨大无比的火焰球,轰隆隆地撞击向秦烈的魔身。

    突然冒出的众多火焰山,填满了甬长的深渊通道,让深渊通道变得拥堵不堪。

    另外六个恶魔君主,在那千百座火焰山飞出以后,都皱紧眉头,齐齐怒吼。

    “熔岩君主!你是认真的?你当真要复活炎魔之王?”

    “你想要一个主人,我们可不想!”

    “不要逼我们插手!”

    包括奥斯顿在内,六君主都被激怒,反而将矛头对向了熔岩君主。

    “嘿嘿!我管你们怎么想,只要主人复活了,你们还不是乖乖就范?就凭你们几个,连卡斯托尔的分身都无法斩杀,又怎么可以抵挡我主人的光焰?”

    熔岩君主夷然不惧,一边咆哮着,一边从自身的体内,宣泄着狂暴的力量。

    “呼呼呼!”

    千百座火焰山,狂啸着,凶猛地撞击到秦烈的魔身。

    不是特别宽敞的深渊通道,被千百座火焰山填满,秦烈的活动空间已极其有限。

    他躲避不及,魔身已被一座火焰山撞击到。

    “轰!”

    一声沉闷的爆响,那座撞到秦烈的火焰山,竟诡异地消失。

    秦烈悬浮深渊通道的魔身,岿然不动,可脸色却骤然一变。

    “这是?”

    他骇然发现,消失的那座火焰山,居然出现于他的那颗恶魔心脏内!

    “轰!轰轰!”

    就在他发愣时,又有三座火焰山,从他后心,腰腹处,倏地消失。

    同样的,那三座消失的火焰山,也出现于他的恶魔心脏!

    一股难以遏制的炙热感,从他的那颗恶魔心脏内传来,只见汇聚于心脏内的恶魔之血,迅速被蕴藏着种种火焰法则的炎火给蒸发。

    恶魔之血的蒸发,令他这具七千米的魔身,都控制不住地开始萎缩。

    他明显感觉到,他能够动用的恶魔血脉力量,在大幅度锐减。

    “你对深渊法则的领悟,还是太浅显了一点。”熔岩君主嚷嚷道。

    那声音……竟然也是来自于秦烈恶魔心脏中的火焰山。

    仿佛,在火焰山飞入他恶魔心脏的时候,熔岩君主的血脉和灵魂,也顺势入驻其中了。

    “糟糕!”

    九幽君主奥斯顿,一看到撞击秦烈魔身的火焰山,突然诡异地消失,立即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秦烈!小心一点,恶魔心脏是我们血脉和力量的来源,你一定要坚守住!”

    “炎日君主,你对深渊法则,对深渊种族的认识都浅陋了,你太不小心了!”

    “你竟然让他的力量渗透到恶魔心脏?难道你没有重点防护你的心脏?”

    “你的战斗方式,注定你不是熔岩君主的对手!”

    其它的几个恶魔君主,到了这时候,都下意识地站到了秦烈一边。

    他们纷纷提醒秦烈,让他小心熔岩君主,千万不要被燃烧了那颗恶魔心脏。

    一旦恶魔心脏被重点攻击了,任何恶魔的血脉力量,都不能完全发挥,魔身也会逐渐缩小。

    魔身变小,意味着血脉力量被迅速消耗,战斗力自然也在急速流失。

    “跟我回熔岩炼狱!”

    熔岩君主狰狞怪笑着,巨大的魔身,率先飞向了一个黑洞。

    众多火焰山,此时都呼啸着飞旋,去撞击另外几个恶魔君主。

    在狭窄的深渊通道内,已经遍布了火焰山,当那些火焰山都疯狂滚动时,其它的恶魔君主也只能暂时避让。

    他们也知道,熔岩君主这么做,只是为了减缓他们的出手,让他们无法插手他和秦烈的战斗。

    真正的目的,就是阻扰他们一下,让他可以将秦烈带入熔岩炼狱。

    一旦进入熔岩炼狱,身为缔造者的他,实力将会暴涨,可以利用熔岩炼狱底层的深渊法则对付秦烈。

    那时,就算他们都进入了熔岩炼狱,因为不是在自己的炼狱层面,也会束手束脚。

    “不要被拖入了熔岩炼狱!”又是奥斯顿第一个大声提醒。

    这时,已经有几个奇特的黑洞,悄悄漂浮到秦烈的魔身旁。

    从那些黑洞内,全部传来了熔岩君主的怪笑声,还有强猛的吸吮力。

    炎魔之王的那块生命结晶,在一座座火焰山,神秘地进入秦烈恶魔心脏的时,也被熔岩君主带入了熔岩炼狱。

    那块火焰陨石,一入熔岩炼狱,秦烈和其的联系,似乎就被无情截断了。

    而秦烈,不但被那些火焰山燃烧着恶魔心脏,还被黑洞的力量牵引着,逐渐往熔岩炼狱飞去。

    “不愧是强大的恶魔君主。”

    秦烈大口大口的呼吸,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在感概熔岩君主强大的同时,也在思索着解决之道。

    一道亮光从他脑海突然闪过。

    “喀喀!”

    他那巨大的魔身,骨骼发出爆响,他开始收回恶魔之血,将其全部带向恶魔心脏!

    七千米的魔身,在数秒时间,急剧收缩,化为了一个体型渺小的人族。

    “神族,玄冰血脉,绝对零度!”

    “寒冰诀,极寒之力!”

    “血脉激变!”

    心中默念着,他迅速转变血脉力量,连连变幻。

    他的眼瞳,骤然变成银白色,漠然,冰冷,没有一丝情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