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众神殿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众神殿

    禹曦到来后,看了看旷绝和嗜血家族的族人,脸上苦涩的意味更浓。

    “旷绝这家伙,明明可以调动嗜血家族的战士,瞬间斩杀了烈焰塚,可他偏偏不允许任何族人参战。”暗昊骂骂咧咧道。

    禹曦听到这句话,表情更加尴尬了。

    血帝黎昕杀过来时,光明家族内部意见不统一,很多族老不认同他的决定,反而希望他主动交出那块血肉丰碑。

    嗜血家族这边则是完全不同。

    烈焰昭独自过来,表明要旷绝暂时交出血肉丰碑以后,嗜血家族的族人,都被他瞬间激怒。

    如果不是旷绝阻止,所有嗜血家族的族人,都会涌上去击杀烈焰塚。

    身为族长的旷绝,明确表态,只要烈焰塚可以胜过他,他就会将那块血肉丰碑交出。

    他还不允许其他嗜血家族的族人参战。

    也是因为这样,他和烈焰塚的战斗,才会持续到现在。

    暗昊和寒澈在秦烈的帮助下,通过空间通道由冰夜界飞来以后,也被他勒令原地不动。

    他坚持要以自己的力量,在所有嗜血家族的注视下,战胜烈焰塚。

    这么一来,暗昊三人只能无奈等候,等他先解决烈焰塚。

    秦烈和八个不死泰坦,禹曦赶来后,也只能尊重旷绝,冷眼注视他和烈焰塚分出胜负。

    “你那边怎么样?”暗昊询问禹曦。

    禹曦脸皮子不自然地抖了抖,“没事了。”

    “嘿,我们几个当中,就你对那些老家伙最尊敬。我猜你们家族内部,问题也最大吧?”暗昊调笑。

    禹曦哼了一声,却没有反驳。

    “那家伙就是秦烈吗?”

    “听说他蜕变为恶魔君主了?”

    “成为了恶魔君主,他还值得信任吗?”

    “我们到底当他是烈焰家族的族人,还是一个恶魔看待?奇怪啊。”

    “……”

    嗜血家族的族人,从秦烈以恶魔君主的形象到来以后,就在议论纷纷。

    他们一个个好奇地打量着秦烈。一边感知着秦烈体内的血脉气息,一边暗自揣测。

    “放心吧,他是我们烈焰家族的族人,他体内流淌着的主血脉。就是烈焰血脉!”烈焰昭高呼道。

    “烈焰塚,你去死吧!”就在此时,传来了旷绝的咆哮。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旷绝的吼叫吸引,视线纷纷落在旷绝和烈焰塚身上。

    种种嗜血的负面气息。以旷绝为中心弥漫开来,那些负面之力掺杂着绝望、恐惧、怨恨、愤懑、暴戾等等极端之力,一种嗜战的精神狂潮,在旷绝那块血肉丰碑的催动下,轰然爆发。

    那一刻,他们惊异地发现,旷绝身侧传来了一头头大恶魔临死前的凄厉惨啸。

    他立即明白,以前被旷绝和嗜血家族斩杀的大恶魔,临死前的怨气和绝望,也被那块血肉丰碑一并炼化。

    其中。还有许许多多死在旷绝手中,被那块血肉丰碑炼化的异族死亡气息。

    无数的负面能量,同一时间爆发,疯狂助涨着旷绝的气势。

    烈焰塚以血脉凝结的炎界,被那些灵魂可以感知的负面之力冲击着,溃不成军。

    一霎后,烈焰塚的炎界爆裂,化为千万疾射的火芒。

    那一刻,在秦烈的感知中,烈焰塚的血脉和火焰领域。似突然失去了联系。

    旷绝嗷嚎着,犹如一头发狂的凶兽,以邪恶的精神狂潮去冲击烈焰塚的灵魂。

    烈焰塚分明显得不敌。

    “嗤嗤!”

    然而,在烈焰塚不断暴退的身后。却突然绽裂一个空间缝隙。

    烈焰塚整个人诡异地消失不见。

    “你们都来众神殿吧。”

    烈焰鸢的声音,从那空间缝隙内,缓缓传了出来。

    “我来了!”

    嗜血家族的族长旷绝,已经杀红了眼,答应了一句,就要一头冲进去。

    “别!”暗昊急忙阻止。

    “别进入他的空间通道!”寒澈也喝道。

    旷绝听到他们的提醒。悬崖勒马,就要冲入那道撕裂的空间缝隙前,突然停住。

    他猛地看向了秦烈。

    这时候,暗昊、烈焰昭、寒澈、禹曦,还有此地所有嗜血家族的族人,也都齐齐看了过来。

    秦烈旋即醒悟过来,点了点头,“我带你们去众神殿。”

    话音一落,他借助于星空镜的力量,撕裂出另外一个空间缝隙。

    “走吧!”

    一道道身影,通过秦烈撕裂的那一道空间缝隙,逐个地进入了众神殿。

    众神殿内。

    血帝黎昕,刚刚的烈焰塚,还有邪龙族的族长,都单膝着地,跪伏在一个高大的火焰老人神座之下。

    在众神殿之外,则是聚集着许多烈焰家族的血脉战士,那些血脉战士全部听命于烈焰鸢。

    除此之外,地魔族、三眼族、龙狮族还有夜魔族等几个小种族的强者,也全部在众神殿外面听命。

    只要烈焰鸢一声令下,他们都会杀过来。

    “呼呼呼!”

    一道狭长的空间缝隙,就在众神殿之内闪现,秦烈等人接连闪入。

    倏一进来,秦烈的视线,就落在神座上那高大的火焰老者身上。

    “你应该拜见我。”烈焰鸢微微一笑,缭绕他身旁的火焰,忽然尽数熄灭,他一脸的慈祥和自傲,“你是我外孙,所以你能在短短百年时间,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为你感到骄傲。”

    “谢谢。”秦烈神色平静,道:“我来,是希望你从那个位置下来。”

    “这个位置吗?”烈焰鸢起身,指了指神王宝座,笑着说:“这位置,我只是暂时替你坐一阵子。等我踏入终极之境,我自然会让给你,扶持你成为新的神王。”

    “就怕那时候我已经被卡斯托尔所害了。”秦烈回击。

    卡斯托尔能苏醒,能恢复到如今的实力,暗中都是天启和眼前的老人在谋划。

    卡斯托尔的强大,会导致他被夺舍灵魂,最后成全卡斯托尔。

    他用卡斯托尔来提醒烈焰鸢在其中扮演过的角色。

    “卡斯托尔?”烈焰鸢哑然失笑,摇头说道:“从始至终,他都只是一个炮灰而已。我只是通过卡斯托尔,来激励你,让你顺利成为炎日炼狱的恶魔君主,让你能更快的蜕变和强大。”

    “现在来看,一切……依然还在我的意料之中。”

    “你放心吧,区区卡斯托尔,只是我们爷孙的垫脚石而已,他蹦跶不了多久的。”

    话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从那神座上下来,说道:“如果你想现在就坐这个位置,我让给你,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