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九耀界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九耀界

    灵界。

    蔚蓝色的大海无边无际,一块块巨型陆地,如宝石般点缀在大海上。

    其中一块陆地上,随处可见体型巨大的魔宠,那些魔宠在海边,森林内,相安无事地栖息着。

    此地,自古以来,都属于灵族的大贤者独有。

    一座座宏伟的宫殿,在那陆地上如山般耸立,其中一座最大的宫殿内,天启坐在空旷的殿堂,握着命运权杖,领悟着力量奥义。

    “咻咻!”

    一束束异芒交织在天启的正前方,迅速凝为一扇空间之门。

    卡斯托尔从白骨界逃离的灵魂,倏然穿过那空间之门,以一簇幽魂的形态显现。

    闭目领悟力量奥义的天启,缓缓睁开眼,看了卡斯托尔一眼,诧异道:“你怎么弄成这么一副模样?”

    以灵魂显现的卡斯托尔,神情阴沉,“我这具血肉分身,在白骨界被秦烈燃烧成了灰烬。”

    天启愈发惊讶,“怎会这样?那小子的本体,不是还在炎日炼狱吗?”

    “是他的魂族分身。”卡斯托尔哼道。

    “不会吧?”天启将命运权杖收起,认真地打量着卡斯托尔,道:“他的魂族分身,没有烈焰血脉,如何能将你的分身燃烧成灰烬?就算是他的本体,以他对火焰力量的认知,也应该不能拿你怎么样吧?据我所知,如今的星河,也只有烈焰鸢那家伙,才能以火焰之力,燃烧你的一具血肉分身。难道是……烈焰鸢动手了?”

    “不太可能。”天启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烈焰鸢和我早有默契。他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你出手。”

    “秦烈得到了炎魔之王的生命结晶。”卡斯托尔喝道。

    “炎魔之王的生命结晶!”天启终于变色。

    卡斯托尔神情沉郁,道:“因为秦烈,骨族没有向我效忠,我无法顺利掌控骨族的力量。没有骨族帮助,没有那些强大的尸奴。我另外六具分身想要恢复巅峰,恐怕没那么容易。”

    迟疑了一下,他又说道:“另外六层炼狱的那六个家伙,比格罗姆难缠的多,我那没有恢复巅峰的分身,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我还是需要你们的帮助。”

    卡斯托尔最后道。

    天启皱着眉头。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说:“我和烈焰鸢的计划,如今已经暴露了,想要再一次帮你,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卡斯托尔嘿嘿一笑。说道:“哦,我并不着急,反正那家伙还没有醒来。只要他没有醒来,没有对我动手,就无人可以彻底击杀我。”

    “就是那六大君主合力,也顶多将我再一次封印,他们毁灭不了我。”

    顿了一下,他深深看向天启。“而你,在得到命运权杖以后,应该急于尝试吧?”

    “烈焰鸢。也在等待着,想要尽快迈入终极之境。”

    “你们两个等候了那么久,其实早就可以突破了,就是害怕他醒来盯上你们吧?”

    “我不着急,我可以继续等,你们呢?”

    “想让我替你们挡枪。你们……是不是应该多出点力?”

    话到后来,卡斯托尔的语气。变得冷厉嘲讽。

    天启久久沉默。

    半响后,他缓缓站起。说道:“我去和他沟通一下。”

    “你们既然害怕,就把你们该做的事情,为我做好。”卡斯托尔冷笑道。

    天启犹豫了一下,突然问道:“如果炎魔之王没有陨灭,你和他都在巅峰之境,你……能否胜过他?”

    卡斯托尔神情一冷,道:“不知道。”

    “我提醒你一句。”天启微微一笑,说道:“烈焰鸢如果成功踏入终极之境,他也就领悟了火焰的终极之力,他就是另一个炎魔之王,天生能克制你。”

    此言一出,卡斯托尔也沉默了。

    “哦,还有,秦烈的完美之血……是他一手弄出来,那是他为自己准备的,你想剥夺可没那么容易。”天启又道。

    “我自有定夺。”卡斯托尔冷冷道。

    “我希望你明白一点,你和我,应该还可以共存于世,你我都在终极之境了,也是谁都奈何不了谁的。但是,你和他同时在终极之境,他是可以炼化你的。”天启微笑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卡斯托尔轻轻点头。

    “那就好。”天启笑了。

    ……

    未知的星河深处。

    九个炽烈的太阳,释放着惊人热浪,像是汹涌燃烧的大火球。

    在那九个太阳之间,有一个赤红色的域界,终年被九个太阳烘烤着。

    这方天地名叫九耀界。

    九耀界的大地,似乎永远都在燃烧着,天空时有火炎流星坠落,一座座火焰喷涌着岩浆。

    此地,比炎日炼狱的朱雀界,还要炽热难耐。

    对大多数的生命种族而言,这样的域界,都是不适合生存的。

    然而,一些极度依赖火焰的生命种族,却将这样的天地,视为梦寐以求的修炼之地。

    譬如朱雀,譬如炎魔,譬如烈焰家族……

    九耀界一座座巨大的火山中央,遍地都是滚动的岩浆,岩浆将那片火山中央化为了火海。

    在那火海上,有着一座以火焰结晶淬炼而成的宫殿,整个宫殿似乎永远都在燃烧着,释放着比周边火山都要恐怖的炎热气息。

    “呼!”

    一个空间之门,在那宫殿的上方,一点点的形成。

    空间之门逐渐形成时,无数汹涌的火焰之力,化为肉眼可没的火苗,纷纷飞入那火焰宫殿。

    突然间,这一方极致炎热的世界,似乎一下子清凉了。

    一名神族烈焰家族的战士,从那空间之门内冒出,他敬畏地看了一眼那火焰宫殿,道:“老家主,我刚刚得到消息,秦烈以炎魔之王的生命结晶,将出现于白骨界的卡斯托尔的一具分身燃烧成灰烬。卡斯托尔对骨族的行动,因为秦烈的插手,被破坏了。新家族和寒澈也去了白骨界,如今我族和白骨界结盟了……”

    这个神族的战士,有着九阶的血脉,他毕恭毕敬地,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向火焰宫殿的那位详细道明。

    “哦,我知道了,你回去吧。”从火焰宫殿内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那名神族战士,躬身一礼,然后才转身踏入空间之门。

    “呼!”

    在他离开不久,同样从那空间之门内,走出了血帝黎昕。

    黎昕躬身行礼,神情颓丧地说道:“主人,我在深渊通道内,几经转道,才回到九耀界。我差一点……和黄泉炼狱一起崩碎,是小主人帮了我一把,我才能回来。”

    “他取代了格罗姆?”烈焰鸢在火焰宫殿内询问。

    “是这样的,不过……也有卡斯托尔在暗中帮他。”黎昕沉吟了一下,道:“小主人在那株生命古树内,察觉到了主人您的烙印,他……已经不再信任您了”

    “不再信任。”烈焰鸢语气淡漠,“他也从未信任过我。”

    “我刚得到消息,秦浩……没有离开炼狱,他应该会在另外六层炼狱,去狙击卡斯托尔的分身。”黎昕又道。

    “哦,我知道了。”烈焰鸢淡淡道。

    突然,他感觉到九耀界的空间法则,猛地一变。

    “天启……”

    空间规则的变化,让他立即意识到,灵族的天启大贤者正在赶来。

    只有灵族的天启,才能稍稍改变他缔造的空间规则,能在任何时候到来。

    “你去吧。”他示意黎昕离开。

    “遵命。”黎昕行礼后,转身走向空间之门。

    “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和秦烈接触了,他既然有了戒心,那就……由他去吧。”烈焰鸢说道。

    “明白了。”黎昕消失于空间之门。

    也在此时,天启撕裂了空间,忽地出现于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