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不走了!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不走了!

    火焰炽烈的地心深处。

    那块赤红色的天外陨石,静静地铺在如熔炉般的火山底部,一簇簇奇妙的火焰图纹,犹如拥有生命般缓缓涌动着。

    在那些火焰图纹之中,以古老深渊文字镌刻的“炎日”两字,释放着太阳般的神光,显得如此的夺目。

    种种火焰的力量奥义,规则大道,似乎都蕴藏在那些涌动的火焰图纹当中。

    任何生灵,似乎只要能够在此逗留,去观察那些火焰图纹,就能领悟火焰力量的真谛。

    那是力量规则的直观体现。

    秦烈的一缕灵魂意识,在炙烈燃烧的火山之心,端详着那块奇特陨石。

    他越来越觉得,这块不知从何而来,不知怎么就落在朱雀界的陨石,就是那炎魔之王的结晶。

    怀着这个疑惑,他的这一缕灵魂意识,倏然一动。

    神域,众神殿。

    秦烈的暗魂兽分身,深吸一口气,突然伸手点向半空。

    一丝丝神秘的灵魂力量,在空中描绘着,将那块沉落在炎日炼狱的奇特陨石给勾勒出来。

    “这是……”

    烈焰昭轰然一震,呆呆看着那以灵魂丝线描绘出来的陨石,看着那上面显现的▽火焰图纹。

    不知为何,只是看着那些火焰图纹,烈焰昭的血脉,都变得活跃汹涌。

    一股炎热气息,从那慢慢显现的赤红色陨石上,一点点释放出来。

    众神殿都在变得燥热。

    秦烈也微微变色,解释道:“我只是将一块陨石的形态。以魂力描绘出来。就像是书写一幅画而已。为何……”

    他感觉到了,众神殿的气温,就因为那描绘出的陨石,而变得炽热。

    拥有烈焰血脉的烈焰昭,死死瞪着那块只是虚幻的陨石图,身上已有零星的火芒闪烁。

    似乎,从那陨石的火焰图纹之中,烈焰昭就领悟到了火焰力量的玄妙奥义。

    “只是图画?”寒澈骇然。

    秦烈点头。“我的一缕灵魂在那边,我通过端详它的样子,将其给描绘出来,想确认这东西……是不是炎魔之王的结晶。”

    此言一出,神族五大家族的族长,全部都被惊住了。

    “它,它在哪儿?你怎么找到的?”烈焰昭结结巴巴地询问道。

    烈焰昭明显失态了,看他的样子,似乎恨不得立即前往那陨石所在地。

    “怎么?对你的烈焰血脉大有益处?”旷绝道。

    烈焰昭不迭点头,“那块陨石上的种种火焰图纹。都蕴藏着火焰奥义的真谛,只是看虚无的画面。我血脉都在沸腾!”

    “那就错不了了!”禹曦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果传言属实,那块陨石,应该就是炎魔之王的生命结晶!”

    “蓬!”

    烈焰昭再也无法控制血脉的动静,全身燃烧出汹涌的烈焰,将众神殿都给蒸腾的炽热难耐。

    “不要显现那陨石了!”暗昊急忙喝道。

    秦烈愣了下,突然醒悟过来,急忙收回魂力。

    以他魂力勾勒的陨石,在众神殿内忽地消失,一点踪迹都没了。

    那陨石一消失,烈焰昭那暴动的血脉力量,立即神奇地平静下来。

    他不断地深呼吸,调整自己的心境,说道:“那陨石……应该就是炎魔之王的生命结晶!”

    秦烈镇定自若,道:“它在炎日炼狱,和我的魂坛……已融为一体。在那陨石上,烙印着‘炎日’两字。”

    五大家族的族长,听他这么一说,一个个看向他的目光,都变得无比的怪异。

    “你小子的运道……”暗昊摇头苦笑。

    “简直就是齐气运于一身。”寒澈感叹道。

    秦烈没有因他们的赞叹而自傲,而是认真地询问道:“这东西……能灭掉卡斯托尔?”

    “如果你可以领悟上面所有的火焰力量奥义,即便是全盛时期的卡斯托尔,恐怕都要绕着你走。”禹曦沉吟了一下,又说道:“不过,因现在卡斯托尔没有恢复巅峰力量,只要你能善用这东西,想要给他制造点麻烦,应该会很容易。按照你所说,那个出现于白骨界的卡斯托尔的分身,还没有恢复到最强的力量,你只要能御动这陨石,借用上面的火焰力量,卡斯托尔的那具分身……必败无疑。”

    “但你,怎么才能将其从炎日炼狱带入白骨界?”暗昊问道。

    “我是炎日炼狱的缔造者,是新的恶魔君主,而且……我能动用星空镜。”秦烈微笑道。

    “那你……可以试试。”禹曦点头道。

    “你动用吧,我也去一趟白骨界,见见白骨界的老朋友。”烈焰昭道。

    “我陪你一起。”寒澈也说道。

    给他们这么一说,秦烈立即底气十足了,尝试着动用炎日炼狱的那块火焰陨石。

    与此同时,白骨界。

    骨族的拉缇戈,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突然开口道:“卡斯托尔,你放秦烈走吧,他是因为我们而来。”

    一身紫色衣衫,显得优雅不凡的卡斯托尔,淡然一笑,道:“想通了?”

    拉缇戈点头,“想通了。”

    卡斯托尔脸上笑容更加迷人,说道:“那好吧,秦烈,你可以领着你的那些魂奴走了。”

    “卡斯托尔大人!”艾森伯格的比克喝道。

    夜鬼的塔隆也一脸急色。

    古塔斯,坤罗,还有辛达和提亚,原本都是夜鬼的强者,如今都成了秦烈的魂奴。

    他希望卡斯托尔能够出手,将秦烈击杀,然后帮坤罗等人解脱。

    他相信卡斯托尔拥有这个力量。

    “无妨。”卡斯托尔摆摆手,示意比克和塔隆不要着急,“这个秦烈是我选定的目标,不论他现在多么的耀目,最后都是为我做嫁衣。我很乐意在我八具分身,一一恢复到巅峰之前,看到他越来越强大。他的强悍,本就是我一手造就的,你们尽管放心,该是你们的早晚都属于你们。”

    “明白了。”

    “遵命。”

    比克和塔隆,虽然不知卡斯托尔话里具体的含义,可他们不敢违背卡斯托尔的命令,只能屈从。

    “你走吧,我们骨族……不是卡斯托尔的对手。”拉缇戈深深看着秦烈,又想起上一任骨族族长,被卡斯托尔残忍杀死的场景,愈发感到心悸,“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我们不想被灭族。”

    “抱歉。”布雷多也向他致歉。

    众多骨族族人,本欲发表不同的意见,可是都被他们的那些长辈给呵斥的不敢出声。

    那些后来赶到的,骨族的老人,也都对卡斯托尔有着深深的惧意。

    在拉缇戈决定服软时,他们也突然觉得轻松了,好似卸下了心头的一座大山。

    那一刻,他们才明白,卡斯托尔给他们带来的恐惧,历经数百万年依未曾消失。

    “我还就不走了。”秦烈微笑着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