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炎魔之王!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炎魔之王!

    “卡斯托尔的八具分身,真要是全部恢复巅峰之力,重新成为深渊之主,浩瀚星海内,敢于和他撕破脸的,恐怕也只有魂族的御魂大帝了。”

    黑暗家族的暗昊,忽然出现于众神殿的门口,随后脸色阴郁地走来。

    在他之后,嗜血家族的旷绝,光明家族的禹曦,也都神情沉重地出现。

    知道秦烈到来后,他们都从各自的领地赶来,不过还是慢于寒澈和烈焰昭。

    对于卡斯托尔,神族这五大家族的族长,同样感到棘手。

    他们深知巅峰时期的卡斯托尔,是何等的恐怖,何等的霸道跋扈。

    那个时期,强大如他们,都要暂避锋芒,不敢和卡斯托尔正面冲突。

    “现在的卡斯托尔没有那么强大啊。”秦烈道。

    “不错。”嗜血家族的旷绝,咧嘴森然一笑,说道:“如果只是一具分身,就算是我,都可以战胜他!即便他分身在巅峰时期!”

    秦烈眼睛一亮,“依我看,只要让骨族的族人,看到卡斯托尔并非不可战胜,拉缇戈和布雷多就敢反抗他。”

    “我能战胜他,但是……我杀不了他。”旷绝补充道。

    “就连御魂大帝插手,八大恶魔君主加时空妖灵一族的族长合力,也只是暂时镇压他而已。”暗昊一脸苦涩,“他毕竟踏入过终极之境,修炼的死魂力量奥义,又是出了名的奇诡难测。想要彻底杀死他。将其完完全全的炼化。的确是千难万难,几乎……不可能。”

    “也并非不可能,只不过能完全杀死他的存在,已经……在他之前陨灭了。”光明家族的禹曦说道。

    此言一出,另外四大家族的族长,都怔住了,旋即皱眉思索。

    “死魂力量奥义。乃世间阴魂的极致力量,这种阴森诡异的奥义,同御魂大帝的虽然不一样,可都是偏向于灵魂奥义。”

    禹曦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因为差不多的特性,御魂大帝出手,也只能镇压他,不能彻底将其抹杀。”

    顿了一下,他看向了烈焰昭。道:“只有最极致的炎火,才有可能将他集大成的死魂熔炼为虚无!”

    “你们烈焰家族的血脉,如果能突破到终极之境,就有希望将其炼化为灰烬!”

    “烈焰鸢暗中促动卡斯托尔的苏醒,不怕卡斯托尔重新成为深渊之主,就是因为他有这样的底气!”

    秦烈骇然。“他可以?”

    “现在当然不行。”禹曦摇头。“但如果烈焰鸢能更进一步,成功踏入终极之境,他的烈焰血脉就能发生质变,从而可以和那个燃烧万界的炎魔之王比肩!”

    “他应该有这样的自信,所以才完全不怕卡斯托尔恢复巅峰,不怕卡斯托尔重新成为深渊之主。”

    “因为烈焰家族那炽烈的血脉,达到终极之后,是可以克制他的。”

    暗昊缓缓点头,道:“有道理。”

    寒澈也赞同道:“不错,烈焰家族的终极之血。应该可以熔炼卡斯托尔的死魂。”

    “炎魔之王如果还活着,也足以将卡斯托尔化为灰烬,可惜啊……”禹曦摇头。

    “炎魔之王?那是谁?”秦烈奇道。

    “那是在卡斯托尔之前的一位深渊之主,炎魔一族永恒的骄傲。”禹曦显得有些敬畏,“关于炎魔之王,我也所知不多,他陨灭时,我们都还没有出生。我只是在儿时,听族内的老人说过,说炎魔之王乃是火焰之力的终极掌控者。炎魔之王的陨灭,直到现在都是一个谜团,有人说他是在和御魂大帝激斗后死亡,也有人说他修炼火焰之力走火入魔,不慎把自己炼化成了一块烙印着火焰终极秘密的奇特陨石。”

    “对我们而言,他已经是千万年前的人物了,我族见过他的老人,早都已经死光了。”

    “我也只是听过他的名号而已。”

    烈焰昭也感叹道:“我也听阿叔说过,说他对火炎之力的认知,乃世间之极致。”

    “一块烙印着火焰终极秘密的陨石……”

    秦烈喃喃自语,脸色忽然变得怪异,突然想起了埋藏在朱雀界火山之心的陨石,“不会是……那东西吧?”

    “怎么?”暗昊疑惑道。

    秦烈没有立即回应,而是先和主魂沟通,以分魂来感知炎日炼狱的天地。

    他这暗魂兽分身,去感知炎日炼狱时,就像是以灵魂窥探自身的血脉,探查脑海内的异常……

    似乎,在不知不觉间,炎日炼狱已化为了他的血肉。

    这是一种极其玄妙的感受。

    感知炎日炼狱,就像他以前以本体,来感知丹田灵海的变化,非常的清晰直观。

    一簇灵魂意念,在炎日炼狱朱雀界的领地内,倏然形成。

    “咿呀!”

    他的一缕灵魂意识,倏一出现于融入炎日炼狱的朱雀界,立即听到了火灵的讯念。

    他瞬间感觉到,火灵的气息已充斥在每一个角落,而且变得极其强大。

    他看的了火焰滔天的大地,看到喷涌着的火山,看到大地沟壑内,流淌着滚烫的岩浆汁水。

    他看的了众多朱雀界的族人,在这个极度炎热的天地内,一脸喜色的修炼着……

    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到那座最炽烈的火焰底部,沉落着的那块烙印着火焰规则的奇特陨石。

    “炎魔之王的结晶?”

    他的本体,曾经在朱雀界的火山之心,以一层魂坛和那陨石相互映照,他本体还被那陨石淬炼过一番。

    在那陨石上,如今烙印着“炎日”两字,他和那陨石有着奇妙的联系。

    “炎魔之王,乃是一名血脉超越了十阶的炎魔,那陨石如果是炎魔之王的结晶,和魂坛相容也却有可能。”

    “因我,我的那一层魂坛,本就是炎日深渊的本源晶面,也是深渊的奇妙产物。”

    “炎魔之王,火焰终极之力,炎日深渊,还有我的烈焰血脉,这都是火焰力量。”

    “或许,那东西……真的就是炎魔之王的结晶。”

    他的一缕灵魂意识,在已成为炎日炼狱一部分的朱雀界的天空,默默地思索着。

    半响后。

    “咻!”

    他的那一缕意识,忽然向火焰之心渗透,并瞬间进入其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