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根深蒂固的恐惧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根深蒂固的恐惧

    “卡斯托尔!”

    所有骨族的族人,听到那一声讥笑后,都神情巨变。

    包括族长拉缇戈。

    秦烈也微微变色,看着从那空间通道内,缓缓走出的卡斯托尔。

    以高阶恶魔形态示人的卡斯托尔,着一身深紫色的华贵衣衫,显得俊逸不凡,眼瞳充满了一种魔异的吸引力。

    不识得他的人,猛一看到此时的卡斯托尔,都会误以为他是一个出身高贵,却娇生惯养的高阶恶魔。

    绝对无法将他和曾经的深渊之主联系在一起。

    然而,拉缇戈和布雷多这两个骨族的强者,偏偏都熟悉他,知道他的狠辣无情。

    也见识过他那残忍嗜杀的手段。

    因此,在他又一次现身后,身为骨族族长的拉缇戈,都分明流露出惧意。

    “你之前不是说过,会给我们时间考虑的吗?为什么出尔反尔?”拉缇戈色厉内荏道。

    卡斯托尔淡然一笑,优雅地说道:“我从你的眼神中,就看出了你的决定。或许是因为隔了太久太强,已经让你记不得我的手段了,所以嘛……我现在帮助你回忆一下。”

    不等拉缇戈多言,他又看向秦烈,道:“你怎会摸到了这里?”

    “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了?”秦烈反问。

    眼前的卡斯托尔,应该就是九幽的那一个分身,他身上的气息没有黄泉炼狱的那个恐怖。

    在九幽炼狱时,卡斯托尔并没有展现出超强的战力,当天启离开以后,他也匆匆消失。

    就是因为这样。秦烈对九幽的卡斯托尔的分身,没有太多的惧意。

    他并不觉得,卡斯托尔区区一具九幽的分身到来,就能完全逆转白骨界的局势。

    “我来,可以主宰局面。而你……完全无法帮到拉缇戈。”卡斯托尔笑道。

    笑声中,他双瞳中魔光乍现,突然释放出死魂奥义。

    就在他和秦烈之间,突生一股难以言喻的磁场,那磁场让人的灵魂失控,变得疯狂嗜杀。

    “噗噗!”

    十来个血脉较低的骨族族人。眼眶中的神采,如烟花璀璨炸开。

    旋即,一束束灰褐色的魂影,从他们眼中冒逸而出。

    “咻!”

    那些魂影,瞬间化为了妖魔。一下子就将骨族形态的秦烈缠绕住。

    一股强猛的灵魂吸附力,将秦烈入驻里格尔脑海的灵魂裹住,硬生生将秦烈从里格尔的骨身内拉扯出来。

    “来!”

    相隔数千米,卡斯托尔遥遥召唤里格尔的骨身,里格尔的骨身立即呼啸飞出。

    一霎后,里格尔的骨身,就被他拉扯到了艾森伯格的比克身旁。

    “收好你的尸铃。”卡斯托尔淡淡道。

    “多谢!”比克大喜过望,急忙从里格尔的手中。将他亲手赐予的尸铃夺下来。

    “叮铃铃!”

    尸铃一落入他手中,他随意摇晃了一下,那头泰坦巨尸立即朝着他。乖乖地跪伏下来。

    他飞向泰坦巨尸的肩膀,脸上满是失而复得的喜悦,紧握着尸铃,遥遥看向秦烈,道:“不管你是谁,是什么身份。你杀了里格尔,你都要陪葬。”

    从里格尔体内。被卡斯托尔“揪”出来的秦烈,惊悸下立即传唤了血魂兽。

    “呼!”

    血魂兽庞大的躯体。猛地漂浮过来,秦烈那没有血肉傀儡的灵魂,重新落入血魂兽体内。

    出奇地,卡斯托尔并没有阻止他,而是很随意地看着他灵魂归位。

    似乎,在卡斯托尔的眼中,这个魂族的分魂根本不足为惧。

    而且他也没有继续理会秦烈。

    “拉缇戈,现在……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他语气冷漠道。

    “卡斯托尔!”

    “真是卡斯托尔!”

    “他竟然来了!”

    此时,众多从白骨界周边汇聚而来的骨族族人,都逐个赶到此地。

    他们倏一过来,就看到那站在空间通道下方的卡斯托尔,纷纷惊呼。

    这些急匆匆赶来的骨族族人,都是拉缇戈、布雷多的人,而且大多数的血脉等阶不低。

    其中一部分人,以前见过卡斯托尔,知道这个曾经的深渊之主多么的可怕。

    他们都本能地感到了恐惧。

    灵魂重新融入血魂兽的秦烈,看了那些骨族族人一眼,又望了望拉缇戈,布雷多,还有沙尔托,心情突然沉重了。

    他看得出来,这些曾臣服卡斯托尔的骨族族人,对卡斯托尔有着一种根深蒂固的恐惧。

    他们似乎从心眼里认为,卡斯托尔是不可战胜的。

    秦烈突然意识到,除非有绝对的证据,证明卡斯托尔并非无敌,打破他们内心的恐惧,不然……在卡斯托尔的胁迫下,他们还是可能会选择屈服。

    眼前的卡斯托尔,只是一具没有恢复到巅峰之力的分身,要是能在骨族族人的面前击败他,就能让很多的骨族族人有信心反抗他。

    这是一个极佳的机会!

    “只要能胜过他!就能改变一切!”

    秦烈暗暗思量着,以十阶魂脉的分魂,来沟通本体和另外一具暗魂兽分身。

    神域。

    秦烈的暗魂兽分身,从九幽炼狱离开以后,没有返回灵域,而是在奥斯顿的指引下,通过深渊通道内的隐秘黑洞,直接来到了此地。

    暗魂兽分身,在苍晔、乾煋的接引下,刚刚到达众神殿。

    玄冰家族的苍晔,还有烈焰家族的烈焰昭,先一步到来,正在和他讲话,询问在他们离开以后,炼狱的异变。

    他还在不急不慢的解释着。

    突地,他轻轻皱眉,说道:“卡斯托尔的一具分身,如今去了白骨界,正在白骨界搅风搅雨。”

    “白骨界?”玄冰家族的寒澈,略一思付,就明白了其中缘由,说道:“他应该是为了让骨族像以前那样效忠于他。”

    秦烈这具暗魂兽分身缓缓点头,“就是这个目的。”

    “你另有身份在白骨界?”烈焰昭好奇道。

    “是的。”秦烈答了一声,沉吟了一会儿,说道:“骨族的族长,还有其他骨族的强者,都太过于畏惧卡斯托尔,似乎连反抗的念头,都很难提起来。”

    “以前的卡斯托尔太过于强大霸道,而且行事极端残忍,在他统治深渊那短暂的一阵子,别说骨族了,连我们都要敬让他三分。”寒澈脸色深沉,说道:“骨族会惧怕他,是因为他差点以一己之力,将骨族的强者杀光。事实上,骨族如今的族长拉缇戈,也是在他杀了上一任族长后,才顺利成为骨族族长的。拉缇戈,是亲眼看着他将骨族上一任族长杀死的。”

    “上一任的骨族族长,就是被他所杀?”秦烈骇然。

    寒澈沉重地点头,道:“在御魂大帝没有动作之前,他在那段时间是无敌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