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叛变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叛变

    同为三眼族的族人,莫罗只关心巴狄,他对古塔斯等人的死活似乎并不在意。

    特鲁西的承诺,令他神情振奋,他挥挥手,镇定地下达命令:“给我杀!”

    一声令下,另外四个夜鬼的强者,都奔着古塔斯、坤罗、辛达和提亚而来。

    骨族的特鲁西,那双眼睛释放出暗青色光芒,他嘿嘿看着秦烈,说道:“你偏偏要来骨族的星河……”

    “轰!”

    从矮小的莫罗身上,陡然迸发出汹涌的血脉动静,他的第三眼瞬间变得眩目。

    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施加在秦烈的身上,激活了魂兽的血脉。

    以人形模样示人的秦烈,感受着血脉的波荡,不受控制地膨胀。

    他在顷刻间,就恢复为血魂兽的原始形态,血魂兽碧幽的眼瞳中,不断地溅射出零星鬼火。

    [无][错]

    “特鲁西……”

    秦烈碧焰燃烧的眼瞳,冷冷看向莫罗,随后又看了一眼那只有九阶血脉的骨族族人。

    不知为何,从那特鲁西的身上,他生出了一种熟悉感。

    好似……他曾经和特鲁西接触过。

    然而,他绞尽脑汁想了一番,实在没有想到他在什么地方,和眼前的这个骨族族人打过交道。

    他唯一认识的骨族族人,就是沙列。

    “主人……”

    骨族的古塔斯,看着以前并肩作战的夜鬼强者,朝着他们冲杀过来,轻声喝道。

    他在征询秦烈的意见。想知道秦烈是想要留下来一战。还是和沙尔托那样。尽一切可能逃离此地。

    他要准确知道秦烈的意图。

    “战!”

    没有回头去看古塔斯,秦烈通过灵魂间的联系,将他的心意表明。

    古塔斯立即激发血脉之力,一缕缕灰白色的死亡力量,从他那晶莹的骨身中流溢而出。

    他是骨族族人,但却和特鲁西不一样,他虽然被骨族驱逐了,可他对骨族……并没有太深的恨意。

    夜鬼这趟明显要对骨族动手。他在成为秦烈的魂奴以后,就意味着脱离了夜鬼。

    既然不再是夜鬼的强者,而且秦烈又和沙列关系匪浅,他要是能帮助沙尔托,和秦烈一起助骨族度过此劫,或许……他还有重返骨族的希望。

    一想到这里,古塔斯立即振奋了,变得杀气腾腾。

    “你们……真的不是一伙的?”

    先前已经将秦烈一行人也视为仇敌的沙尔托,眼见在那莫罗的命令下,夜鬼开始对秦烈和古塔斯动手。忽然疑惑了。

    “我和特鲁西不同,即便我在夜鬼的时候。也尽量不对骨族动手!”古塔斯喝道。

    这般说着着,古塔斯浑身缭绕着死亡之力,已将一名地魔族的战士缠住。

    丝丝缕缕的死亡之力,一靠近那名地魔族的战士,那个地魔族的生命气息就开始迅速衰竭。

    沙尔托眼睛闪烁着疑惑之光,他盯着古塔斯,看着古塔斯不像是作秀,渐渐相信了秦烈和古塔斯的立场。

    “这里是我骨族的星域,你们夜鬼难道忘记了,你们上一次过来,留下了多少具尸首?”

    意识到秦烈真是盟友以后,他镇定了下来,衡量了一下双方的战斗力,他不再急于离开。

    “喀嚓!喀喀!”

    在他身旁,众多低阶血脉的骨族族人,被那些夜鬼的强者轰杀,骨骸都在炸碎。

    “死亡之力!狂热!骨骼强化!”

    矮小的沙尔托,那晶莹的骨骼内,流动着彩色的能量光波,他连续施展了两种独特的血脉天赋。

    “呼呼呼!”

    浓郁的死亡之力,化为森白的雾气,将附近所有的骨族族人都罩住。

    那些血脉低阶的骨族族人,一被那些充盈着死亡之力的雾气裹住,骨骼都“喀喀”脆响,似乎都变得强大了。

    那些骨族族人眼瞳的怯意,也在沙尔托的“狂热”血脉天赋的影响下,变得嗜战,冒出凶戾的光芒。

    一时间,本急着离开的那些骨族族人,似突然脱胎换骨,气势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死战!”沙尔托高呼。

    “死战!”

    所有还活着的骨族族人,都响应他的大声嚷嚷,一个个气势如虹。

    “喀喀喀!”

    已死去的骨族族人,一根根碎骨,诡异地相互靠拢,似乎突然被赋予了神秘的死亡力量。

    晶莹锋刃的碎骨,在沙尔托的力量之下,仿佛重新拥有了生命智慧,竟然如长矛利剑般,闪电般刺向夜鬼的强者。

    “噗!噗噗!”

    不清楚骨族奇妙的夜鬼强者,猝不及防之下,被散落在他们身旁的碎骨,给刺出一个个血洞。

    “小心!都小心!”

    “即便是已死的骨族族人,也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只要骨骼没有化为骨粉,他们依然可以杀死你们!”

    “注意了!”

    一些老资格的夜鬼强者,都厉声提醒,让那些新加入的夜鬼武者小心。

    他们都知道,每一个骨族的族人,在死亡之后都可能会因为骨族强者诡异的血脉天赋,化为攻击利器。

    刚刚沙尔托一心想要逃离,那些骨族的族人,也没有求战的**,所以他们没有提醒。

    这时候,沙尔托在发现秦烈等人竟然真是盟友以后,马上打消了逃离的念头,决心在此死战。

    决死战斗的骨族族人,在十阶血脉沙尔托的天赋催动下,突然就爆发出了正常的战斗力。

    “巴狄……”

    以血魂兽形态悬浮星河的秦烈,没有去看反抗的骨族,而是冷不防来了这么一句。

    莫罗的劝说,特鲁西的保证,让身为魂奴的巴狄看到了新生的希望。

    此时,当古塔斯、坤罗等人同以前的旧友战斗时,巴狄始终在犹豫着。

    显然,莫罗和特鲁西的那番话,对巴狄造成了很深的影响。

    “主人,我,我……”

    巴狄面露难色,看了看莫罗,又望了一眼特鲁西,似难以抉择。

    “我可以保你不死,我是认真的。”特鲁西自信道。

    “我的兄弟,我们会和以前一样,我们有一天会重返三眼族,完成我们当初的承诺。”莫罗也诚恳道。

    巴狄愈发动摇了。

    “你心乱了,这样的你……对我没有价值了,反而可能是威胁。”秦烈语气冷漠,“既然如此,我也想要看看,那个小小的骨族族人拿什么来庇护你。”

    “主人不要!”巴狄尖叫。

    他知道,秦烈已经舍弃他,现在就要对他痛下杀手了。

    “嗤嗤!”

    在他尖叫时,从他的眼瞳之中,就冒出了碧幽的鬼火。

    似乎,巴狄的灵魂,忽然就开始燃烧了。

    “特鲁西!”莫罗沉喝。

    “嘿!”

    九阶的骨族族人,暗青色的眼瞳,陡然一变,也化为了碧焰燃烧的色泽。

    那眼瞳的颜色,从中释放的诡异气息,和那秦烈血魂兽眼瞳的一模一样。

    “蓬!”

    从特鲁西光洁的额头,跳跃出一个个碧绿色的魂印,那些魂印像是云棉一般,突然黏在了巴狄的身上。

    猛一看,干巴巴的巴狄,像是穿了一件花花绿绿的衣裳。

    碧绿色的魂印,内部有无数神秘的魂族符文缓缓涌动着,不断地在影响着秦烈施加在巴狄脑海的魂印。

    秦烈感觉到,他植入巴狄灵魂的印记,在特鲁西动手以后,魂力正在迅速消弱。

    他和巴狄之间的联系,也在这时候,一点点地中断。

    “魂族!”

    他冷冷看着特鲁西,看着变幻了瞳孔色泽,也施展魂族秘术的骨族族人。

    他终于明白,眼前的特鲁西,早已被一名魂族的族人夺舍,九阶的骨族血脉,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一道灵光闪过,他轰然一震,猛地暴喝道:“索姆尔!”

    “没想到吧?秦烈,我们又见面了。”特鲁西语气渐渐变得冷幽,“本源始界内,你夺取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不然,我现在就是炎日深渊的缔造者,将有可能成为一名新的恶魔君主!是你斩杀了我的分魂,破坏我辛苦筹划的大事,害我本魂都受了重创。”

    ……(未完待续……)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叛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