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骨族旧事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骨族旧事

    卡斯托尔之所以会找上骨族,除了因为骨族需要大量强者的尸身炼制尸奴,又不消耗他任何灵魂以外,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

    骨族对魂族来说,有着极强的战斗力,而且隐隐能克制魂族。

    魂族族人,擅长于种种灵魂秘术,尤其精通侵入生灵的灵魂,将其蜕变为魂奴。

    而骨族炼制的尸奴,却没有任何的灵魂。

    一个个骨族的尸奴,同魂族的族人战斗时,因为压根没有灵魂,所以能免疫魂族族人的灵魂攻击。

    尸奴,只惧怕魂族族人夺舍的那些血肉傀儡的力量。

    当年,卡斯托尔就是让骨族使唤着那些尸奴打头阵,对魂族的族人发动冲击。

    面对着没有灵魂,纯粹只是死尸组成的尸奴大军,魂族很是无力。

    魂族的灵魂秘术,魂葬,等等魂族的灵器,都只是针对拥有灵魂的生命。

    在这些魂族闻名星河的种种手段,全部失去了作用,只能以他们夺舍的血肉傀儡本身力量和骨族尸奴战斗时,他们损失惨痛。

    就是利用尸奴,卡斯托尔和骨族的强者,让魂族苦不堪言。

    也是如此,一直以来魂族都对骨族感到头疼,在卡斯托尔被轰杀镇压后,魂族极力主张将骨族灭族。

    骨族后来能存活下来,都是神族、灵族等种族,觉得骨族对魂族有威胁,所以刻意放骨族一马。

    但是,魂族却始终针对着骨族,数百万年来都是如此。

    而骨族在逐渐强盛以后。也一直将魂族视为最大的仇敌,极度仇视魂族的族人。

    到今日也一样。

    秦烈这具血魂兽分身,明显乃是一个强大的魂族族人,贸然出现于骨族的星域领地,让骨族发现了。一定会有麻烦。

    更何况,他旁边还有一个被骨族驱逐,永远不准入境的古塔斯。

    古塔斯会惧怕也是理所当然。

    “原来如此……”

    通过古塔斯的记忆,了得到骨族和魂族那段过去的秦烈,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主人,我们还是趁早离开吧。”古塔斯请求。

    “不急。”

    秦烈摇了摇头。看向远方的熠熠星光,知道那些都是骨族的域界星辰,思索着下一步的方针。

    “我感觉到有白骨战舰在接近我们。”古塔斯苦涩道。

    “哦,你怎么能感觉到?”秦烈奇道。

    “我毕竟是骨族的族人啊。”古塔斯解释。

    “那正好。”秦烈满不在乎,说道:“我正想见一见沙列。”

    “沙列。您认识沙列?”古塔斯微惊。

    “当然。”

    他们讲话时,秦烈那变化为本体以后,依然是碧幽碧幽的眼瞳,忽有所觉地看向一处星海。

    一艘森森白骨淬炼而成,散溢着浓郁死亡气息的星空巨舰,渐渐映入他眼帘。

    神族、灵族这样强大的高智慧种族,在浩瀚星海走动时,往往都有独特的星空巨舰。

    星空巨舰能让那些强大种族的武者。安然在上领悟血脉力量,而不用担心被星海中的流光异力冲洗。

    许多的星空巨舰,还有极其强大的攻击力。既是一个种族强大的象征,也是大型的攻击利器。

    以白骨铸造的白骨战舰,就是骨族的招牌,白骨战舰在星河飞驰时,其他种族的族人,一下子就能辨别出那是骨族族人在活动。

    “白骨战舰在过来!”古塔斯惊叫。

    另外那四名魂奴。眼看白骨战舰到来,体内血脉力量波动明显加快。

    他们做好了战斗准备。

    “不用太紧张。”秦烈摆手。

    “主人。即便是变化为本体的人族形态,骨族还是会瞬间认出你真实的身份。你散溢着。魂族的灵魂气息,是无法改变的啊!”古塔斯提醒。

    “我知道。”秦烈淡然道。

    他示意古塔斯不要啰嗦,镇定自若地等候着白骨战舰的靠近,在那白骨战舰即将到来前,他又道:“你们留在此地,我过去就行了。”

    话罢,他从这块褐色陨石飞出,向那白骨战舰而去。

    “魂族!一个十阶的魂族族人!”

    “还有一个同族气息!”

    从那逐渐逼近的白骨战舰上,传来了几个骨族族人的惊呼声,旋即一个个骨骼晶莹,身材矮小的骨族族人,从那白骨战舰上冒了出来。

    “请帮我传唤一下沙列,就说秦烈想要见他一见。”秦烈远远高喝。

    “找沙列?你怎会认得沙列?”一名骨族族人喝道。

    “秦烈……”

    白骨战舰上,一个年长的骨族族人,似听过这个名字。

    他思索了一会儿,道:“全部不准动,我和沙列说一下!”

    “族老,沙列怎么会认识魂族的家伙?一定是他胡说八道!”其他的骨族族人吆喝道。

    “闭嘴!”

    骨族的族老,瞪了那家伙一眼,旋即取出一个和唤尸铃相似的铃铛,试着和沙列联系。

    离此不远的白骨界。

    在那埋骨池附近,和布雷多等骨族的族老,刚刚进行过谈话不久的沙列,突然一震,“秦烈在我们这里!”

    “这怎么可能?他不是应该在炼狱吗?”布雷多奇道。

    “应该是秦烈的一具魂族的分身。”沙列解释,“那家伙本体是人族和神族的混血,可他另有魂族的分身,卡达克你们知道吧?”

    “卡达克,那家伙很强大,他不是魂族大皇子的麾下战将吗?”布雷多说道。

    “卡达克陨灭在灵域,残魂被秦烈炼化,成为了秦烈的分身之一。”沙列说道。

    “他竟然能够将魂族的族人,炼化为他的分身,这家伙……”布雷多大为吃惊。

    “我让人安排他过来?”沙列请示。

    “好!我也立即让你父亲回来!”布雷多道。

    骨族的族长拉缇戈,在埋骨池待了一阵子,这才离开不久。

    他吩咐了沙列,让他尽快去一趟寒寂深渊,通过秦烈来弄清楚炼狱的状况。

    沙列和布雷多都没有料到,秦烈的一具分身,竟然莫名其妙地到了骨族的势力范围,突然请求见他。

    “古塔斯好像也在那边?”沙列又道。

    “古塔斯?”布雷多哼了一声,道:“和我骨族未来相比,那家伙的事情,一点都不重要。”

    “知道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