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第一人!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第一人!

    “命运之力,我们的命运都被天启给扭改了?”

    冥枭心中生出惧意,掌握命运权杖的天启,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你既然没有被影响,那么……你能不能帮助凌丫头?”秦山道。

    “我不知道。”秦烈皱着眉头,“她这是在解析融合奥斯汀领悟的灵魂烙印,这种时刻是非常敏感的,我害怕帮倒忙。”

    “那怎么办?难道只能通过天启,从命运之力上着手?”冥枭忧心道。

    秦烈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他看向天空,发现就在这个时候,炎帝、冰帝为首的人族强者,已经被那些大恶魔围住了。

    本该合力攻击灵族的两股力量,由于气运的逆转,竟然马上就要爆发大冲突。

    反倒是那些灵族族人,成为了旁观者,置身事外。

    同样得到命运之力垂青的灵族族长阿萨德,唤出灵族的圣物玄天灵球以后,以玄天灵球内澎湃的生命力,抵御着了秦浩的九层魂坛,将秦浩的毁灭之力,都给暂时阻拦。

    阿萨德乃灵族族长,可他却需要借助于圣物玄天灵球,才能抗衡秦浩的毁灭之力。

    这足以证明秦浩的可怕。

    那些众多的灵族血脉战士,仰望着端坐于九层魂坛之巅,不断挥洒出毁灭之光的秦浩,也油然而生敬意。

    “区区人族,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我们以后不能小瞧那些异族了。”

    “就连族长,都需要借助于玄天灵球,才能勉强和他抗衡。此人的确恐怖。”

    “毁灭之力……”

    灵族那些强大的血脉战士,注意到恶魔和炎帝、冰帝发生冲突后,立即将注意力都放在秦浩身上。

    在他们的身旁,有很多和他们一样的灵族族人,被毁灭之力轰击正着后。都彻底化为了虚无,连一丝的灵魂气息他们都感觉不到。

    那是完完全全地死透了。

    同族,同阶血脉战士的死亡,令他们对秦浩又惊又惧,让他们终于正视人族的武者。

    “阿兹加洛!道森!都住手!”

    九幽君主奥斯顿,眼看那些大恶魔。和人族的战士即将爆炸冲突,急忙咆哮着阻止。

    “君主大人!他们冲击了我们!”

    “我们被偷袭了!”

    “是他们先动手的!”

    十阶血脉的大恶魔,魔瞳闪烁着残暴的凶光,死死瞪着炎帝、冰帝等人,向奥斯顿解释。

    “误会。真的是误会……”冰帝无力地解释。

    “我们所有人的气运,都被天启和命运权杖改变了,如果我们不能明净心智,受到灵魂内命运之线的牵动,我们必将被天启玩弄!”奥斯顿咆哮。

    他毕竟是十阶巅峰血脉的深渊大恶魔,而且也精通灵魂秘术,他也注意到藏于众人的灵魂深处的命运之线,都忽然变得明显。

    他旋即意识到天启借助于命运权杖。在那一霎间,究竟干了什么。

    “命运被扭动?”

    “气运改变?”

    “天启的阴谋!”

    那些恶魔,还有人族域始境的强者。听到奥斯顿的解释后,都流露出深思的目光。

    也在此刻,天启攥着命运权杖的那只手,忽地用力挥动了一下。

    更强大的,影响众人命运的异力,又一次从命运权杖迸发而出!

    “呼哧!嗤嗤!”

    一条条充满着腐蚀力的异光。从秦浩轰开的空间巨洞内,陡然溅射而出。

    附近的恶魔。一旦被那些域外流光碰到,坚硬的血肉躯体。立即就开始消融。

    “烬灭之光!竟然是烬灭之光!”

    阿兹加洛凄厉尖叫着,急忙停下了围攻人族强者,试图飞离那片区域。

    一听说是“烬灭之光”,所有的恶魔,包括炎帝、冰帝等人,也都恐惧闪避。

    他们都知道“烬灭之光”的可怕。

    “唔……”

    秦浩眉梢一动,似乎才注意到裂开的巨洞内,溅射出了要命的烬灭之光。

    那些烬灭之光,在天启命运之力的影响下,本欲消融附近的恶魔和人族强者。

    可在秦浩的注意力,从灵族的阿萨德身上转移过来以后,那些仿佛可以消融万物的烬灭之光,竟咻咻地朝着他飞来。

    似乎他能掌控那些烬灭之光!

    “大贤者!”

    “救命啊!”

    一见烬灭之光飞来,先前还淡定的灵族强者,又尖叫开来。

    “你,你竟然能御动烬灭之光!”

    身为三大血魂导师之一的天启,在烬灭之光被秦浩牵引变动以后,也失声惊叫。

    他在秦浩的身上,看到了太多不可思议的地方。

    “烬灭之光……”

    幽冥城的秦烈,也是一脸的讶然,同样震惊莫名。

    他深知烬灭之光的可怕,可他的灵魂,也能不受烬灭之光的影响,甚至可以牵引烬灭之光。

    这时,他又怀疑他的异常,对烬灭之光的免疫,也源自于他父亲秦浩了。

    “据我所知,你父亲乃是唯一一个,可以活着从阴影暗界走出的生灵。烬灭之光,似乎就来自于阴影暗界一个神秘之地,他能不受烬灭之光影响,还能牵引烬灭之光,必然是因为他去过阴影暗界,并成功走了出来。”冥枭脸色肃然,讲这番话的时候,也对秦浩充满了敬意,“不久前,他说他在铸造出九层魂坛以后,有自信和烈焰鸢一战,我还有些怀疑。”

    “我现在相信他有这个实力和资格了。”

    “他已经是我们灵域有史以来的第一人了。”

    “嘶嘶!”

    冥枭讲话时,从旁边的凌语诗的眼角,飞逸出丝丝黑色光点。

    那些黑色光芒,如泪滴般出现,却没有滴落。

    秦烈敏锐地注意到,在那些黑色光点之中,烙印着众多的灵魂秘术,都是奥斯汀爆灭后的灵魂精华。

    可此时,或许是因为凌语诗在吸收的时候,出现了什么意外,那些已被她吸收的灵魂印记,竟然又流于体外。

    这是非常不妙的征兆。

    “糟糕!还是要解决命运之力的影响才行!”秦山沉喝道。

    “我试一试吧!”

    秦烈的十阶分魂,从暗魂兽分身内漂浮出来,这次不再是灵魂树的本来形态,而是化为一缕幽魂。

    他是记起了当年,他以九阶的魂脉,战胜蜥蜴始祖的奇妙过程。

    关键就是烬灭之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