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疑团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疑团

    “咦?”

    九幽君主奥斯顿,降临到幽冥城上空,冲着天启怒吼过后,突然间愣住。

    秦烈顺着他的视线,发现他看向了邪神冥枭。

    “你是?”奥斯顿惊奇道。

    此时的冥枭,并没有蜕变为深渊大恶魔的形态,但也是紫发紫眸。

    第一眼看去,冥枭只是一个高阶恶魔,只是气势如海般深不可测。

    奥斯顿毕竟是九幽炼狱的君主,他先前注意力都放在天启身上,所以才没有能第一时间注意到冥枭。

    这时,他从冥枭体内的血脉波动,已察觉到那高阶形态的冥枭的不同寻常。

    “我从灵域的幽冥界而来。”冥枭道。

    “幽冥界……”奥斯顿的魔瞳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他霍然看向身后缓缓到来的凌语诗,若有所悟地说道:“你和凌家是什么关系?”

    “他们算是我的后代。”冥枭不亢不卑道。

    他也是十阶的血脉,也早已蜕变为深渊大恶魔,最近横行于极炎深渊,更是让那儿的大恶魔都无力抗衡。

    冥枭的恶魔血脉,随着他踏入极炎深渊,进入了九幽炼狱,时刻都在变化提升着。

    他使得他在面对奥斯顿的时候,也不觉得低人一等,不觉得有多大的压力。

    “凌家,是你的后裔……”奥斯顿沉吟了一下,又道:“那么,你又是从何而来?你可知道,你体内深渊血脉的源头?”

    冥枭皱眉,眼中也满是困惑,说道:“我还在寻找。”

    顿了一下。冥枭又说道:“不知为何,在我进入九幽后,我的血脉变得很活跃。难道……”他有些啼笑皆非。

    他在猜测他的血脉,是不是也和九幽君主有关?

    凌语诗,算是他后面的几代子嗣。而凌语诗觉醒的血脉天赋,却和九幽君主有关。

    凌语诗的阴冥族血脉,应该来源于他,从这条线来看的话,他应该也和奥斯顿有渊源。

    可是,他的血脉之中。并没有丝毫与“魂狱”相关的部分。

    这让冥枭很是费解。

    “幽冥界,幽冥界……”

    九幽君主喃喃低语,魔瞳中光芒闪亮,似明悟到了什么。

    不过,他并没有和冥枭在这个话题上深谈下去。而是对冥枭说道:“等处理了灵族的麻烦以后,我们可以好好谈一下。”

    “好!”

    冥枭神情微震,也心生期待,确定九幽君主奥斯顿,对他的血脉源头应该有些了解。

    “呼!”

    秦烈的暗魂兽分身,缓缓缩小着,又以本体形态落向了秦山。

    秦山旁,聚集着单元庆、陈霖等人。还有凌萱萱等凌家族人。

    “爷爷,你们没事吧?”秦烈急声道。

    秦山轻轻摇头,脸色有些古怪。“你本体呢?”

    “在黄泉炼狱,短时间恐怕回不来。”秦烈随口解释了一句,旋即道:“灵族什么时候摸上来的?你们……伤亡情况如何?”

    “很奇怪,我们并没有什么伤亡。”秦山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感觉灵族没有全力攻击,不然我们不可能如此从容轻松。那个天启……真实的目的。应该不是要全力击杀我们。因为那些灵族的血脉战士,同我们战斗的时候。没有和魔宠融合为一。你也知道,只有他们和魔宠融合以后。才是灵族血脉战士真实的力量。”

    “魔宠和他们没有融合,就证明他们未尽全力,所以我们才没有什么伤亡。”

    秦烈讶然,“那他为何弄出这么大动静?”

    秦山犹豫了一会儿,突然道:“我怀疑,他刻意弄出这么大动静,应该就是要吸引九幽的恶魔。”

    “什么?”秦烈大惊,“爷爷,你认为天启是故意引九幽恶魔过来?”他显得难以置信。

    刚刚他也注意到了灵族的实力,出现于幽冥城的灵族十阶血脉战士,也就十五六个。

    这股力量,在融合魔宠以后,或许可以重创幽冥城,让人族的魂坛强者死亡惨重。

    可要是说单单只凭这些力量,就能将以奥斯顿为首的九幽恶魔屠杀,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何况还有道森这些外域的大恶魔存在?

    “我只是猜测,毕竟他们是可以全力斩杀我们的。”秦山说道。

    “确实奇怪,这个天启一肚子坏水,没人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秦烈疑云丛生。

    “天启!说说看,你来九幽到底想干什么?”

    九幽君主奥斯顿,冷冷看着幽冥城外的天启,魔眼中也布满了疑惑。

    他也开始怀疑天启的动机了。

    最初的时候,他也认为灵族入侵九幽,纯粹是想要斩杀深渊恶魔,将恶魔的血骨带回,让灵族的声威响彻星河。

    可是,灵族踏入九幽以后,一直都是不慌不忙,在九幽的各方疆域活动。

    只有在封闭的深渊通道突然开启后,灵族才心神大乱,试图亡命冲击,要借助深渊通道返回。

    在知道深渊通道又闭合了,灵族的族人,又不着急了,马上从深渊通道附近退离。

    之后,灵族又在九幽的四处游荡,显得不骄不躁。

    这让奥斯顿都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天启究竟想要干什么,猜不透天启的动机。

    “抱歉,我们因何来九幽,暂时不便多说。”天启微笑道。

    他在幽冥城的城外,身下也没有魔宠,和如山般巨大的奥斯顿相比,他渺小如蚁。

    可他在面对奥斯顿的时候,却无比的从容,仿佛他才是局势的掌控者。

    他的淡然,令奥斯顿瞬间动怒,“天启!你真的以为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

    “至少现在还是如此。”天启继续笑道。

    “我就不信你能在九幽为所欲为!”奥斯顿气势暴涨。

    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他在酝酿着一场风暴,能感受到他血脉的狂暴动静。

    秦烈也知道,下一刻,奥斯顿就将向天启发动猛烈的攻击。

    此刻,一名灵族的血脉战士,听着天启和奥斯顿的对话,同样也一头雾水,他忍不住询问阿萨德:“族长,我们到底因何而来?”

    这时候,很多灵族的战士,眼看奥斯顿和道森等大恶魔的到来,都有些惊惧不安了。

    他们也认为以他们的力量,不足以和三股势力战斗,难以胜过两方恶魔,和幽冥城的新来者。

    “为了我族昌盛的未来!”阿萨德沉声回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