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借力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借力

    “竟然是你,竟然都是因为你!”

    九幽君主奥斯顿,魔瞳中电光如织,分明动了怒气。

    然而,仅仅只有十来秒,他又瞬间镇定下来。

    “卡斯托尔的一具分身,从九幽的冥河苏醒了?”他沉声道。

    “我看着他走出的。”秦烈回答。

    “难怪了……”奥斯顿脸色阴沉。

    “父亲,那些莫名其妙失踪的恶魔,难道是?”凌语诗神情一变。

    奥斯顿点头,“肯定是他了。”

    “怎么?”秦烈奇道。

    凌语诗蹙眉解释,“就在最近一段时间,不时有八阶、九阶的恶魔,无缘无故的失踪。我们本来以为是灵族干的,可是在调查中,却发现灵族的强者,压根没有去过那些失踪恶魔的活动区。”

    “应该是卡斯托尔的那具分身,在通过恶魔来强大血脉力量。”秦烈也肯定了,“他吃掉灵族的族人,对他恶魔之身的重造没有太大的帮助,只有同源的恶魔血肉,才能助他迅速强大,恢复到足以和奥斯顿大人一战的实力。”

    “你得到了卡斯托尔的一部分死魂奥义?”奥斯顿忽地用一种怪异地目光看向他。

    秦烈心底一寒,生怕他也有想法,急忙道:“我的本体如今在炎日深渊,短时间内,我本体绝对不会离开。这具魂族的分魂,对那些死魂力量奥义,其实一点都不了解的。”

    “你不用紧张。其实我对卡斯托尔的死魂力量。没有格罗姆那么执著的追求。我虽然也领悟了一些,但没有深入下去,我只是以死魂力量奥义,来完善自己的血脉力量。我和卡斯托尔所走的路,压根不是一个方向,也不想用他的那个方向,去踏入终极之境。成为新的深渊之主。”奥斯顿表态道。

    给他这么一说,秦烈稍稍松了一口气,可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依照你的说法,我看卡斯托尔……选定你了。在他八具分身积累到足够力量时,他会取代你,借助于你的血肉之躯,重新成为深渊之主。”奥斯顿判断道。

    “我明白。”秦烈答道。

    “你看似鸿运滔天,其实却非常的可怜,命运……已被提前注定了。”奥斯顿淡然道。

    “父亲。你是说秦烈会被卡斯托尔取代?”凌语诗惊道。

    “这是既定的事实。”奥斯顿道。

    此言一出,凌语诗忽然慌了,就要央求奥斯顿,让他帮忙想想办法。

    可是,不等她开口,奥斯顿已经摇头了。“我帮不了他。”

    “那谁能帮他?”凌语诗急道。

    奥斯顿沉吟了一会儿。忽地深深看向秦烈的这具暗魂兽分身,喃喃道:“完美之血,却有一具魂族的十阶分魂。难道……连御魂大帝也在关注着你,亦或者已经悄悄出手?”

    他摇了摇头,显得很困惑不解。

    半响后,他说道:“这小子太奇怪了,我看不透,不知道他气运的最终走向。”

    “那……”凌语诗欲言又止。

    “我反正帮不了他。”奥斯顿皱眉,旋即说道:“不过在幽冥城上,我倒是可以帮他一把。”

    “那就足够了。”秦烈道。

    “还有。我可以让卡斯托尔在九幽炼狱的分身,难以在短时间积累到巅峰之力,这样可以给你拖延更多的时间。”奥斯顿自信道。

    秦烈愣了一下,道:“格罗姆都死了……”

    “他是他,我是我。”奥斯顿傲然地仰头,道:“格罗姆心术不正,最近一百多万年的时间,他放弃了去领悟自己的血脉力量,反而去追求卡斯托尔的死魂力量。他去面对卡斯托尔的分身,他这些年领悟的死魂力量,只会成为他的障碍,绝对不可能胜过卡斯托尔的那具分身。”

    “我和他不同。”

    奥斯顿冷哼一声,“别说卡斯托尔的那具分身,还没有完全恢复力量,即便他处于巅峰状态,他那具分身我也有足够的信心让他无所作为!”

    秦烈肃然起敬。

    他也忽然想起,卡斯托尔在黄泉炼狱苏醒的分身,的确在很短时间内,就找上了格罗姆。

    那具卡斯托尔的分身,显然觉得他不需要恢复太强大的力量,就足以对付格罗姆了。

    而这一具在九幽炼狱的分身,却在悄悄活动,不敢太早的暴露出来。

    这证明卡斯托尔在这里的分身,对九幽君主奥斯顿非常的忌惮,在实力不足之前,不想去招惹奥斯顿。

    或许,他也是知道奥斯顿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对他的威胁远远超过了格罗姆。

    “灵族的强者,都在向幽冥城靠拢?天启也在对吧?”奥斯顿突然问道。

    秦烈下意识点头。

    “我明白了。”奥斯顿道。

    他突然出现于此的魔影,忽然化为了虚无,瞬息消失。

    也在此时,秦烈注意到,底下以深蓝为首的那些灵族族人,早已飞向了幽冥城。

    似乎,在奥斯顿的那一个灵魂,刚刚在天空出现以后,深蓝就有所警觉了。

    她应该是知道,在不久以后,将会有可怕的十阶大恶魔,从深渊通道来到此地,为了保护那些和她一起的灵族族人,她选择提前撤离。

    她的判断也是正确的。

    “我下去解释一下。”凌语诗知会了秦烈一声,从高空飞落到暗血峡谷,说道:“有很多灵族的血脉战士,都在赶往幽冥城。此时的幽冥城,局势变得非常复杂,单单只是我们,恐怕是无法抗衡的。”

    “父亲刚刚来过?”亚伦道。

    “嗯,我通知了他,他应该会在不久后,主身带领其他大恶魔赶来。”凌语诗道。

    “灵族为何会大量的聚集到幽冥城?”亚伦不解道。

    “在幽冥城,除了我的那些麾下外,又进入了一些域外来客。”凌语诗叹了一口气,“因为一些原因,天启和灵族的族人,要给他们点教训。”

    “哪边的域外来客?”亚伦奇道。

    “灵域。”

    “灵域?”亚伦一怔,嘴角浮现出不屑之色,“那些人族?”

    “嗯。”

    “他们来送死吗?”

    亚伦一脸的嘲讽,因为凌语诗的到来,他对灵域的人族刻意了解了一番。

    他知道灵域为超大型的域界,可是在三万年前,却被神族的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在极短时间给攻陷了。

    他还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天启安排了两个魂族不成器的皇子进入灵域,将灵域搅的天翻地覆。

    如夜鬼这般不入流的域外小势力,进入灵域以后,也是如鱼得水,可以恣意横行。

    这让他对灵域的各族非常的轻视。

    在他的眼中,灵域的各族,都只是低等级的生命种族,全部都不堪一击。

    ……(未完待续。)